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贺红】《唯独》(ABO)44/45

情人节快乐!贺红久久~

44

(是甜🚗,见评论链接🔗)

45

自那天之后两人之间仿佛又打开了什么开关,动不动一回头一个眼神就能就抱在一起,在哪贺天都能突然抱着他又亲又啃地做起来、什么厨房浴室沙发客厅阳台在整个房子里做了个遍、就差书房和阁楼储物室。他们明明就不是来发情期,却做的跟发情期似的……这样激烈的感情,让莫关山一度觉得自己可能快被贺天搞的米青尽人亡了。
每天都扶着腰迷迷蒙蒙的,困的不行。有几次贺天实在忍不住,想射进来,莫关山心一软也就随他去了,事后吃两片贺天给他的那个白色的避孕药片,吃着吃着,贺天每次看着他吃,就一副委屈巴巴好像虐待他儿子似得反应,搞得莫关山都产生了罪恶感。心想要是真的怀了……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唉。但他们连家长都还没见啊。
可这些还是得等贺天把他那些破事解决了再说了。
另一方面,上次的事情之后,贺天安插过去的陈寸果然不再发消息给他,查探了一番公司内部的改组动向,贺天意识到贺呈大概已经发现了陈寸其实是他安派过去的一枚棋子。然而下午接了蛇立一个电话之后,他反而开始不明白贺呈下一步想要做什么,之前买下的陈寸家那块有托儿所的地,蛇立居然说现在被贺呈吃走了?他要抢那地干嘛?因为担心贺呈的动作有所不利,蛇立一面盯梢着那块地的流向,一面试着帮他把那块地抢回来。
几天之后贺天觉得事情更不对劲,按他对贺呈的了解,他根本没有必要做这件事情,完事之后还只是占了那地的所有权,并没有采取其他任何动作,本来他还在怕贺呈会对陈寸不利,可是也没有,甚至他在公司安排的人有拍到贺呈带着陈寸去上班了?陈寸可是个omega啊……怎么能带着omega去上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背着他陈寸倒戈了?他有这个胆么?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好歹说明他还是安全的,这样毛毛应该不会生他的气……毕竟再给他点时间他还是能把陈寸给救回来。何况其实这事本来就是个巧合,可是发展到现在这样,贺天还是拿不准莫关山会不会跟他置气,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找个机会趁早告诉他比较好。
紧接着日子就到了圣诞节,怕莫关山整天除了超市就是家的憋出病来。这天贺天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开车带着莫关山到主市区逛了一天,大街上喜气洋洋,Alpha光明正大地牵着他的omega走着,丝毫不怕被人发现,莫关山被他牵了一天,手上都有点汗津津的,一开始还直范别扭觉得不习惯,可贺天怎么说都不听死活要牵着他,粘人的紧,还扬言不给牵就拖他去公共厕所做运动、乍一看贺天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处处照顾他让着他,可其实贺天只要多散发一点信息素,他就全身发软,已经身心都由不得自己了。
他心里其实一直都知道,贺天对他来说是特别的……要是换了别的alpha,他一定无法接受。毕竟接受喜欢上了贺天这件事就够他苦恼了很久,更不用说他现在这样完全脱离了以往的生活,恢复一个omega的身份跟贺天在一起……
他们一起在外面吃了顿晚饭,贺天似乎还没打算回家,居然开着车带他去了一个小山头。两人吭哧吭哧踩着石阶梯往小山顶走去,两旁亮着路灯,偶尔有散步的路人从山上下来,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们两眼。
早上才刚做过一次莫关山很快就渐渐跟不上他了,爬着爬着还直犯困,腿打着颤,这边贺天的手还牢牢拽着他往上托。
“我靠,贺天……喂,你、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劳资快累死了、”
贺天提了一下啊嘴角回头嘲笑他,“这就爬不动了?”
“不是,我们都在外面晃荡一天了,现在还要去干……啊、尼玛啊!!!放我下来!!”
措不及防之下贺天揽过他的腿迅速地把他打横抱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迈开长腿继续往上走。“靠、你放劳资下来啊,蠢死了!!”
“你不是走不动了么,别乱动,小心摔下去”
“操……你特么、”
莫关山挣扎无果,这时候又有几个人从山上下来,他羞耻的把头埋进了贺天胸前,贺天看着他红红的耳朵忍不住低下头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他一口,气得莫关山伸手对着他奶子的位子狠狠捏了一把、
“嘶、你再捏我可要硬了……”
打打闹闹的,两人总算到了山顶,虽然放眼望去五彩斑斓的夜景很是壮观,可暸望台上寒风阵阵,莫关山还是觉得这人有毛病。
贺天从背后搂住他,一左一右握住他的双手插进衣兜里,用身体帮他挡住风头,弯下腰下巴磕在他肩膀上。
“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漂亮……、喂,贺天……你其实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一整天都欲言又止的”
“有什么屁就快放,有什么说什么呗。
“……对,我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你认识一个叫陈寸的么,他跟你是老乡。”
莫关山一听,果然起了很大反应,直接转过身直直看着贺天“寸头?!你怎么会知道?”
————————————————————
“操、难怪我后来都联系不到他……要不是他语音留言说没事,我差点就报警了”
“小莫仔……你会生我气么?”
“……虽然不能全怪你,但是你得把他救出来啊!”莫关山红着眼一把揪住了贺天的衣领。
“这个你放心……等过完年股东改组会一开,我就会露面,到时候事情就可以有个结果,寸头自然也能救出来。何况我哥似乎并没有伤害他的样子……虽然我也不是十分确定”
“靠……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你只要陪着我就好了……寸头那,如果有变故我一定会去叫人救他出来的”
“唉,真是、摊上你们这种人真是倒霉……”本来日子得过且过平平淡淡安安稳稳,都是因为碰到了他们才会……
贺天一听立马眼神便暗淡了下来,连着肩都低垂了,冷风吹拂过他额前稍长的黑发,脸上毫无血色。
“你后悔跟我在一起?”
呆驻在原地的身体还仍残留着贺天刚刚拥抱的温度,后悔么?他问自己,看着贺天脸上痛苦的神色,仿佛在等着他凌迟的审判一般。
后悔么?
自己一直以来就不是那种急于保身的胆小鬼,两个人一路纠缠至今,本就不是贺天单方面的强迫他,或许贺天确实对他起着主导作用,可是自己的一次次让步与包容,又该怎么解释呢?贺天不是没有给过他放弃的机会,可他们明明谁都无法放弃。就这样拉扯不清,不知不觉中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可救药地把身心都交付了出去。
现在还能后悔?他到底在说什么傻话,如果这么轻易就能后悔的话,事情还会变得像现在这样么?莫关山直到现在才想明白,事实上这种为爱焦急的心情,真的毫无道理可言。一切都仿佛是一种出自本能的吸引,而他们刚好互相吸引了彼此。
承受着沉默的贺天每一次呼吸都感到痛楚,他等待着,宛如酷刑,风吹在脸上都仿佛在割他的肉,他很怕莫关山会最后说,一切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他只是被迫接受而已,那么他可能会抱着他从这个山头跳下去吧?
“我不后悔……贺天”
唇上一热,他诧异地抬头,那温润的小舌头生涩地第一次主动地往他嘴里探,动作还有那么一点粗暴,反应过来的贺天激动地环住了他,鼓励着他的试探,引导着他更加深入,简单的一个吻,却好像一场心灵与肉体的结合。
他们第一次什么都不做只是单纯地抱在一起吻了很久,沉浸在彼此腻人的信息素芳香之中,互相感知彼此的存在,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
贺天环着他,两个人裹着同一条围巾在山上的观瞭台依偎了很久,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莫关山靠着靠着意识朦胧差一点就要睡着了,却感到贺天正轻轻地往他两边的耳洞里扎了什么进去,
“什么东西?”
“耳钉,送你的礼物”
莫关山好奇地想摘下来看,被贺天一把捏住了手,“不准拿下来了,好奇你可以回家了照镜子,很衬你”
“哦……很贵么?”
“不贵”
“屁,肯定很贵……啧”
“你值得”

Tbc

评论(8)
热度(255)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