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业余自嗨,随缘修图,不定期掉肉开车短篇老污婆

《14天》23(全文完结章)

我日!lf我个自行车轮子都要删我!走微博吧!

《14天》23(全文完结章)

一个超级大甜饼子塞你嘴里、

(23完结)

莫关山打着伞刚下了车隔老远就看见自己家门口站着个人

雨帘下尽管光影模糊,但是那个熟悉的高挑修长的身影,他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

“贺天...?”

虽然想到他可能会找自己,但是真的看到贺天就穿了那么一件单薄的校服衬衫斜靠在自己家门口,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些愧疚、

他们不再是以前那样了,这一点也让莫关山还不能完全适应,之前对着寸头的身子还没有那么强烈的心悸感,但他知道现在这个站在那的男人,是实实在在的贺天了、他做出了选择,但是他其实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相处方式来和贺天进入这一段新的关系里.......

莫关山打着伞有些局促地慢慢走进了他,

贺天低着头,突然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白色的板鞋,有一瞬间的精神恍惚,他愣愣地抬起头和他脑海里那双一直无法抹去的珊瑚色眸子对上了视线。一时间各种汹涌的情愫涌上心头,他呆在那,强压了半晌冲动才显出些怒色来质问

“.....你去哪了?为什么不联系我?”


《14天》完结撒花番外

✿✿ヽ(°▽°)ノ✿

(K莫走后门梗之贺天版完全的错误使用方式【大雾)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末

没了各种杂乱的兼职,莫关山终于可以窝在床上偷偷睡会儿懒觉了。

不过贺几把天那家伙...昨天居然没有来找他......

按那家伙的尿性...真奇怪啊……

莫关山闭着眼翻了个身,热恋中的人儿难免产生一丝渴望的情绪,他有一丢丢的不满.....


“Ziziziziizzi.....”放在床边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一下睁开了眼睛把它从枕头下摸出来,

一看却不是贺天。

“喂....妈...”

“莫莫啊?起床没呀?你可以起来了家里稍微打扫一下,今天新的租客就要搬过来了,你照应一下。”

“哦好.....”

“唉,不过挺奇怪,刚刚中介跟我说之前要租的那几个人突然都不住了,两间房都被另外一个人租走了,可能人比较孤僻?你平时多注意一下,等会儿他来了你再打电话给妈”


“一个人?全租走了?”


“是啊,好像很有钱,你平时多担待点不要和人家起争执知道了么?”


“好......知道了妈”


莫关山一边起床一边心里直犯嘀咕,不会吧……?


点开贺天的微信莫关山主动给他发了个消息过去“起来了么?”

等了会那头没有回复,画面依旧停留在昨天晚上他跟他说的“晚安”上。


等到了中午,莫关山正拖着地就听到门铃响了,

一开门愣住了....

门口堆满了纸箱子和大个子的家用品,按门铃的是个搬运工穿着一身制服直喘气

“你好先生!莫关山是住着吧?这些是您定制的家居用品,麻烦你签收一下我们给你搬进去...”

“哈?等、等一下我什么时候买这些了??”

“您是莫关山么?”

“我是.....”

“那地址也都没错,就是这儿了,我们给你搬进去哈!来来!你们几个.....沙发抬上来.....”


几个工人二话不说就开始往他家里塞东西进去,

“这怎么回事?!”


“小莫仔~”顺着声音看去,贺天那家伙又带着顶棒球帽二手拎了大包小包,穿着一身休闲服,挽着袖子,神采奕奕,看向他的眼睛里闪着光


莫关山已经有些猜到了、靠、果然又是这家伙干的好事……

贺天走到了他面前,旁边几个工人还在热闹地搬着东西

“小莫仔~我来了~站在门口是在迎接我么?”


“贺天.....你特么……”


“以后多多关照啊莫房东”贺天看着他因为惊讶而瞪得圆圆的眼睛心里得意的不行,毫不顾忌地靠过去揽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轻地呢喃

“前几天啊我学了句台词觉得挺不错的,现在说给你正好”

因为靠的太近了莫关山耳朵发烫推了他一下,结果被贺天一把拉得更近了些、


“毛毛~我打算住下来,


以后饭你做,


碗你刷,


地你拖,


衣服你洗,


除了干你……


我什么都不会干.......


你要不要我住下来?”


“...........”

看着他欠揍的脸莫关山瞬间从头红到脖子根气得发抖!

你确定人家台词是这样说的么?!!?????!


“贺几把天!!!你给我滚啊啊啊啊!!”


贺天坏笑着强行搂住他,脑子里已经开始想起了晚上选哪几个姿势比较好。


可喜可贺


可口可乐


从此他们过上了性福的同 ♂ 居 ♂ 生活~!

(*^▽^*)✿✿ヽ(°▽°)ノ✿✿✿ヽ(°▽°)ノ✿✿✿ヽ(°▽°)ノ✿


今儿个贺总开心!要发小福利!!(可能是加班加疯了)

✿✿ヽ(°▽°)ノ✿✿✿ヽ(°▽°)ノ✿✿✿ヽ(°▽°)ノ✿

评论此条在LF也随机抽1个小天使万圣节支付宝打66.6元完结红包

微博评论抽3个哈,手动标号随机抽不黑箱


《14天》22

对不起、剧情所需稍微虐一下下贺总~这样毛毛才会心疼你呀对不对😌嘿嘿.....
先更一发啊我继续码着

(22)
贺天一时气恼打出了那段话立马就有些后悔了,跟寸头上火真是意气用事,迟会儿他哥八成还要来说教、碍于面子又不想撤回,唉 算了 反正也不是一次二次了、他看寸头也怕是气着了居然敢直接就不回他了。
也罢,反正寸头八成是真不知道莫关山哪去了,贺天有些手足无措,这会儿他都已经走到了教室,但是按刚才那情形看,莫关山早上也没来学校上学,眼看着贺天甩下书包转头就要走人,展正希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
“你又在搞什么鬼?刚来学校就要翘课?”
贺天这会儿满脑子都是莫关山哪有心思听展正希说这些,
“......放开,我要找莫关山去”

“?一大早的去哪找?你们这“你追追追我躲躲躲”的校园八点档肥皂青春偶像剧还没个了结?”

“啧、不是你说的这种情况,他真这二天都联系不上,我实在不放心你别拉着我一会儿老师该来了”

“联系不上?你确定不是他又躲着你?”
贺天愣住了...不可能....

“贺天.....老强迫别人有什么意思?还有、你也知道老师要来了啊?你知道班主任这二周快被你气死了么?你还想不想考大学了……?”

“你就真要这样整天折腾自己,在莫关山这棵树上吊死了了?”

贺天皱起眉相对无言,他从来没觉得展正希有这么烦人的时候,
他们站着对峙,说话声音有点大,周围的同学都纷纷看向他们,小声议论

然后贺天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我非他不可”

“我还当你是朋友,不要教训我该干什么,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

“.......贺天”

“放开”

“............”

展正希倒吸了口气放开了他。




贺天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出学校他就径直去了莫关山家里,敲了很久也没人开门,他认真思考了下要不要敲门、
但直觉告诉他,毛毛真的不在家里,如果是以前,展正希说莫关山在躲他,不用他提醒他自己也能想到,但现在二人明明都挑白了,贺天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莫关山还要躲着他。

接着贺天又去了他二个打工的地方找人,结果却令人心碎,先是大排挡的老板说莫关山二天前辞职了,而摄影棚那边,主管的红姐不仅告诉他莫关山已经辞职了,甚至还给了他一个熟悉的东西——一个耳钉、是之前他送给他的.....

贺天拿着这个耳钉难受地发愣,

红姐尴尬的咳嗽了下“哎呀小天....你看我这记性,我应该几天前就跟你说的但你也知道我们周末真的很忙我实在给忘了!他辞的时候我就该马上告诉你的....”

“那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他掉的吧?我见他戴过,也许是上次受伤的时候撞掉的吧?”
“我也只捡到一个,后来他也没来上班....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小天”

贺天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把耳钉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口袋里,“没事...这本来就只有一个”

“啊?”红姐一脸疑惑

“那他辞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这...我问他为什么要辞职...他说他家里最近很多事而且他也不想做了,他是发信息过来的 然后就没再来过了、唉,挺可惜的,其实他底子很不错我问过他愿不愿意当模特,他当时还说考虑一下来着,结果还是直接辞了....唉,红姐帮不了你小天,你快去别的地方找找吧,要不直接找你哥,这样快些...”

贺天失魂落魄地从摄影棚出来,他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却丝毫没有饿的感觉也没有任何食欲,摸着衣袋里那颗小小的耳钉心里空空的,早上出门走得急,他连外套都忘了拿,此刻一阵阵初秋的寒风吹得他通体生寒..

其实他有点想到了,他家里没人,阿姨也不在,之前也说过要搬回老家了,
他抛下他走了么?
可是他不是答应过他不走的么?
前几天他还煮过饭给他吃,在医院里照顾自己,跟自己贫嘴,怎么会呢?


贺天打电话给贺呈的时候,贺呈正在开车去学校的路上接寸头吃饭、
接起电话就听到贺天那有气无力的声音,
“哥.....我又找不到他了、”

“......”

“你们不是已经好了?这又是怎么了?就这么能给我找事?”

“他好像走了……”

“抱歉哥,你再帮我次吧,就算他真的是跟他妈妈走了,也起码让我放个心”

“.........行了知道了”

刚挂了电话,
天上居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贺天觉得他人生中最狼狈的几个时候除了因为莫关山还是因为莫关山,小时候从家里住出来他都不觉得自己可怜过,然而现在居然产生了被抛弃的感觉、
他真的走了?
他真的抛下他走了?
说都不说一声?

贺天想到这一种可能性,胸口就抑制不了的涌上阵阵悲凉……

在毛毛细雨中他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莫关山家,
但是隔着老远他惊觉地发现门居然开着?!
贺天激动地向那房子跑去,鞋子溅起一串水花沾湿了裤脚。
“小红毛!”
“...............”

“先生??请问你是?”

贺天扒着门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几个陌生男人和那除了家具基本搬得空荡荡了的房子..

他深深咽了口气、
“.....你们是谁?”
“哦,你是这屋原主的朋友么?我们是中介所的,带这个先生看看房子,这儿马上就租出去了……另外还有一间空着,你要看看么?这是我们中介的名片。”
贺天僵硬地拿过名片,眼神黯然。
想了想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那原主……?”

“原主?自然是搬走了啊”

“先生你看么?不看锁门了我们要走了”

中介的男人抖了一下钥匙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青年
“不了......”

贺天突然就觉得很累,一天没吃东西的胃开始抽搐,那几个人早走远了,他依旧没有离开,雨下得大了起来,他退回到莫关山家门口的屋檐下无力地靠着门,看着这个城市渐渐被雨雾所笼罩,脑海中浮现地却是那个莫关山跟他说喜欢的晚上,他在大雨中亲吻他,想起他小兽一般惊慌失措的眼神,心里依旧会泛起层层涟漪。他好想他。

抽完一根烟却丝毫没有缓解任何痛楚,心脏痛、胃也痛、手机依旧是暗的,蜷缩着弯下一点腰,烟头掉在地上飘散最后一缕烟

贺天自嘲地笑了笑,而后轻轻呼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莫关山......”


TBC

呜哇…你太可爱了我十级手抖😇虽然线条爆炸但是还是抵挡不了我毛360度无死角可爱、狂舔一发~(贺天的手好性感嘿嘿....prprprpr..

@小樹Roro 树大授权~

嗨~今天也是贺大狗子和小毛狐美好的一天~~~~吧唧~~🤗





(原图来源网络,自萌ps

树大又发了小狐狸毛毛你们快去看啊太帅了(跪

《14天》20、21(呈寸部分完结)

二章的呈寸飙车
你们渴望的呈哥ri哭寸寸:)
偷偷占个贺红tag、接下来就全是贺红的收尾戏份了~
(20)
贺呈凝视着他,眼神温柔似水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甚至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发什么呆?吓傻了?”
寸头没有吓傻只是刚刚一瞬间觉得呈哥太好看了,成熟稳重充满魅力,五官立体,除了脖子上那个疤简直是完美了,电影明星都没他好看,他还救了他....
但是他还没忘记贺天说贺呈要跟他打架的事,心里又委屈起来,眼神闪躲想从他的圈禁下溜出去...“干什么救我呀,装好人....你不是也要打我么……”
贺呈听得一头雾水“谁说我要打你?”他怎么舍得打他?

“贺、贺天说的....”寸头声音渐渐小下去..
“哈哈?哈、对,我是很想跟你“打架””贺呈觉得他可爱的紧心里直痒痒,把“打架”两个字说得的特别耐人寻味……

这下小秃子可真是难过死了,眼睛酸涩气得想哭、挣扎着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捏了几下眼睛语气哽咽
“混蛋……我不要跟你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贺呈心里一软轻笑着拉住他的胳膊,
“怎么?你不跟你家老大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他都跟贺天好了、而且这只是个表情包罢了,大哥你真土”
贺呈有些接不上话、原来不用微信也可以这样发表情包?他努力回想着是他之前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表情包里的哪一个.....“是啊,我年纪大了不懂你们小年轻那一套...你得教我啊”
“.......你能不能看在我替贺天破了个脑袋的份上……别跟我打架啊……我、我、我、又打不过你、我做错什么了你骂我还不成么?”
寸头心里虽然难过委屈,但是还是要认怂....跟呈哥硬肛或者发脾气他觉得自己今晚估计就永远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不经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烛🕯️……
“而且我还要去找老大!你就先放过我吧……”
这脑回路,饶是贺呈再觉得他可爱也逗不下去了,
“不用去找,你家老大没事”
“你怎么知道?”
“贺天吵个没完我帮他找过了”
“啊....那要赶紧告诉他才行”
贺呈温柔地把他拉回来又圈进怀里抱住了他,低下头靠在他单薄的小肩膀上
“不用,他马上就知道了,没什么大事”
寸头不知道为什么贺呈前一分钟还在说打架后一分钟说着说着就抱住了他?强有力的胳膊环着他,他感到贺呈说话呼出的气吹过耳边,从头流经过一阵奇异的酥麻感.....寸头轻轻推了下,这什么套路、这这这....
“呈哥........”
“嗯、我是想跟你“打架”,不过我们成年人“打架”的方式不太一样……不仅不会痛,还很舒服……想不想试试?”


接着的内容评论见微博文章

噗哈哈哈哈我特么第一次给个章打码、昨天LF删我4次我本来不想再发太真的太好笑了.....这样还删就算了吧
这个毛毛超可爱的啊!谢谢@小樹Roro 太太授权、毛毛:“还不够.....”hhhhh

《14天》18、19

终于彻底换回来了!
呵呵、今晚码呈哥🌞🌞小傻子
等问题都解决了这个奇怪的文就结束2333

(18)
那头的莫关山以发烧生病又请了几天假,留在了医院帮贺呈照看着贺天,还每天给他炖个小菜,贺天日子过得好不快活,贺呈见状也就懒得管他们忙自己的去了。

可怜的小寸头被逼在周三回去上课了,他心想药效在周日前就差不多该没了就能换回来了,反正就撑二天,没啥好怕的,上就上吧!于是寸头这次记着呈哥教他的话,不管碰到什么应付不来的都说“我就是吃错药了,你管不着”来搪塞一切、嗯 好像蛮容易的....这可是你们逼我的我也没办法啊.....
然而寸头还没走进教室在凳子上坐热,他不小心给贺天剃的那新发型的轰动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校草!
男神!
终于回来上课了!
而且还!换发型了!
对沉闷的校园生活来说,这样的看点几乎够整个学校的女生都兴奋一番了,叽叽喳喳一下子教室外就是各种找借口路过的女生甚至还有些男生偷偷朝教室里张望……
寸头一开始还觉得挺爽的,被女生追捧的感觉很容易让人产生优越感,后来光自己班里源源不断地应付了10来个他就累了,感觉自己像个什么珍稀保护动物似的,双手一插裤袋就得意地把贺天的大长腿架在了桌子上。
“贺天贺天!你终于回来啦?哇你怎么还换发型啦!?”
寸头内心有些膨胀,学着贺天的语气摆摆手道“没为什么,我就是吃错药了,你管不着”
“..........哈哈、贺天同学你还是一样爱开玩笑.....你不管什么发型都好看的啦嘻嘻……”
“贺天!贺天.....”
无视一堆女生寸头默默心想,当男神真累啊……
难怪贺天都对女生没兴趣了反而喜欢整天追着我家老大跑……啧啧。

展正希一进教室就看到这么一番热闹的场景,看贺天神清气爽的样子,居然还有兴致剪了头发?这是搞定莫关山了?
放下书包展正希狐疑地看着他
“学校也不来,发你消息你也不回,我还去看了莫关山他也没来上课,现在看你这这一副潇洒的样子……成了?”

哇这个展正希真的可怕....寸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索性一张嘴“你猜..........”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额,没什么....反正你管不着”

“............我是管不着,但是你简直像是吃错药了……”

没想到贺天却一脸认真地回答他:“哇你怎么知道的?!”

“...............”展正希有点无语,真是聊不下去了、
不禁郁闷地坐了下来拿出早读的书,心里还直犯嘀咕,这二人也真是奇怪,把你们当朋友担心你们一下还是我的不对了、看来谈恋爱真的会让一个人变成傻逼,智商归零........

接下来几天很快就相安无事的过去了,寸头发现呈哥这一套还真管用……大家一笑了之都默认他说吃错药了是在开玩笑、甚至还很“酷”....恐怕听了以后痛心疾首唯一说了他二句的就只有班主任了、

静养了一礼拜的贺天终于被批准可以出院了,拆了线从诊疗室一出来他立马发微信给莫关山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想到明天出了院,14天时间也到了就要换回来了心情就很舒畅、
然而小红毛过了很久才回复他“啊,恭喜,那个、我这二天家里有点事不能来找你了,回头再联系”
这下贺天原本舒畅的心情又沉闷了下去,失落
感满满当当,这几天努力下来,毛毛虽然不抗拒他了,
但什么时候他才会愿意跟我完全敞开心扉无话不说呢?


周一的早晨……
贺天被熟悉的落地窗光照嗮醒,14天已经过去,心想事成丸的药效完全消失了,
他缕了缕自己还不太习惯的超短发捏了下脖子感觉还是有些头晕,洗漱完换上衣服,不适感渐渐退去,他又做回了他的贺天,家里还是静悄悄的,看了一眼手机莫关山还是没回他消息....
看看他之前躺过的地方,要不是自己这新发型他都感觉这14天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贺天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却发现他居然停机了?怎么回事?

(19)

寸头这边刚前脚走进教室,后脚还没跨进门槛裤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一看居然是贺天不仅打他电话还短信震他微信电话他........
???

微信:
寸-找我干嘛......都换回来了我可没拿你家东西啊!内裤都给你洗干净了!

贺-…………谁跟你说这个?

寸-那你还找我干嘛......

贺-你是真缺心眼儿吧?莫关山前二天说家里有事然后就联系不上了,他现在在不在教室里??

寸-啊?我这几天不都忙着装你啊!……我只知道最近老大他妈妈要回老家了,其他老大没找我啊……

贺-……你如果又在骗我你自己看着办🙂

寸-卧槽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贺天你不要太过分了啊

贺-我看你是仗着我哥罩着你你胆子越来越肥了?

寸-干嘛?又想说揍死我?就是因为你老是揍老大老大才要跑!

贺-好、以前是我不对,我都认、但是你告诉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时候打过他?

寸-那次我们换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就打他了?你自己就破了个嘴(再见👋

贺-…………………………寸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寸-懂什么?

贺-呵,那我告诉你,
既然我打了你老大,那我哥也很想打你,
你以为他是吃得没事干为什么要罩你这个傻子?
他早看你不爽了忍不了多久,你最好也跑掉、不然就等着被打吧🙂

寸头看完这段话差点被气哭,贺天这么过分的人老大到底干嘛要和他好?!
..他为什么要说呈哥一直想打他?

寸头这一天都沉浸在了悲伤里,本来终于换回来了挺开心的,然而他终于想明白了,贺呈和贺天本来就是一家人,贺呈对自己好也不过因为之前他变成了他的弟弟吧?每天屋外一堆人,也是为了监视他吧?他居然还想着去告他弟弟的状...是啊他凭什么帮我啊我不过是个外人而已、我做这些……在贺天眼里看来多么可笑?

现在换回来了就要教训我?
哈...真是不讲道理啊、有钱有势就可以这样欺负人了?
我寸头哪里对不起你们、怪我一时糊涂当了几天贺天都差点忘了自己是谁,产生那么多没有自知之明的错觉、真是好笑......

现在老大也找不到,贺呈还要来打他??这都是什么混乱的情况?

快放学了寸头理了下东西准备去老大家里看看,这时候贺呈却打了个电话过来,寸头吓得手一抖按掉了,正思考着该怎么办,贺呈马上又一个信息发了过来
“还没下课?我在外面,想带你去个地方吃饭,你会喜欢的”

寸头心里犯上一阵酸楚和委屈,不是说想打我?这是给我下套么?我已经不是你弟弟了还找我做什么.....
怎么办啊?万一真的要打我我怎么打得过他?跑吧……先找到老大比较要紧。

寸头合上手机拎着书包熟门熟路地从学校边上以前和老大经常爬的一堵矮墙那翻了出去,侧过头还能隐约看到贺呈那辆停在校门口的黑色SUV,贺呈正靠在车门边抽着烟,成熟稳重的魅力引来不少路人侧目,寸头难过地转头抄小路走了。




“奥哟!看看这是谁?”
寸头觉得今天可能跟所有人都犯冲了,就不该出门上什么学....刚一走进巷子口就又被四个人拦住了。
“我们老大想再找你家老大莫关山谈谈心握手言和一下,他人在哪?”
寸头看着四个都比他高半个头的小混混……觉得很眼熟应该是之前蛇立那边的人
“我还想问你们呢!老大是不是给你们抓去了?”
“啧、少跟我装蒜!”为首那个啜了口痰一把抓住了寸头的衣领,“你会不知道莫关山在哪?快说、或者叫他过来”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全世界的都要问他找老大,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老大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就是要去找他”寸头被勒的有点难受,
“还装?你特么找死!别以为有贺天罩着你们了我们就不敢打你了!”
寸头一听鼻头一酸、心里犯上密密麻麻的刺痛....贺天罩个p……除了老大从来就没人会罩他,第一次相信了贺呈,结果真相还是一个个的都想打他,我寸头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都要打我我做错什么了?打我就能找到老大了么?那你们打吧……!打死我算了打我啊……”寸头自暴自弃地吼了过去,
“嘿你特么以前不是挺怂的么?现在很横啊??真以为不敢揍你?!”
一直被拎着领子勒的喘不过气,寸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谁知道那个人却先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痛痛痛!!放手放手啊啊啊啊”

“你们要打谁?”
头顶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压抑感叫人听得头皮发麻
贺呈环了一下寸头的腰轻松就把人带到了自己身侧护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死死整个握住了对方还没从半空中落下来的手,那捏着的力道不知有多大好像都能听到骨头的咔咔声.....那人撕心裂肺痛得快死过去,这个一身黑的成年男人散发出叫人心惊胆寒的气场,巷口还停着车一看就是惹上大主了只得拼命求饶,另外三个人更是见状吓得掉头就跑。
“啊啊啊啊不打不打、大佬放过我!再也不敢了!”
贺呈一松手那人就连滚带爬地握着自己的手慌忙逃窜,他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兔子样的人好像被吓得不轻眼睛都湿漉漉的。
贺呈收起一身的戾气扶他站好帮他把领子理好,看到他露出来的锁骨.....喉结微不可查地鼓动了一下...

“没事了……”
“...........”小傻子一脸恍惚,
“说说看为什么挂我电话,不从大门出来还要自己偷偷跑掉?”

天渐渐暗了,贺呈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深深注视着他,寸头又产生那晚跟贺呈一起睡觉的时候,整个人被一张大网笼罩的感觉……
逃不开、躲不了
TBC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小树太太画了鹤顶红车技挑战你们快去看啊啊啊啊啊兴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