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14天》14、


这样、中秋佳节,
我们先让#呈寸# 暖个场.....
谈个恋爱、然后#贺顶红# 就开始激烈地......emmmm
晚一点赶在24点前我再发一章!祝大家中秋喜乐
此文灵魂互换梗来自@清心寡欲一只罩 ​

(14)
贺呈赶回来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寸头打消炎针,隔着个走廊都能听到寸头杀猪般的惨叫,差点把贺呈吓出心脏病,贺天和莫关山尴尬的站在一边给贺呈让路……
“医生,你轻一点”贺呈担忧的说道,
“哎呀、我已经很轻啦……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这么点痛都受不了,好啦好啦这不马上就好了么……”
贺呈看寸头托着粽子脑袋、咬着下嘴唇.....满眼泪光地眼巴巴看着他,像一只被虐待了的小白兔.....一股浓浓地心疼从心口荡漾开来……
贺呈靠过去扶着他慢慢躺下来,眼神温柔似水,被医生嘲讽了的寸头还是很委屈“呈哥我是真疼啊……”
“嗯,先躺下休息”

贺天又解释了一遍这几天的事情经过,然后贺呈跟他们说了些那群非法制药商的细节问题,以防万一还让贺天顺便去做了个身体检查,贺呈这才放下心来、莫关山一下午都没有说话,就只是听着,然后一脸愤闷的神色帮寸头削着苹果,晚上陪寸头吃了晚饭医生来复查伤口,看他们一堆人还杵在病房里有些恼怒,“哎呀你们怎么还这么多人在,留下一个就行啦!病人伤的是头,需要安静地休息知道么……”
贺呈:“我留下……”
莫关山:“我留下……”
贺呈和莫关山同时说道……
“咳...........”
寸头左看看右看看
场面一时又有些尴尬
“你跟贺天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贺呈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冲贺天和莫关山摆摆手,态度不容抗拒....莫关山心里疑惑:寸头已经和贺天他哥关系那么好了?
“行吧……那我们先……”贺天话还没说完就看莫关山丝毫没有打算等他的样子开门就出去了,贺天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唉、怎么还没和好呢……”
寸头也叹了口气又躺下睡了,睡了没一会儿又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见贺呈正一动不动地坐在边上托着下巴注视着他,瞬间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起来、
“嘿嘿....哥我这样是不是更丑了……你别看着我了……”
“....你不丑、”他这是害羞了?贺呈不禁露出一丝浅笑,

“唉....变成贺天什么的果然是做梦.......现在梦醒了~唉~~~~~”

“瞎说什么 你自有你的好,干嘛羡慕那臭小子?整天给我惹事...”

寸头一听眼睛晶亮起来👀“真的吗,我哪里好?”

...........

“我想想......”

夸他可爱?男生听到这个应该不会开心吧?呃.......天真?乖巧?听话?人畜无害?傻?啊......不对不对…………

寸头眨巴眼等了半天,眼神又暗淡下来,
“......你看你也说不出吧……”
贺呈仿佛看到他二只兔子耳朵失望地垂下去

“啧、”

贺呈忍不住捏住他的小嘴转过来,声音突然变大,

“反正你这样很好就对了!不需要跟任何人比、知道了吗?”

寸头被捏成了个小鸡嘴吓一跳,怂怂地缩了下脖子、呆呆地口齿不清的回复他,

“吼...吼的......谢谢呈锅.......😗”

寸头不再乱想又安静地躺平,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闷雷声....淅淅沥沥的雨声很快从窗口传进来,无奈头痛睡不安稳还有些发寒,他忍不住拉了拉被子、
“冷么?”
“嗯....有点..”
贺呈贴心地过去关紧了窗户拉上了窗帘,
“....反正我也不回去了,一起睡吧”贺呈一脸坦然地掀开他的被子把他瘦小的身子往里面挪了挪,
“啊....啊?哦...、哦哦、”寸头怎么觉着哪里不对心跳也加速了起来,之前在贺天家住的时候贺呈也没说要和他一起睡过,一般不是不在家就是睡在沙发上.......寸头乖巧地把自己挪到了床沿边上半个屁股露在被子外面,结果被贺呈一把搂住腰拉了回去、
“躲那么过去想掉下去?”
“啊.....”
这下脸是彻底烫了,贺呈温柔地用宽大的手掌拖了一下他的粽子脑袋轻轻按到自己胸前环在怀里圈住他,帮他把身后的被子塞好,
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小白兔心里美滋滋的,“这样就不冷了……”
寸头心都跳到嗓子眼了,是不冷了然后我快热死了好么大哥!!
贺呈浅浅的烟草气息包裹住了他,仿佛掉进了一张大网里、无法逃离,深深陷入.....有力地胳膊环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和归属感温暖到令人心醉,完美的胸肌线条在眼前衣服的褶皱下若隐若现寸头觉得脑袋不痛了就是晕的厉害.....
抬抬眼能看到他脖子底那条有些狰狞的疤,一开始总会觉得很害怕,但现在知道呈哥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之后却总是升起一股想摸摸它的欲望……
“寸...”
“嗯..?”
“你爸妈怎么都不来看看你?”
“啊....不要告诉他们了,他们现在应该玩得很开心吧,我爸常年在外工作,只有过年才回来,这几天是他们结婚纪念日我妈跑去找他了,我一个人没事的....挺自在的,以前老大还经常做饭给我吃”
“.......以后我做给你吃”
“哗哗哗哗....”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了,
贺呈把人搂紧了一些,把他不安分的小腿压住,
“..........”
“呈哥我热”
“你怎么这么难伺候?”贺呈不肯挪了,简单地随手掀了下被子,

“别乱动,快睡”

合着外边淅淅沥沥的雨声,寸头侧了侧脑袋感觉好像听到了贺呈的心跳声,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他渐渐合上了眼睛,心里舒适而安心,恍惚间有什么柔软的触感贴在自己的额头上,寸头进入了梦乡。

TBC

评论(10)
热度(171)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吉尔邦颖:) 转载了此文字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