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ABO《唯独》1/2/3

为了还欠了大哈一万年的梗债而开的脑洞
里面撞车后被迫当司机的梗来自@污力大哈 
ABO
具体内容背景均有私设
主贺红,其他人全打酱油
贺天强Ax特殊体质毛O




莫关山是个O
但是
他不是一个正常的O,除了发情期外,他几乎不受任何A的控制、平时既不会被A的信息素所影响,也闻不到A的味道……
自从他分化以后,莫关山的母亲就总是担心这担心那,因为莫关山太野了,父母一个是A,一个是B,从小就没想过自己会分化成O,年少的时候每天和一帮A混在一起不说,还动不动就打架闹事,在学校里顶着一头橘发张牙舞爪的,所以当那一天分化检查查出自己是O的时候,莫关山是说什么也不信的...
于是也许是他的执念太过强烈,在第一次发情期之后他渐渐地发现自己跟母亲不断交代给他的种种O需要注意的事,他几乎都没有。
即使在发情期,他也没闻到自己的信息素味,他甚至不需要吃抑制剂,自己自慰一下,不超过3天就可以熬过发情期,并且也不会很难受。
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的母亲偷偷带着他跑了好几个医院,但是都没查出什么大问题,医生也只说他是腺体激素分泌少,天生发育不良,导致分化在了一个O和B的临界点,可以受孕,但几率相对会小很多。
认清这一事实后,莫妈妈还是很替儿子担忧,这以后,到底是嫁还是不嫁了?嫁是肯定要嫁的,但是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因为这样被人嫌弃呢?唉,可真是非常愁了。
于是除了一个月总是有那么几天,莫关山几乎就完全是个B,几个好哥们问他分化成了什么,他也只说自己是个B,这事除了家里人和亲梅竹马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陈寸,就再没有人知道了。
这个秘密一直被好好的隐藏了起来,只不过莫关山不再那么高调了,他慢慢收敛了自己,毕竟就算真的是个B,总是跟那些A混在一起打架什么的,都不是一件好事。
不仅没分化成渴望的A,还变成了个O...但是好歹上天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无法改变,就只能接受、好好利用这一点,装作是个B好好生活下去,就算一辈子不嫁,也总比那些动不动就被A控制的无法动弹的纯O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和觉悟,日子过得有条不紊的。
莫关山正常的生活着,装作一个B,没人任何人怀疑过他。


(1)
周末深夜的酒吧里灯光闪烁,莫关山在吧台卷着制服袖子快速晃动着调酒瓶,一条红发和白皙的肌肤难免惹人侧目,贴身剪裁的制服衬出他姣好的肌肉线条,虽然习惯了,但是一道道激光和喧哗的DJ还是弄得他有点头疼,今晚的“自由港”特别热闹,酒吧挺大的但是同时聚集了那么多强A,莫关山就算再怎么不受A信息素影响,他也能感受到这混杂不堪的空气里那沉沉的压迫感...
本来就已经够忙了,眼前一头银发的男人还趴在吧台上直嚷嚷,死活要喝他调的酒。
“操.....立哥,你看我这够忙了,等会儿还要去给那边充服务生、你就别给我舔麻烦了好吧”
莫关山皱着眉,不耐烦地给自己的老板把调好的酒给他倒进去。
银发男在闪光灯下嬉笑着看着他,琢了一口还吧唧了下嘴、
“唉,他们一群A,贺天又好多年不见了,说不上几句话、我又..一个B!实在不想跟他们玩,太压迫人了~他们喝的酒、那酒!这酒!啧啧!也都是一股子资本主义的腐败味,哪有你调过的酒好喝~”说着又咕噜喝了一大口,莫关山看看他脸色坨红怕是已经被灌了不少了,略长的银发遮住他的一只眼睛,金色的瞳孔已没了往日的清明。
这位蛇立哥是他大学里的学长,从大四父亲不幸在一次意外中受了重伤从此失去了工作能力之后,莫关山就放弃了读研的机会开始不停的找兼职、挑起了照顾家里的重任,在蛇立的推荐下他在他家旗下的一家酒吧当服务生,工资待遇也都不错,当然还好他体制特殊、除去卖的,不然普通的O,不仅没办法工作,还在这种信息素混乱、A出没众多的娱乐场所,怕是一天都混不过...
调酒也是后来无聊跟前辈学的,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挺有天赋,学着学着、平常来找他调酒的客人还不少,偶尔还能讨得几个小费,也算是多长了个本事。
不过他这几天已经找到了毕业实习,最近来打工的次数也不多了,今天完全是因为什么有名的大集团公子哥二少海归回来,搞什么接风洗尘会,他才被叫过来帮下忙的。
“可恶!这群该死的A...哥哥我!哥哥我也能找一群小O玩的好吧!就把他们能的!我也...我也...”
蛇立眼看着已经喝醉了,话都胡说一通意义不明,莫关山无奈地看着他趴在了吧台上...
“莫关山!!再拿几瓶jack daniels过来!”
“莫关山!快去B桌把水烟搬过来!”
“啧、”咋了下舌,松了下领口他绕出吧台,反正蛇立是这的老板,还轮不到自己管他自然会有人送他回去。
给予哥刚把水烟搬过去,他就赶紧又端上酒和几个空瓶子,绕过舞池去找刚刚在那群公子哥那招呼他的领班,一靠近舞池果然压迫感更重了、各种穿得花里胡哨的都有,莫关山闻不出什么味道,只觉得呼吸有点困难真想赶紧回家去、
音乐震得他东南西北都有些分不清,
混乱中,突然侧面有只手猛得拉过了他,他一把就被拽进了舞池里,两边的人居然还主动让开了?!受到这样的拖拽端着的酒和杯子劈里啪啦摔在了地上摔了个稀巴烂,一时间酒香四溢……
莫关山气得想打人!谁知道刚转过头去想看看是哪个找死的醉鬼突然拉他,他就看见一双近在咫尺的漆黑晶亮的眼睛俯视着自己,一股不寻常的气场像一张大网笼罩了他,那男人额前黑色的碎发落上他的额头,只是这一眼,就把人牢牢地吸进去、完全来不及思考他要干嘛、下一秒莫关山就被那人吻在了唇上、!
吻!吻了!
莫关山还在这股气场里颤抖着不知所措,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吻了?!
周围爆发出热烈的起哄声,甚至还有人鼓掌?!
男人琢着他的唇漆黑的眼眸盯着他珊瑚色的瞳孔,眼神里充满了魅惑和戏虐,莫关山看着他的眼睛感觉他似乎嬉笑了一下,嘴上一阵湿润!一阵滑腻的触感,他在蛮横地往他的嘴里...
操!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突然强吻他就算了!居然还还还....?!卧槽这可是他的初吻啊!搞什么!?
居然就这么被随随便便的!就!
莫关山终于反应了过来,猛地一个反手一巴掌扇了过去,男人躲闪不及似乎是没料到他会打自己又或者是喝多了反应迟钝,直接就被一巴掌扇的别过头去
“啪、”
巴掌声可真不小,在音乐声里分外突兀,舞池上一圈起哄的人都瞬间安静了下来……
男人缓慢的转过头,被几缕黑发遮挡的眼神透着危险,
空气凝固了几秒
“..........”
“...........”
“...........”
“哈哈.....!哈哈哈哈贺天!愿赌服输拉第一个路过舞池的服务生亲一口!!结果...结果被人打了一巴掌哈哈哈哈哈...嗝!呃...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个奶金色头发的男人先忍不住笑了起来,手上还拿着一杯没喝完的红酒,抖得洒了一地...
这一笑旁边惊讶的一群人又围了上来
“天哪贺少你没事吧!”
“...贺天.....”
“你知道这是谁么?!还想不想干.....”
“........”
叽叽喳喳中,
男人一脸无所谓的推开围上来的人,眼睛从头到尾就盯着莫关山,摸了一下被打了的左脸颊,偏了一下脖子,继而轻扯了扯嘴角。
“哈?这么烈?……看你这么可爱,刚一瞬间还以为你是个O呢……”
似笑非笑的脸,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神,过人的身高精壮的身材、加上这种强烈的压迫感、一看就是个强A无疑,这人就是蛇立说的今天在这办party的那什么天?
莫关山气得发抖、简直不知所云....A就可以这样随心所欲了么?更让他觉得害怕的是,从来不受A信息素影响的他居然会有那么几秒无法动弹,生平第一次,腺体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疼痛。
一定是因为在这群A里呆得太久了才会这样
感受了危险,莫关山不想再跟这群醉鬼多理论什么,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酒吧。

(2)
离开酒吧以后冷风一吹莫关山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果然是里面的信息素太过混杂
实在是无语,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想到刚刚那黑发的男人盯着自己的眼神,心里就直发毛。
“唉,算了”就当是被狗咬了,他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没了就没了,就是气不过,偏偏还不可能找这种人理论。受了委屈只得自己往肚子里咽进去。
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洗完澡莫关山疲惫地躺在床上,想了想还是拿过手机给蛇立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立哥,后天我就去公司实习了,就暂时不来你那打工了...人少的时候再叫我吧………还有我..打了那个什么贺,他应该不会找我麻烦吧?】

莫关山纠结的看着屏幕发了会儿呆。
仔细想想,还好那人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O,不然他堂堂一个A,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个O打了,肯定还会来找他麻烦、即使根本不是他的错……

第二天直到中午,莫关山才收到了蛇立的回复信息,信息很简单,大概就是说他们昨天都喝高了,都是误会瞎起哄,没事了。

虽然平白无故吃了个哑巴亏,但那A好像还挺大方的,莫关山不禁偷乐,他肯定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被O扇了巴掌吧!这么一想居然还有点得意起来,全当是扯平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随便拿了一件外套套上,莫关山哼着小曲走下楼从小区车库里开出了父亲留给他的银白大众,准备去洗个车,明天可以风风光光的正式步入社会去上班,这是他作为一个隐藏的O所获得的最来之不易的事了。
这车已经很多年了,即使现在日子变得不如以前,一家人还是不愿意把它卖了,每次坐进车里,看到前面母亲挂的平安福,他就会想起几年前父亲开着车带着一家人出去玩的光景,妈妈会准备好吃的点心放在饭盒里...
车外阳光明媚,车内放着歌...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惜现在父亲却只能躺在床上了。

(3)
洗完车看天色还早,莫关山掉了个头准备去新公司看看,找个停车位,明天早点过去,毕竟考完驾照还没多少开车的经验,倒车入库什么的也不太擅长,到时候耽误上班时间可不好了……
谁知开进产业园区商业街之后,因为刚好是下班时间来来往往车辆还不少,莫关山正打着方向盘往前一个小加速打算绕过一辆停在路边打着双跳灯不动的taxi,正前方居然有辆奥迪刚从侧面的大厦车库开出来,
强光照射在莫关山脸上
一阵恍惚刹车慢了半拍!

“呲.....砰!”

“呲.......------!”

完了完了!!撞上了?!
莫关山刹住车抬起头来,定睛一看、自己居然好好的,什么也没撞上......!
???
卧槽?
卧槽这个开奥迪的手速也太快了吧?!他居然在那么几秒的反应时间内完美的躲避开了他的车,让自己的车撞在旁边的绿化树上!
莫关山慌忙下车去看,大概是车太好,黑银的奥迪车只是车头有些凹陷,车胎好像被路障碎片扎破了车身歪在一边、
车上穿着一身黑西装的主人长腿一迈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打开车门走了出来,莫关山看到他的瞬间便停滞了上前的脚步、
这这这!靠靠!黑色的碎发下面一对深邃的黑眸...这么直勾勾的朝他看来...!左脸颊上分明还有一点点浅粉色的肿痕......这特么!
这特么不是昨天那个强吻他的混蛋王八蛋么!!
卧槽了真的了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我真是八辈子欠他了、
这都能碰上还出了事故、本来还想好好跟他谈,现在他该怎么办....?
莫关山又感受到这个男人朝他释放出来强烈的压迫感,不禁有有一丝心慌。
周围围过来一些看热闹的人,贺天单手拍了拍衣袖,点燃了一根烟朝他走过来,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不出情绪。
但在看清他之后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像是记起来什么变得充满玩味和笑意,
“哈?好巧啊?你不是昨天的那个....?”他语气轻松的像是在路边碰到老朋友而不是刚刚发生了一个小车祸。
“....切.....你,你想怎么样...”眼看着他靠自己越来越近,莫关山本能的退后了一步,想想又觉得很不服气,又上前了一步,结果跟贺天成了一个上下的对峙视角,贺天朝边上吐了口烟笑着说
“想怎么样?我都为了躲你这辆小大众,把我这奥迪撞成这样了,想你也赔不起吧?你说我要怎么样?”
“....你特么、明明是你先撞过来的!”
“哈、小红毛你这个B可真是我见过最有种的了,一定要我去调监控么?嘴巴这么硬,嘴唇倒是很软的”说着贺天伸手玩笑着轻轻捏了一下他的下巴还晃了晃。
莫关山一个巴掌拍开他作乱的手气得发抖,哪壶不开提哪壶!
贺天又抽了口烟若有所思的退了一步说“那要不这样吧,想你也赔不起我这车,还有你看看我这脸、昨天喝多了一时失了分寸,不过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那也是你.....”
“我看...要不这个月就由你来接送我上下班,我就不要你赔偿我的损失了..”
“草!放你妈狗屁!明明!就是!你突然开出来!才撞的!”

“..........喂我说、”
“小红毛?我都这样让步了还说这种话?调出监控你想看看到底是谁要撞上谁?你超车压线我没撞烂你的车是我技术过人,救了你,你不感激我,赔偿我,这么划算的和解方式你都不要?”

莫关山一时间被他绕的脑子有点糊,总觉得他话有问题,但又好像没问题不知道该怎么理论。

“草、爱谁撞谁撞!反正我不去!谁要当你的司机啊我很忙的好不好!”

“你敢?”

“呵、我这暴脾气、别以为你多了不起,昨天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莫名其妙!你车技这么好你怎么不来个飘逸绕过那棵树啊!或者从我车上飞过去啊??还赖我头上!”

莫关山觉得这人一脸笑眯眯说出来的话简直蛮不讲理,提出来的要求也莫名其妙!像头恶狼!

警察过来做完笔录之后,因为两方各执一词,警察便叫他们先各自回去,等查完监控再做处理。

莫关山签完字留下电话号码便头也不回地打开了自己的车门准备走人,贺天修长的一双手阻止了他关门,莫关山忿忿看着他,贺天对着他眯了下眼,周围瞬间空气都冷了下来,莫关山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一股丝丝缕缕无法令人忽视的压迫感,他肯定是对着自己释放信息素了,是想让他害怕?威胁他?

“小红毛,别惹我生气啊?我真不想刚回国就碰到那么多糟心事,你好好考虑下吧,你不会真想要赔我修理费的....你是个B,我又正好缺个司机,你又是蛇立的朋友...”

莫关山皱起眉瞪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贺天释放的信息素威胁下居然又觉得几分无力,虽然什么也闻不到,但是腺体无法忽视的传来一丝疼痛、这个男人真是太危险了!一定要离他远一点!他努力稳住自己不颤抖,给了他一个嫌弃的中指,语气已经没之前强硬。

“我再说一次、反、正、我、不、去.....!”

结果都还没出来呢!谁知道公安那边会不会让他背锅啊!现在就答应,自己岂不是成了傻逼自己赶着背锅送狼嘴巴里??

贺天叹了口气松开了手轻轻笑了笑

“不,你会来的”

“神经病!”

贺天站在路边等着拖车,看着他绝尘而去开进夜色里。

“哈哈,这个B...真有胆量,还有意思,又可爱?……”

不过刚才霸着车门的时候他好像闻到一丝丝不明的香味,是他的错觉么?

贺天思索着。

TBC

不懂交通规则!剧情需要私设的hhh👀谢谢!

评论(24)
热度(968)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