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29/30

周末愉快,我们来开飞车🚗
身寸尿预警...雷的自避
(29)
莫关山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厕所,明亮的灯光下,他看到镜子里双颊绯红的脸,眼睛里满是狼狈。
他定定凝视着自己,胸口剧烈起伏着,从心底泛起的,却是对贺天的愤怒和难以启齿的欲求。
放出冷水莫关山拼命冲洗着自己的脸,希望得到几分清醒。
实在是太蠢了
为什么会被搞到这种地步?
(没什么,互相需要吧.....你觉得我是玩玩?)
(.....要是让他知道你是故意撞他的车的...)
意外听到的真相宛如一阵寒风吹进他的肺部,每一次呼吸都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他?
果然一开始他就没有做错任何事,他真的没想到,连车祸都是他故意安排的,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为什么偏偏要是他碰到这种事呢?就因为他打了他?他们明明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高高在上活在社会顶层的强A,而他是这般偶延残喘伪装着的O,过日子已经够难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都是因为碰上他,原本计划里一帆风顺的生活变得一片混乱,欠下巨款,每天提心吊胆,不仅受制于人,身体也变成了这副样子……?!
最可悲的是现在他才意识到,
自己似乎连心都动摇了……
他不懂他,似乎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那么贺天对他的温柔也都是假的么?
方才调酒时,他摸着自己的手停留在静脉的触感他还记得,眼前还有他的笑,他说那是他们信息素融合的味道……
他死死握着拳头,
(车部分完整内容见评论链接)

(30)
简单收拾了一下,贺天把莫关山整个人连头裹进自己的大衣里打横抱了出去,这才发现酒吧里的人几乎都被他交配时释放过多的信息素给吓跑了,蛇立也不知所踪,
操...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算了,到时候再联系他。
一看时间,已经都快半夜3点了......
抱着莫关山走过深夜静谧的街道,贺天拉开副驾驶车门,把座位放倒,把人小心翼翼地放上去,拉开点衣服把他的头露出来,发现他还在浅浅地喘息着,一副好像受尽虐待了的样子……
贺天颓然捂了捂心口,感到几分燥热,亲了下他的额头关上了车门。

午夜的路十分地顺畅,想着路近一点要不回自己的住处算了,可刚开到楼下车库口,他就猛地发觉周围有几个异常的Alpha的气息?
这个点也不忘盯梢?又来?
贺天冷笑一声,
毫不犹豫地,为了保险起见,他调车转头就走,往莫关山住的小区开去。

—————————————————

第二天中午

安静的小屋子里,厨房冒着腾腾的热气。

贺天端着碗粥,毫无防备地打开房门,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枕头劈头盖脸砸了个正着。
手抖了一下粥洒出了一半粘在他昂贵的西装外套上,一头光泽的黑发也被打乱了,他叹了口气掸了掸衣服,把碗放到一边。
“........”莫关山怒视着他,充血的眼睛里满是控诉。
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沉默。
贺天捡起地上的枕头朝他走过去,
“别过来!”
他心头一颤、

“一开始....确实是我故意的”

“我记得我也跟你表达过我意思,我是需要一个你这样没有任何身份又不会出卖我的人掩护我出行...我需要你,你正合适。”

贺天淡然说着,脸上的表情五味陈杂。
诚然,从贺天嘴里亲口听到这些话,比从蛇立嘴里听到更让他清醒。
“哈哈....真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沙哑的嗓音让贺天听着很难过。
“不是,本来是想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一笔钱,只是我没想到你...”
“没想到我还能操是么?”
贺天听着他的话皱起了眉,脸色阴郁
“那么既然你是故意的,那笔害你撞坏车的补偿金我该也不用赔了吧?”
贺天按了按太阳穴
觉得有头痛,心脏也密密麻麻地刺痛,第一次有让他觉得手足无措的事。
“莫关山,我从来没想过要你一分钱,我不是真的要你赔我,也不想看你的身体这样”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贺天,你把我当什么?!”
当什么......
贺天突然就面露难色地抓住了他的肩,他死死看着他的眼睛,眼里满是他读不懂的东西,他抓得他胳膊生疼,
“嘶....”
贺天放开了他,
“你感受不到我对你的好么?”
“.....我不需要”
“那么你又把我当什么呢?按摩棒?”
碰一声,莫关山气得一拳打了过去,贺天也没躲,随他打在脸上,慢慢把头转回来,抓住他的手,贺天捏住他的下巴就吻了过去。
牙齿嘴唇激烈地碰撞,血辛味四散,反抗之下贺天只好放开他朝床边的垃圾桶里吐了一嘴血沫。
再次抬起的眼神充满危险,出于属性的本能他害怕地颤抖,努力说出最后二个字
“你走....”

贺天冷笑着站起来,“真的要我走?”

“走、”
“从我家,出去....”

贺天沉默了,脸上颓然失去了一切表情,他愣站了好一会儿眼神空洞不知想了什么,然后他从衣袋里掏出了那串车钥匙放在他的床头,
最后看了看他,转身朝门口走去,走一步说一句

“.......这段时间代驾的工资我会打到你卡上”

“我帮你请过假了”

“我试着煮了粥不知道好不好吃,你饿的话可以吃”

“昨天的临时标记应该又能撑一段日子,记得吃药不要动不动用抑制剂,实在不舒服……可以........打我电话...”

“别跟身体过不去”

“休息吧”

贺天用淡然的嗓音冷静地吩咐完最后一些事后,替他掩上了房门。
莫关山听到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TBC

我在想我会不会写得很雷?😐

评论(26)
热度(348)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