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贺红】《唯独》(ABO)41/42

(提醒:⏰玛丽苏再次预警.....)
41
贺天一向浅眠,昨天又如愿以偿地“吃”了两顿,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天没亮透就又精神奕奕的醒了。低头看看怀里的人,一头柔软的小红毛被他搂得四处乱翘。不是梦,这人还真的跟着自己了,他居然有了自己的omega...贺天在他额头印下一吻轻轻坐起来,点了根烟把昨天新买的笔记本和手机拿到床上,一边用手机看新闻,处理起了事务。
果然前天没赶到的项目已经被贺呈接手了去,本来安排了蛇立实行方案B去试一试,看来是没赶上。打开几个账户的邮箱各种邮件蜂拥而至,只是消失了一天罢了,找他的人已经多到应接不暇。
他优先点开了陈寸发来的邮件,短短几行字简洁概要,贺呈还没有发现他失踪了,这样看来薛家果然又擅自行动了,那个女人,口口声声为了贺家,多年来不过都是为了满足自己那扭曲的心。还有她那个弟弟,明明已经占足了股份,还整天对贺家的资产虎视眈眈...
读书的时候贺天还经常受到父亲的照应,虽然因为母亲的事贺天常年不愿与他过多接触,可这几年劳心伤神,父亲身体抱恙,去年手术后便一直昏迷不醒,虽仍把持着董事长的位子,实则临时控股权都被薛家和大哥贺呈攥了去。
贺呈表面上跟自己做足了兄弟,可实际上还是在两方牵制,向来对自己是冷漠严肃,还企图控制他听他的话。
他一点也不感激,这种拖延控制的虚伪手段,贺天嗤之以鼻,这比直接把他撵出贺家更加难熬。
大概是最近对薛家股权下的几个产业动作太大,薛家已经彻底起了疑心,可这次对自己的过激行为反倒因祸得福给了他更大的自由空间。他从来不是一个被动的人,不再是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这两年靠着四处私下开户在HA投资增股,三三两两加起来已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只是他隐藏了太多身份混淆视听,让他们并无过多察觉罢了。
还差一点……就差一点了,这几个月很关键,不成功便成仁,绝对不能被他们揪出来。等自己有了足够的筹码,才能够查出当年母亲意外身亡的真相,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思绪忽远忽近,抽了几根烟处理掉一些紧要的事情,贺天这才发现莫关山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醒了,略微红肿的双眼迷迷蒙蒙地看着他,贺天忍不住又低头去吻他的小嘴,被莫关山一个翻身拒绝了,顺带还“呲”了一下,好像牵扯到了哪个不可言说的地方。
又生气了?
贺天赶紧把电脑拿开顺着被子去搂他,莫关山不悦地在被子里扭了扭,
“.滚蛋..靠、好累....你简直不是人”
“噗...”
贺天贴着他努力忍着笑不给他发现,蹭蹭他的后脑勺,手从被子里伸进去。
“那你再睡一会儿……我给你揉揉”
“妈的别碰!..”
窗外天彻底亮了,温暖的晨光洒在他们松软的床铺上。
——————————————————————
莫关山扶腰涨红着张脸怒气冲冲走在前头,贺天把两张房卡往前台一扔赶紧追上去拉他。
“小莫仔你要走哪去?我们的新车在地下车库,走这边..”
“我要回去了,你自己一个人玩你的逃亡游戏去吧”
贺天一把环住肩把他往电梯那带,贴在他耳边轻声说“好了,老婆....我这几天保证不碰你了,都怪我,不仅吓着你还累着你了”语气一派怡然自得毫无反省的意思,说出来的话还特别不要脸。
莫关山气急败坏地用胳膊肘顶着他,一路骂骂咧咧地被贺天架进了电梯.....
“卧槽啊啊!!不准这样叫!你特么@¥“$&%#……”
“我哪里叫错了……你昨天都叫我老..”
“啊啊啊啊啊啊啊—住嘴!”
贺天被莫关山糊了一嘴巴子,心想这人怎么怎么干都还那么一股子害臊的纯情劲?却不知是自己脸皮太厚。两个人你拖我拉的,总算到了地下车库,结果转瞬间一辆银色的迈巴赫便驶了过来停在了他们面前,莫关山看着这闪亮的车懵了。
车上走下一个灰色头发的青年男子,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穿着得体的制服文质彬彬地向贺天和莫关山各鞠了一躬,随后他拿出一个袋子递给贺天,
“梁董,车内文件都在里面了,请问接下来是否需要我代驾?”
“梁...?”贺天捂住莫关山推着他就往副驾驶去,把他塞了进去,然后自己坐到驾驶座关上了车门,摇下车窗贺天礼貌地笑了笑
“不必了,辛苦你把这车开过来,你可以走了”
“好的那梁董您慢走,祝您生活愉快”
贺天一路心情愉悦地开向自己的私宅,莫关山跌坐在副驾上安全带都忘了系,老半天缓不过神。
“怎么样,小莫仔喜欢么?这车就给你了”
“我不要...!”
“你不喜欢么?不喜欢也没关系,到时候车库里还有很多别的款,你自己去挑,我的车都给你随便开。”
“不是这个问题!我靠!你等一下....这什么情况?什么梁董...”
“你不是看到我昨天那堆身份证了?一个伪身罢了,反正到时候协议书一签都是我一个人”
“........”
卧槽啊!这人哪里是逃亡,简直是在度假吧?
等贺天把车开进了私宅小区,停在一幢三层式装修精致的别野门口的时候,莫关山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确定你这样不会太招摇了么……”
贺天关上车门搭上他的肩膀,“小莫仔,敌在明我在暗,他们现在已经查不清哪个是我了,我那些身份,基本都无需抛头颅露面,一时半会儿是注意不到我这个“梁董”的,我当时会那么做,何况还带着你,自然是考虑了后路才那么做的,躲躲藏藏,反倒惹人生疑”
贺天说得头头是道,莫关山无力反驳。他之前还自己在那想着跟贺天患难见真情什么的,结果对贺天来说哪是什么难?这几日拉近的彼此的距离,在这一刻好像又有些离远了开去,贺天的世界跟自己的差距实在有点大,大到他不是很理解,甚至他都听不太懂贺天在说些什么。
“怎么了?不喜欢么?不喜欢我们可以再换个地方住”
“不、不用了...就这吧”他真怕他要是说不喜欢!这人下一步就带自己去什么私人小岛之类的了!电视剧不都这么演么!什么《总裁在上》《总裁的天命娇妻》《一吻锁爱》........
莫关山脑子里飘过一排以前无聊的时候偶尔在电视上看过的八点档玛丽苏无脑肥皂剧....脑子就阵阵抽痛,能给他憋出汗来。
贺天欣慰地捏了一把他的脸,莫关山闷闷的也没说什么,脑子里还全是那些狗血桥段,刷开密码锁打开了大门,敞亮的屋子再次震撼了他,简约的现代风格,家具都以黑灰白为主,彰显了主人的性格,厨房是开放式的,各种厨具一应俱全,略过客厅是一排采光极好的落地窗,外面有一个清爽的小庭院,顺着设计别致的楼梯蜿蜒而上就是卧室书房和客房,再往上是阁楼储物室。这样好的房子,自己那点工资可能这辈子都买不起吧……
“放假的时候我偶尔会来这里,不过都是我一个人,你是我第一个带来的人”
贺天牵着他上下看了一圈,然后那双黑亮的眼眸深情地注视着他,两人站在客厅中间,莫关山还在左右张望,贺天把他的一只手拉到自己嘴边,在那个可以套个什么东西的地方落下一吻....“等我把那些事解决了,我们可以一直住在这...然后生几个宝宝,要是你觉得无聊...我们还可以再养条狗什么的......”他眼里闪着难掩的期待,惹得他一阵鸡皮疙瘩又不敢对视。
“傻逼么...你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嗯?是啊,我一直想的很美”
看着莫关山倔强地皱着眉抿抿唇,却不自觉微红起来的脸,贺天终归又忍不住吻了上去,好在他没有推他,唇齿相依的幸福感令人眩晕,莫关山那已经习惯了被贺天用力抽插的身子似乎反而受不了这种过于温吞的折磨,闻着他的信息素,他被吻得站不住脚跟,两手死死抓着贺天的胳膊,陷进了他的怀里。
“唔...靠,你说了不做..”
贺天轻轻啃着他的唇接着像是记起什么似的马上乖乖停了下来,抵着他的额头,环着他的腰一条腿撑着他,声音低沉而撩人“我又没要做……你有没有发现你变得更敏感了?我现在哪儿都不能碰你了,随便碰碰你你就站不住了”
“滚...”嗔怪的语气下莫关山随意地拍了一掌呼他脸上,别扭地转过头去。
他前面的那些话太过动人,在这样好的氛围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莫关山依稀间跟着他的这些臆想回忆起曾经自己小时候幸福的一家三口,不是那么富有,却简单而快乐,节假日会开着车去旅游。
然后他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家里的压力越来越大,生活不再轻松如意,他分化成了一个体制奇特的omega,父亲又失去了工作能力,不知不觉中,他开始学会了不断地压抑自己,压抑自己的性别体征,压抑自己的情感,压抑自己的渴望...努力学习、工作、收敛脾气,去适应一切,强迫自己极力过着自认为最适宜的生活,等发现的时候,这些全部都已成了一种习惯。
要改变一种习惯是很难的,可是现在,眼前这个人却正在一点点改变他,解开他的心防,让他开始试着不那么压抑自己,低下头时他也会忍不住想,想要那样一个家,幸福快乐的,彼此尊重,真诚相待....
那么这次他可以相信他么?
忐忑不安中,他和贺天异常舒适的“逃亡生活”就此开始了……


42
接着当天下午两个人便再次携手逛起了商场,从衣服裤子鞋子到内裤、毛巾浴巾牙刷牙膏拖鞋沐浴乳,贺天带着他疯狂购物煞有把商场都搬空了的架势、莫关山全程心惊胆颤地看着他刷卡、刷卡、刷卡、是打从心底里觉得浪费,可是两个人突然这样出来,确实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那房子贺天以前也是跟住酒店似的偶尔去去,里面根本就不是个配套完整的家,也就那些家具用品罢了。
在半被迫下,不仅买了一大堆衣物生活用品,内裤还一定要买一样的,美名其曰“裤随夫穿”
???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把这些东西搬回车上以后,贺天终于推着篮子和莫关山在地下超市大卖场进行最后的买菜步骤...
“小莫仔你累不累?”
莫关山正在那挑芋头,回头一看那堆满笑容,脸都短了一截某人,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操,我说了你少买点没用的东西我就不累了!真的太浪费了!”
“还会骂人,看来不累”
贺天充耳不闻,又笑眯眯地从旁边的货架拿了几个称好的精品杏鲍菇扔到车篮里,嘴上还喋喋不休地
“小莫仔,我还想吃你那个杏鲍菇炒五花肉”
“小莫仔我们回去先烧哪些好,这个排骨可以留明天炒..”
“小莫仔.......”

“小莫仔,你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就像结婚了一样?”

莫关山一听这句唬得手一抖,刚挑的几个芋头滚了一地、脸从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耳朵根,
“结....”
贺天心里直绕绕,凑过去揉他的头,“你这是害羞了?”
“结你个几把头啊!结..操、”莫关山上前一步扯住他的领子轻声威胁“你少说两句会死吗?啊?闭嘴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很多人在看我们啊?你真的不怕被人发现你的行踪?”
结果贺天顺势贴着他耳朵,热气喷在他耳朵边,“别人看那是因为我们好看,你都不知道你挑菜的样子有多好看”
心好累,感觉没办法好好说话了,莫关山不想再继续理睬他,这人不要脸的程度也真是超乎自己的想象,一会儿正经一会儿耍流氓,唉。他快速地继续去拿一些蔬菜肉食,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嗡嗡...”
贺天正开心得紧,简直快飞上天了,一个电话响了起来,他一面跟着莫关山勤勤恳恳地推篮子,一边淡定地拿出手机,一看是个熟悉的号码。
刚接起来那头就传来不屑和充满调侃的声音,
“哦哟,我尊贵的贺二少,你这不给我发邮件我还真要以为你带着莫关山殉情了”
“呵呵,感情我们活得挺好让蛇大少爷失望了?”
莫关山听出他是在又在跟蛇立通电话,想起之前这二个人一起坑他那事,不禁多瞄了他几眼,心里不知什么感受...这二人整天计划着什么呢……不会又扯上他吧?
贺天发现莫关山在盯着他看,也不忌讳,继续断断续续地跟蛇立讲着电话,语气还挺自在,“上次那项目丢了就丢了,我也没指望靠你能吃得下来,你还是帮我把薛家那几个股东的地下产业链盯紧了,有什么露出的马脚马上告诉我....嗯...对,那边你别管....我已经联系过,嗯可以,那就先这样”
打完电话,菜也挑的差不多了,莫关山又一脸不悦闷不作声地排着队,晚上的超市里人非常多,收银区简直人挤人,好些个人都带着口罩捂着嘴,空气里混杂的信息素此刻肯定叫人头晕恶心,好在他除了自己跟贺天的,根本闻不到。贺天紧贴在他后面,偷偷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还隔着衣服捏了捏他的肚子,下巴贴在他耳朵边。
莫关山浑身一颤反手就是一个手肘顶过去,他拼命压低怒气的声音“混蛋你干嘛?放开卧槽...”
“毛毛你刚刚是不是吃醋了?不喜欢我跟蛇立打电话?”
“你神经病啊?我干嘛跟他吃醋吃你个鬼啊神经病快松手……”
“那你干嘛一脸怨气的看着我?”
“我没有、靠...我只想赶快回去了行吗贺二少?你松不松?”
二人几乎一前一后脸贴着脸在人群里窃窃私语,莫关山紧张又尴尬,拼命抠着他的爪子试图让他松手,结果贺天却反拉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揣进了兜里。
“我不松、”
“你放心,我再也不会骗你了...”
“虽然一开始让你对我的印象是负分,但是只要用加法一点点加回来不就行了?”
贺天那沉稳的声音,紧密缠绕着自己的信息素,都无一不让他心跳加速。是啊,这人总是那么自信.........老在那杞人忧天、胡思乱想的人,都是自己。
可这种在意的酸楚,还不都是因为喜欢么?
潜藏在胸口的情愫叫他呼吸困难,莫关山没有说话,他用手指甲用力掐了下他紧握着自己的厚实的手心,像是发泄了什么。
“呲...”
贺天呲着牙用下巴戳了下他的后脑勺以示反击。
TBC

评论(12)
热度(315)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