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61/62

61
“不会磕到头撞死了吧??”
毕竟这样倒下去,还真难说!
莫关山居然慌张了起来,扯着衣领试着拉他起来,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是哪来的……?怎么好像还是个Alpha啊?撞死Alpan犯法么??
怎么办?逃跑?
“醒醒喂?”于心不忍莫关山试着又用力拍拍他的脸,掐掐人中、前后晃荡、
“你要是这样挂了会被世人耻笑…!”
男人终于动了一下,他一手按住莫关山的肩猛地把头偏转到另一边。
“别摇了………”沙哑虚弱的声音传进莫关山的耳朵里,听得他心头一悸。
“呕……………咳咳咳、”
“………”
一股酸涩的味道在空气里散开…男人被他摇吐了……
直到等他吐的差不多,死死抓着他肩的Alpha才趴在他肩头又昏死过去。
莫关山满头汗水和黑线,这都叫什么事啊?看看他吐出来的,只有一滩酸水和酒,委实有点惨。看来确实是喝多了。
好好一个Alpha,是有多想不开?
扶着男人远离呕吐物,莫关山去掰他抓着自己的手,可男人抓的他死紧,完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好难受……”
“……………唉!”
该死的,怎么还赖上了?劳资可还是怀着孕啊!麻烦死了啧、到底在搞毛啊……
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骂骂咧咧地,莫关山摸索着捡起自己的手机然后撑着他一点点站起来,他端端肚子深吸了一口气半拖着男人迈开步子。
“对面的布丁酒店行不行?一晚上只要175,经济又实惠,之前好多客人喝大了都住那…”
“……”哼哼了几声昏死的男人毫无反应。
———————
“哈……操!妈蛋的累死了!老板帮我一下!”莫关山累得气喘吁吁,用胳膊肘顶开了小酒店的玻璃门。
前台连忙过来帮他拉开门,一看乐了,“哎哟这不是对门的小红毛茂?你这挺着肚子大半夜的,哪捡了个这么俊俏的男人哟!这是给孩子找了个爹?”
“靠、你别瞎说了,人都吐了,快给他开一间单人的”
“行行行,来这边走”
打开房门,莫关山总算是把死沉的男人扔到了床上,结果自己又被连带着也倒到了床上。
“………你!放手啊……放手!我日、”一把掐住他的手腕骨,贺天吃痛皱皱眉总算了松了手。坐起来以后莫关山这才看清了他的脸,确实生的一副好皮囊,可惜现在面色惨白,嘴角还有刚刚呕吐的酒渍,紧闭的眼睛下面一片青黑,黑色碎发凌乱的糊在脸上,一点Alpha的架势都没有。
莫关山摇摇头站起来打算走人,结果门还没打开,床上的人又趴在床边呕了起来……
搭在门把上的手颤了颤,
心里不知怎么竟难受起来。
——————————
把地拖干净,脱掉他的上衣,人推回床中间,在他身上只摸出了个钱包。
把他的钱包放在床头,莫关山拿起毛巾给他擦了起来,擦到手的时候,他看到他无名指上戴着个戒指,原来都已经结婚了啊?
“兄弟、有什么想不开的要搞成这样……你看你都有老婆了,能比我还惨?好好过日子,只要活着总能好起来…”
………一片死寂,昏死的人还是没什么反应,莫关山撩开他的头发帮他擦脸,然后他顿住了。
这是什么?
铂金包边…黑钻石、孤零零的在男人左耳上,居然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耳钉!
霎时间心跳地飞快,头脑发懵,莫关山浑身战栗起来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他颤巍巍从他的耳垂上把那个耳钉摘了下来拿在手里看…
是巧合么?
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山”
男人突然出声了,低沉的嗓音唤着什么,莫关山捂住自己狂跳的快要被涨破的胸口凑到他唇边听
“什…什么?你说什么?”
“……莫关山”
“……谁?谁是…莫关山?”
“…………回来”

仿佛只是梦话的呢喃。
“………你好香”
??
可能是他太紧张,也可能是抑味剂的效果减退了,床上的Alpha闻到了他散发出来的omega芳香,他艰难地抬了抬眼皮,居然睁了开来、一双摄魂的黑眸望向了自己,那黑如深潭的双眼,牢牢盯住了他。差点停止呼吸的莫关山头晕目眩,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威士忌味道不断深入他的鼻腔、他气味唤醒了他的身体,穿过他的四肢百骸,在他的血液里流淌。
“……毛毛?”
男人朦胧的凝视着他轻轻呼唤。
毛毛?
“…………谁?…”
谁又是毛毛?
然而不容他再多加思考,男人已经粗喘着气按住他的后脑勺往下一按,深深吻了上来……

62
“……唔、”
受到突如其来的惊吓的莫关山撑了一下床,没撑起来,男人的唇紧紧贴着他,烟酒味一下子涌入口腔…他应该感到恶心才对,可是并没有,不仅没有,那柔软的唇怠倦而缠绵,居然如此叫人怀念、深入骨髓的酥麻感更是让他深深的沉迷进去。
身体的每一处都开始贴合,信息素融进空气里…他这才发现男人身上浓烈的威士忌味道、根本不是他喝了的酒!而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
为什么他能闻到?

“哈……”
喘息间莫关山好不容易张口找了个空档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又被擒住接吻…
身体快融化了……沸腾的血液滚烫而炽热,眼角都湿润了,喉咙口疼得发紧、只是一个吻而已,他已经完全被撩ying了、粘腻的体液弄湿了gu/缝渗进内/裤里。
他本该闻不到味道,更不会对任何Alpha产生过度的欲/望反应、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完全的相反、
还有刚刚那个耳钉、!
只有一种解释…
这个人…是他的番……
身上的标记…也是他…

被摁着亲了好一会儿。
就在莫关山以为自己要缺氧昏过去的时候,身下的男人总算停了下来,他闭着眼开始tian/吻着他的脖子,又啃又咬的,像在遵循本能地寻找下口处。
猛然清醒过来的莫关山一把推开他,扯了扯衣领便夺门而出。
大口呼吸着室外的新鲜空气,他一口气小跑回了家,叉着后腰拼命喘息着。
刚要拉开门里面就有个人先他一步推门出来、只见连生拿着手机一脸急切。
“你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想把我给吓死!”
“…………”莫关山叉着腰摇摇头,喘得说不出话来。
“…………你这是怎么了?味道这么大??碰到Alpha了?”连生把他拉进屋子里,连忙给他拿了条毛巾擦脸,又倒了一杯水,把孕用舒缓剂拿给他。
吞下药强烈的悸动感总算是退却了一些,
“好点了么?”
“………嗯”
“下次再也不要一个人出门了!!你不担心自己,也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啊!真的碰到变态了?要不是你体质特殊!普通的omega肯定得出事……”
“不是!不是变态…”莫关山突然大声打断了他,连生愣住了。
“那你这怎么…”
“你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莫关山别过头去。手里还牢牢捏着那个摘下来的耳钉,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莫关山把自己蜷进被子里,这一觉睡得不安稳,梦到一些奇怪的画面,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渐渐转醒,却完全不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
望向桌上那两颗团聚了的耳钉,它们在正午日光的折射下闪着刺眼的光亮。
一看时间他慌忙起身下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莫关山觉得他得再去找那个男人,他必须把事情搞清楚。
有些机缘巧合错过了,可能就再也不会来了。

TBC





评论(24)
热度(243)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