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59/60

来啦……😂
59
贺天一早啃了一个三明治,便驱车前往蛇立发来的地址处,其实蛇立连查到的监控照片都发了过来,夜晚、身形模糊,反着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红色的发尾露出来,搬着一箱子酒,侧面看像在笑,放大看全是噪点,反正怎么看都不像是他的小莫仔。
怕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吧?
蛇立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和一串省略号过来。贺天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想想是也没必要过去看,可是近几个礼拜都没有新的线索进来了,他实在不甘心罢了。
思念磨人,执念更不可能停止。
中午只在服务区抽了根烟全当过了午饭,贺天不禁开始认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患上厌食症。他又独自一人上了路,司机都不想叫,纯粹觉得烦。
进了f城以后还要接着往下边的镇上开,谁知道道路错综复杂,导航居然还搞错了一条路,回头又绕了一圈,他才总算是在傍晚时分找到了那家转角的小酒吧。
坐在车上休息了一会儿,停在路边隔着窗看着里面男男女女进进出出,怎么着这么不起眼的文艺小酒吧,生意居然还挺好?
那个红发的小老板还是个贩酒的,开着这样一家店,倒活得逍遥自在,他又翻出了那张照片看,照片上侧影都是在笑的人,又怎么会是他的毛毛。
莫关山不爱笑,更不会那样轻松自在地对旁人都报以笑脸。这样回想一下的话,对自己也没有全然开心得舒缓过神色,虽然皱着眉头害羞脸红或者骂人,他都很喜欢很可爱。可是笑起来的时候爽朗大方,见过一次就让人深深感念到心底深处去,只想把他藏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看…
贺天知道,莫关山纵然时常都是那样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倔强样子,其实却很容易心软。

等天完全黑下来,他才下了车决定还是进去看看,毕竟来都来了。
推开门,里面舒缓的轻音乐和柔和变幻的灯光,并不让贺天觉得讨厌,只是格局较小,显得拥挤。
他的信息素在这样的环境里总是异常融洽,可惜Alpha强势的气息却总还是令人望而却步,贺天淡定地走了进去,吧台边正好没什么人,他坐了下来,扫了一眼看了看酒架,店不大,老板品味倒还可以。
过于吸引人的外表,店里的客人都忍不住偷偷看他,可又没人敢上前搭讪,自然状态下释放的信息素一般都会表露出携带者的状态,可这位明显情绪压抑低落,冷冽孤寂且无法靠近。
Beta服务员小姐姐鼓起勇气凑过去接待。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来点什么呢?这是菜单…”
贺天礼貌地接过了菜单“我想见见你们老板…”
“小刘,等会儿晚上下班了一起对下帐,辛苦…”从后门掀开帘子连生拿着几瓶红酒绕过beta走进吧台放进了酒架上。
看到那一头红发,是照片上那个人,贺天只看了一眼,心很快沉下去。
完全陌生的外表、
果然就不是,无力感渐渐上涌,随意翻着菜单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可笑。
“这个是我们老板…”
“不必了”
可连生放好酒一回头就看见了贺天,还有在一旁手足无措的服务生,他笑着上前去解围。
“先生?是招待不周么?您需要来点什么?”
“没事,来瓶Dalomre,加点薄荷”
………………………
60
一喝酒时间就会流的很快,贺天晃动着酒杯,视线开始模糊,后劲似是上来了。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一年二年?还是三年四年…?
放得下么?爱,愧疚,思念,迷惘,沉溺,以及与日俱增的绝望和虚空,放得下么?
自己已经站在了崖边,无处可退。
“这位先生是有什么伤心事?”连生本来想早点下班,结果晚上生意还可以,这个客人更是一副要喝到天亮的样子,令人不忍,他调了杯解酒的推给贺天,又被贺天推开了。
“不必…”
贺天撑着头把刘海往后推了推,连生看到他左耳上有个黑色的耳钉折射着光。不禁有些好奇。
“先生…?那个,你耳钉是不是掉了,这么好看的耳钉,只有一只了……”
贺天闻言抬起了头,那黑沉沉的眼眸盯得连生心头发悚。
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像是被戳到了痛处,贺天盯了他一会儿又撇开视线喝了几口酒,晃动着杯子里的冰块
“嗯……掉了,找不到”
啊…果然说错话了……肯定很贵吧……
直到店里人都走得差不多,只剩贺天还在那坐着。
“先生您喝太多了…要不我帮你叫个车…”
“嘟嘟嘟…”
一阵铃声打断了连生的搭话,掏手机一看是小红毛从家里打来的,听到动静贺天投过来一个视线。
“抱歉接个电话,一会儿帮你叫车”
推开帘子走进后厨,连生接起电话。
………………………
“……那你小心点啊”
“好的很,你等着”
挂了电话连生走出去一看,发现那个人已经走了,空了的酒杯下压着好几张整钱。
啧?这给太多了吧?真是个怪人。

——————————————————

莫关山把煮多了的夜宵放进饭盒里,往身上喷了一通抑味剂就出门了,去店里的路太熟悉也不远,这个点他们这路上也基本无人了,没什么好怕的。
前二天刚又做完一次孕检,连生不准他再去店里干活,他只好在家养着,端着肚子毫无生宝宝的自觉,虽然他闻不到,但是过多信息素的环境会扰乱他的荷尔蒙,身边没有自己Alpha的守护,他太久没有得到过慰藉的身体总是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无处发泄的欲望,好几次在店里湿了内裤才郁闷地逃回家去,静心养神,毫无干扰他才能保持正常的状态。
莫关山在路上走着,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宽松卫衣,大概是男性omega的原因,5个月的肚子虽然已经圆滚滚的但是也不算太夸张。白天吃了午饭连生一出门他就睡了过去,一直睡到晚上被饿醒,简单吃了点剩菜大半夜又饿了,挽起袖子好好做了一顿夜宵,结果实在做太多了吃不完,天气热了放第二天又得坏口味。实在可惜。
走半道上莫关山穿过一个巷子看到边上停着辆豪车,稀奇的看了几眼裤兜里的手机就震了一下,是连生发过来的消息。
“走哪了?刚最后个客人已经走了,我对完帐这就回来了,你别过来了大半夜的还是不安全”
“快到…”莫关山低着头打着字没有看路,在巷尾一转弯便跟个人撞了个满怀、
“我靠…!!”脚下一滑他什么都没看清慌忙丢掉手里的东西捂住自己的肚子。
撞到他的男人比自己高大半个头,莫关山挺着肚子本来就不太平衡,脚上还被他踩了一下,可这人好像比自己还不平衡,直接就泄了力,莫关山压着他二个人一下都摔在了地上。
“咚”一声,男人像是撞到了头发出呲的一声低吟,趴在他身上的莫关山闻到他身上浓浓的烟味和一股熟悉的酒香,
“靠?醉鬼?”
莫关山慌忙捂着肚子从他身上坐起来。上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腿吓得发软。
操,还好还好!
“你他妈有病啊!大半夜撒酒疯撞到人了知不知道?!”
莫关山现在起码也有个140斤,把贺天撞懵了,本就喝多了昏得不行,脑子刺痛眼前一片白茫茫,这下更加缺乏现实感,视线模糊的想吐。
眼前的那人坐在自己身上不起来居然还冲着他吼…没力气了,太累了、
朦胧中看到一头小红毛…?
毛毛???
可是…怎么……可能?
还是刚刚的…店老板?

“喂?!你没事吧?……你醒醒、你他妈别装死啊卧槽?有没有搞错是你撞的我…”莫关山揪住他的衣领左右啪啪啪扇着陌生男人的脸。

TBC











评论(26)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