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14天》10、11

额、对不起大家、
我这车怕是又要延期一下下😂😂😂
灵魂互换梗来自@清心寡欲一只罩 


(10)
莫关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贺天焦急地从楼里跑出来找他的时候他看见了,然后他躲开了,抄了一条小路走了。
迎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他失魂落魄地穿梭其中,不知撞了几个,渐渐地他走得慢了下来,心里膨胀酸软的感觉压得他喘不过气、莫关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贺天好好的,他该开心才是,他果然还是那个贺天,淡然洒脱,自信孤傲、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贺天。
没有为自己苦恼不堪,也没有因为自己而一蹶不振、都没有,仿佛这些都是在寸头的述说下自己臆想出来的罢了,显得多么自作多情、多么可笑?结果到头来、得到的不过是一句“你有什么事么?”
是啊 ,自己真奇怪。明明是你自己拒绝了他,居然还要再去问解释?他能跟你说什么啊?我又要跟他说什么?莫关山突然就觉得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心横生的期待度、讨厌自己开始习惯于贺天的主动......甚至于看到他家里有别人在给他做饭会感到那么难受
莫关山、这一切难道不是你自己选择的么?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不应该感到轻松才对么?他一遍遍问自己、鞭挞着自己的心。

这些酸涩压抑理不清的情绪到下午工作的时候都没有消散,他被人叫到名字的时候总是反应不过来;整个人迟钝了不少,总是会莫名的出神,总是会忍不住想起关于贺天的一切......会想起给贺天做饭的那些日子,贺天有意无意地靠过来,会拉住他的手说“你做的饭真好吃……好几年没在家吃过那么好吃的饭了”
......会想起那个体育课的午后,在阳光斑驳的树荫下贺天抢了他的水戏耍般的那个吻、唇齿相交的感觉、像是个坏极了的玩笑……回忆潮水般开始涌入,眼睛变得有些胀,这算是后知后觉么?明明拒绝他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坚定的,是因为最近太累了?整颗心都变得不堪一击、想着想着,他就记起自己耳朵上还戴着贺天送的那个耳钉,轻轻一拧就把它摘了下来……

“红发小子!来帮忙抬一下这箱道具!搬到那边去!”
摄影师傅又在那边叫他,嗓门大的让他觉得有些烦躁,他把拿下来的耳钉放进衣服口袋里“来了……”

贺天一路小跑着到了莫关山打工的地方,周末正是摄影棚最忙碌的时候,工作人员和模特都在里面来来回回的走动,贺天在一堆人里搜寻着莫关山的身影……见他正蹲在一个角落里喝水,额上是细密的汗珠,浅褐色的眸子灰蒙蒙的没有焦距、贺天正要过去找人,莫关山却正好被叫走了,隔着几个人他没有看到他。
“唉,那就等一下等他下班吧……”
好好的一个周末,贺天都这样心事重重地等在摄影棚外的休息区,隔着透明玻璃看着他的小莫仔辛勤地工作。
等下午稍微空闲一些的时候,莫关山无意中发现了寸头又等在外面,只是一眼,他居然非常想跑,寸头的眼神仿佛能看穿自己,太不正常了……莫关山别过头去,
“他怎么又来了?”又是贺天叫他来的?寸头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疑惑间他扶着一个拍摄道具又开始出神,完全没注意到旁边有个刚拍完走出棚子的模特绊到了最前方的打光灯电缆、
一瞬间电缆拉扯着沉重的打光灯整个失去了平衡,直直地对着莫关山的方向砸了下来………
贺天敛息屏气只觉得心脏都要暂停了,一个箭步向前冲了过去

“......小红毛!!!!”

“......贺天?”

莫关山一瞬间感觉听到了贺天在叫他,这幼稚直白的称呼....亲密的叫人心动

转过头却看到是寸头正双目猩红地朝自己跑过来,之后发生的事让莫关山一片空白

身边围过来很多人手忙脚乱的还有各种惊呼
寸头推倒了他,重物撞击的声音叫人心惊胆颤……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寸头后脑勺流下来低落到莫关山脸上,
贺天撑起一边的手来颤抖着轻抚去滴到他脸上的血渍,

“..........为什么总叫人那么操心呢?”

莫关山觉得仿佛着了一道霹雳般惊悸,全身都麻木了完全无法思考,

贺天抱着他想努力站起来、

下一秒却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11)

手术室外面

贺呈不可抑制地大声训斥着几个下属
“我叫你们看好他、看好他、你们就是这么给我看的?!?”
“大少爷我们实在没办法啊、太突然了...二少爷冲进去太快了啊……!”
“啧、那另外那边有消息了没?!”


“.......”寸头左看看这边气得不行的贺呈,右看看那边还沾了自己的血半边脸都没有擦的莫关山,看起来非常狼狈不堪,他的眼神空空地看着地板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什么也像是还没缓过来,寸头觉得这一切已经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真不知道怎么就闹成这样了、现在贺天昏迷不醒,自己的身体也受伤了、不知该觉得庆幸还是委屈。
“老大.......”不知道贺天到底有没有跟老大解释,但现在这种情况他真的装不下去了。

“贺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关山清醒过来一些朝着贺天走过去猛拉住他的衣领把他推到墙上,脑袋突突地跳痛,“告诉我、你们在说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寸头郁闷地想哭“....老大、我是寸头啊……”
“???!!!”
“你说什么.......?”
寸头对着莫关山抓着他的肩膀晃了晃,“老大、看着我的眼睛!我真的是寸头啊!贺天他.....他为了追你不小心吃了一种奇怪的药,却意外的和我交换了身体,一时半会儿还换不回来......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在开国际玩笑可是这是真的、你看看我,我像贺天么?!里面那个才是贺天啊……!因为怕露陷我才跟学校请假的.....这个人是贺天的哥哥,他去查那个药的事了但是还没准确的回复.....现在又发生这种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寸头无力地低下头去,


莫关山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有力量
瞬间之前的种种疑问都对上了
一开始抓着贺天的寸头、
说贺天不会放弃的寸头、
替自己对抗老师的寸头、
帮着写作业的寸头、
突然变得粘人形影不离的寸头、
来送蛋糕的寸头、
劝了自己一晚上不要退学的寸头
冲过来保护自己的寸头、
...

原来这一切都是...........贺天?!



在过度刺激下莫关山有些耳鸣,一阵头晕目眩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去,这几天他真的太累了、失去意识前他还听到贺天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叫他“老大!老大!”

TBC

评论(15)

热度(158)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吉尔邦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