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35/36

靠...真是太难写了、bug请无视,下一回该干嘛看完你们就都知道了👀

35
“后面有2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刚上高速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同路,可我换了道他们还是一直跟在后面....!”莫关山惶恐不安地朝贺天看了一眼,却发现此时贺天的表情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跟他说话的轻松,整个人肃杀而阴冷,他侧头看向后视镜,黑瞳微缩,
“加满档....只管往前开”
莫关山敏感的觉察到贺天的变化,熟悉的压迫感阵阵袭来……他只得照他说的做,车速一加快,他更紧张了几分,死死盯着公路飞驰,可后面几辆车非但没甩远反而也加速跟了上来,这就非常明显了。
“不是二辆...有三辆”
“....卧槽?他们干嘛跟我们?是不是认错车牌了?还是你仇人?”莫关山这才觉得贺天远比自己想象的还危险很多!
“..........可能吧......现在只能先试着甩掉他们”
贺天欲言又止,说着降下几厘米车窗,飞驰下的汽车带起的寒风从缝隙里蜂拥而入,还有浓烈的异样感,冷得莫关山打了个激灵!
“傻逼你要干嘛!”
“噓……”贺天靠在缝隙口嗅了嗅,然后快速把那车窗又升回去。
“不行……有几个强A”
“难道你不是?”莫关山开着车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紧贴着一辆大卡超了过去、紧跟其后的几辆黑车被迫拉开了一段距离,随即又重新跟上。
“但是他们至少有三个强A,不知道目的不能贸然跟他们杠,不然你怎么办?”
莫关山无语凝噎,紧绷了神经继续踩油门左右打着方向盘,灵活地超车绕行,似乎对贺天好像嫌他拖累自己的话语感到很不满。
“哈,什么时候车开这么好了?”贺天想起最初他们的“意外车祸”,有几分诧异。
“切!那是平时没发挥的空间.....”
“砰—!”莫关山正紧张又兴奋,一句得意话还没说完,一颗子弹居然在他又一次超车的时候擦碰过车窗!
“?我靠?!!他们还有枪......枪?!?”
“操...”贺天露出凶恶的目光一拳捶在了门上,
“在前面岔路口左拐!往环山公路上开...看来今天是去不成了”
“当心!!往右闪!”
方向盘一个猛打,
“砰砰—!”又二颗子弹划过车窗,这次击碎了一个后视镜。
贺天愤怒地解开安全带转过身从后车窗查探。
离开了主车道后路宽变窄,更是越发难开了,现在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莫关山的理解范畴,他不禁开始感到害怕和茫然,后面紧跟的车如鬼魅幽灵一般如影随形,强A带来的压迫感开始让他呼吸困难起来........
“喂....我说!这样不行的!要被追上了!”
“换我来。”
莫关山膛目结舌,“卧槽你知道现在多少车速了么!怎么换你来???太危险了!”
“什么怎么换?就直接换,你从我身上过去,趁现在还是直道,快”
真是疯了……
莫关山深深怀疑今天是不是要被贺天害死了!
可贺天已经一只脚伸了过来,无奈调好方向松开方向盘他转身从贺天身上翻过去,紧密交叠的瞬间他感受到他异常高热的体温,两个人脸一下子贴的很近,莫关山看到他额头细密的汗珠……他明明还在发烧!感受到他的迟疑,贺天投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搂了下他的腰拍拍他的屁股。
两人飞速地换好了位子,掌握了主控权的贺天双手一搭上方向盘就一脚油门再一次加速,全身散发出Alpha强大的气场,骨节分明的双手因为用力而青筋突起,狭长的双眼泛着阴狠的凶光。
这样的贺天陌生而叫人无法逼视,令莫关山颤抖起来,又避开几颗子弹,贺天径直往环山公路上开了上去,
“莫仔,低下头系好安全带”
莫关山听话的系好安全带蜷下身,此时车外的风刮的更猛烈了,天色也暗了下来,大有暴雨即将来临的迹象。
他知道贺天要往环山公路上开是为了利用弯道的转弯来甩开他们,可贺天的操作远比他想的更加可怕,以至于他的汽车根本承受不住这般职业赛车般的开法!又一个转角贺天猛得往反方向狂打方向盘,一脚踩下去,车胎在地面摩擦发出一阵阵撕裂般刺耳的巨响!尘土飞扬,为了不减速行驶连续激几个漂移下来后面的车开始渐渐被甩开了一段距离,可与此同时贺天也发觉莫关山的车可能撑不了多久了,汗水顺着他的额角流下来,一阵头晕。
没过多久后方紧追不舍的引擎声越来越大。
莫关山心跳如雷。
“...怎么办!又要被追上了!”
贺天有几秒钟完全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然后莫关山看到他突然轻扯了一个冷笑自言自语道
“呵,这么多年了,看来这次是真想要我死,好啊”
“.....贺.....贺天?”
随后一双满是湿汗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贺天用力捏紧他,转过头用坚定而深情的视线看向他琥珀色的眼睛,仿佛能贯穿人心的目光深深震慑了他,莫关山无法移开眼,失去血色的脸颊开始发热,他急促地呼吸着。
“小莫仔,你相信我吗?”
“.....你要.....做什么?”
“真不想把你卷进来....但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我。”
“砰——”又有一颗子弹射穿了后座的车窗,眼看着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了。这些年来的努力都将付之一炬?
当然不能。
他还有要做的事,想守护的人,渴望的真相,不可能就这样认输了。只能这么做了。
“别怕,抓紧我,拉住安全带”
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贺天滑出一道弧猛踩油门利用惯性抬起了车头,刺耳的撞击声下,公路的防护栏被一下子撞开了,
莫关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傻逼!!你特么是不是疯了啊啊啊——————”
巨大的冲击之下,莫关山想着,
这辈子碰上贺天真是太倒霉了。

汽车整个飞驰下了山坡。

36

此时的刹车系统成了取胜的关键,贺天一路环山而上每一次漂移,都随时观察着道路两侧合适的坡度,在保持不翻车的前提下,撞开护栏顺坡飞驰而下,一边刹车一边利用惯性,瞬间淹没在夜色和枝桠树干里。
然而上面的人怎么看都觉得他是车打滑失控掉下去了……瞬间乱了方寸。
一身筋肉的黑衣男子下车呼出一口烟,在撞开的地方往下看了看,拨通了一个电话。
“薛夫人,人没追上,车掉下山路了”
“什么?!那他死了么?”
“不清楚,现在一时很难判断,而且车里还有另外一个司机,也一起掉下去了”
“别人我不管,给我确定他的死活,马上安排人下去搜”
“这难度有点大,夫人,可能要明早才能安排到位”
电话那头被称为薛夫人的女人陷入了沉默,随后她深呼吸一口气冷漠的声音再次传入黑衣男子的手机。
“废物,你们3个强A还追不上他一个?!养你们干嘛吃的?!赶紧去安排!还有这事不要先不要给贺呈知道,管好自己的嘴”
山边石头滚落,惊起几只惊慌失措的鸟儿。
——————————————————————
突入的汽车打破了山林的平静,阵阵擦碰声后汽车熄火,一切又归于寂静。
贺天朦胧中失去了一会儿意识,直到听到耳边莫关山哽咽着一声声叫着自己,还有那好闻的薄荷芳香
“贺天....贺天....你没事吧?喂?贺天....贺天你醒醒卧槽……别吓我”
难得听到他除了做爱时以外无助又可怜的哭腔,真好听。虽然有点过分,但好听的他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他装死。
最后缓慢减速撞上那两颗树的时候,贺天本能地拉住了莫关山整个搂进怀里,持续撞击下玻璃碎裂飞溅,滑行中不小心割开了他的一边胳膊。瞬间血流如注,腥味弥漫开来,然后安全气囊把他们二人死死压在了一起。
“...贺,贺天,你说话啊?别死...贺天.....”
莫关山小心翼翼地摇晃着他,哽咽着叫他别死。
哈....好可爱啊.......不禁有点开心。
然后终归不忍心他继续哭下去,
“白痴,我活着呢……”
贺天撑着椅背抬起头来,看到哭得一脸绝望的莫关山欣喜又愤怒的眼神。
“靠.....我差点就以为你挂了”
莫关山缓解着自己过激的情绪。
“你这个神经病!你想死能不能不要带上我??”
贺天内疚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想给他擦擦眼泪,结果自己的手抹了他一脸血……
“我不想死啊....你没事就好”
“……你受伤了”
“一点皮外伤”贺天说着直接从撕坏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料,扎住胳膊两三下就缠住了伤口。
推开安全囊两人从车上爬下来,周围是一片幽深的树林,阴冷潮湿,此刻下着细密的小雨。莫关山看到自己饱受摧残后残破的汽车,心疼的不行。
“靠,我的车....”
贺天挠挠头,“抱歉,我赔一辆迈巴赫给你,S级的,好不好?”
“迈你巴个头!混蛋你知道个屁,这车是我爸辛辛苦苦...唉”
“对不起......”
看着他好似沮丧的样子,莫关山无奈,这两天贺天诚恳的叫他难以生气....
没办法,于是他们又钻回了后车座。
“现在怎么办?那些人是谁啊……”莫关山满脑子疑问。
贺天摸摸口袋,发现手机不见了,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就叫莫关山打个电话给自己。结果不仅没信号,他居然还说自己把他拉黑了……
好吧,有点生气,这小红毛还真是记仇....昨天要是没去找他,怕是这辈子也会理他了……这样一想反倒庆幸了。
“今晚先这样躲一下吧,他们肯定会搜山的,等雨停了天亮了我们再出去”
“这里安全?”
贺天随手从地上捡起一片飞进来的树叶。“知道这是什么么”
莫关山摇摇头,
“这是辛南叶,抑味剂的原材料,这里满山都是辛南树,在这种天然屏障下,闻不到任何信息素味,他们不可能一晚上找到我们的”
“所以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要这样”
贺天犹豫了会儿,随手抽了点纸巾去擦刚刚自己不小心抹到他脸上的血迹。
“是我哥的母亲....”
“啊?那不就是你妈么”
“呵,不是,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被这个女人害死了。”
贺天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沉很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里却是愤怒与苦涩。
“但是,我没有证据”伴着凝重的呼吸声,贺天继续说道,
“我哥,比我大8岁,不过他也只是想控制我做他的傀儡,这么多年来虽然他不至于想弄死我,但是有他妈在,我的日子永远不会好过”
莫关山第一次听贺天说自己事,好像在听什么300集家庭伦理电视剧...难以触及以及悲哀。相比之下自己好像过得比较幸福....
“啊....那你爸爸呢?”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莫关山有些尴尬。
“我爸.....哎,不说了,等我们出去了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吧,我现在好难受,不想说这些烦心事,我快热死了”
贺天擦干净了他脸上的血渍,顺便压住了他搂了上去,把头埋在他脖子边嗅。
“操!不是....你难受个屁,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在摸哪里啊……!”
贺天搂着他充耳不闻,撩起一角衣服,手指从他的背后插进裤子缝里,摩挲着他的一节尾椎骨。
“靠.....你还在发烧,别”
“想要你...”
“啊唔.....”
贺天见他没再怎么反抗,放纵着自己从他的脖子根亲到脸颊,然后吻上了他的诱人的双唇。
“我觉得我是发情了毛毛....你的味道太多了”
“嗯..嗯....”
贺天碰到自己的地方都烫的要命,缺氧的难过麻木了莫关山的神经中枢,张开嘴想拼命呼吸,得到的却是从他火热的嘴中蔓伸过来的舌头,它不断在他口里翻转、逗弄着,似乎想得到些什么。
无法逃离,要失控了。
身体猛然跟着他发热起来。静谧的环境里,他清晰的听到贺天絮乱的心脏鼓动声,他紧紧地搂着自己,根本躲不开他的怀抱,又或者,是自己不想再推开他了.....

TBC

评论(12)
热度(257)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