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14天》22

对不起、剧情所需稍微虐一下下贺总~这样毛毛才会心疼你呀对不对😌嘿嘿.....
先更一发啊我继续码着

(22)
贺天一时气恼打出了那段话立马就有些后悔了,跟寸头上火真是意气用事,迟会儿他哥八成还要来说教、碍于面子又不想撤回,唉 算了 反正也不是一次二次了、他看寸头也怕是气着了居然敢直接就不回他了。
也罢,反正寸头八成是真不知道莫关山哪去了,贺天有些手足无措,这会儿他都已经走到了教室,但是按刚才那情形看,莫关山早上也没来学校上学,眼看着贺天甩下书包转头就要走人,展正希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
“你又在搞什么鬼?刚来学校就要翘课?”
贺天这会儿满脑子都是莫关山哪有心思听展正希说这些,
“......放开,我要找莫关山去”

“?一大早的去哪找?你们这“你追追追我躲躲躲”的校园八点档肥皂青春偶像剧还没个了结?”

“啧、不是你说的这种情况,他真这二天都联系不上,我实在不放心你别拉着我一会儿老师该来了”

“联系不上?你确定不是他又躲着你?”
贺天愣住了...不可能....

“贺天.....老强迫别人有什么意思?还有、你也知道老师要来了啊?你知道班主任这二周快被你气死了么?你还想不想考大学了……?”

“你就真要这样整天折腾自己,在莫关山这棵树上吊死了了?”

贺天皱起眉相对无言,他从来没觉得展正希有这么烦人的时候,
他们站着对峙,说话声音有点大,周围的同学都纷纷看向他们,小声议论

然后贺天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我非他不可”

“我还当你是朋友,不要教训我该干什么,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

“.......贺天”

“放开”

“............”

展正希倒吸了口气放开了他。




贺天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出学校他就径直去了莫关山家里,敲了很久也没人开门,他认真思考了下要不要敲门、
但直觉告诉他,毛毛真的不在家里,如果是以前,展正希说莫关山在躲他,不用他提醒他自己也能想到,但现在二人明明都挑白了,贺天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莫关山还要躲着他。

接着贺天又去了他二个打工的地方找人,结果却令人心碎,先是大排挡的老板说莫关山二天前辞职了,而摄影棚那边,主管的红姐不仅告诉他莫关山已经辞职了,甚至还给了他一个熟悉的东西——一个耳钉、是之前他送给他的.....

贺天拿着这个耳钉难受地发愣,

红姐尴尬的咳嗽了下“哎呀小天....你看我这记性,我应该几天前就跟你说的但你也知道我们周末真的很忙我实在给忘了!他辞的时候我就该马上告诉你的....”

“那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他掉的吧?我见他戴过,也许是上次受伤的时候撞掉的吧?”
“我也只捡到一个,后来他也没来上班....实在是不好意思啊小天”

贺天暗自深吸了一口气把耳钉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口袋里,“没事...这本来就只有一个”

“啊?”红姐一脸疑惑

“那他辞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这...我问他为什么要辞职...他说他家里最近很多事而且他也不想做了,他是发信息过来的 然后就没再来过了、唉,挺可惜的,其实他底子很不错我问过他愿不愿意当模特,他当时还说考虑一下来着,结果还是直接辞了....唉,红姐帮不了你小天,你快去别的地方找找吧,要不直接找你哥,这样快些...”

贺天失魂落魄地从摄影棚出来,他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却丝毫没有饿的感觉也没有任何食欲,摸着衣袋里那颗小小的耳钉心里空空的,早上出门走得急,他连外套都忘了拿,此刻一阵阵初秋的寒风吹得他通体生寒..

其实他有点想到了,他家里没人,阿姨也不在,之前也说过要搬回老家了,
他抛下他走了么?
可是他不是答应过他不走的么?
前几天他还煮过饭给他吃,在医院里照顾自己,跟自己贫嘴,怎么会呢?


贺天打电话给贺呈的时候,贺呈正在开车去学校的路上接寸头吃饭、
接起电话就听到贺天那有气无力的声音,
“哥.....我又找不到他了、”

“......”

“你们不是已经好了?这又是怎么了?就这么能给我找事?”

“他好像走了……”

“抱歉哥,你再帮我次吧,就算他真的是跟他妈妈走了,也起码让我放个心”

“.........行了知道了”

刚挂了电话,
天上居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贺天觉得他人生中最狼狈的几个时候除了因为莫关山还是因为莫关山,小时候从家里住出来他都不觉得自己可怜过,然而现在居然产生了被抛弃的感觉、
他真的走了?
他真的抛下他走了?
说都不说一声?

贺天想到这一种可能性,胸口就抑制不了的涌上阵阵悲凉……

在毛毛细雨中他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莫关山家,
但是隔着老远他惊觉地发现门居然开着?!
贺天激动地向那房子跑去,鞋子溅起一串水花沾湿了裤脚。
“小红毛!”
“...............”

“先生??请问你是?”

贺天扒着门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几个陌生男人和那除了家具基本搬得空荡荡了的房子..

他深深咽了口气、
“.....你们是谁?”
“哦,你是这屋原主的朋友么?我们是中介所的,带这个先生看看房子,这儿马上就租出去了……另外还有一间空着,你要看看么?这是我们中介的名片。”
贺天僵硬地拿过名片,眼神黯然。
想了想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那原主……?”

“原主?自然是搬走了啊”

“先生你看么?不看锁门了我们要走了”

中介的男人抖了一下钥匙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青年
“不了......”

贺天突然就觉得很累,一天没吃东西的胃开始抽搐,那几个人早走远了,他依旧没有离开,雨下得大了起来,他退回到莫关山家门口的屋檐下无力地靠着门,看着这个城市渐渐被雨雾所笼罩,脑海中浮现地却是那个莫关山跟他说喜欢的晚上,他在大雨中亲吻他,想起他小兽一般惊慌失措的眼神,心里依旧会泛起层层涟漪。他好想他。

抽完一根烟却丝毫没有缓解任何痛楚,心脏痛、胃也痛、手机依旧是暗的,蜷缩着弯下一点腰,烟头掉在地上飘散最后一缕烟

贺天自嘲地笑了笑,而后轻轻呼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莫关山......”


TBC

评论(2)
热度(107)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