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贺红】《唯独》(ABO)65/66

65
贺天………HT?耳钉后的署名……?
那连生说的那些事呢?到底是不是他?是他抛弃了自己?可现在这又特么是怎么回事?
莫关山捏着那两颗耳钉,被贺天牢牢的搂在怀里,信息素又开始影响他的感知,自从昨晚被他吻了之后,自己怪异的体质又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内心的悸动,抗拒不了的抚摸,无端腾升的渴望、都是因为这个Alpha的出现。
“卧…槽……你等等、先放开我…”
莫关山想问问清楚,可是他根本推不开眼前的人,男人的信息素令他四肢都开始发软,此刻的脑子里更是闪着阵阵白光还伴随着微微的刺痛。
“你挤着我肚子了!”
听此,贺天才松开了力道,但谁知几乎是同一时间,连生便冲了过来一把把他扯开去。
贺天愠怒单手本能的用力抓着莫关山另一条胳膊,朝连生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那充血的黑眼睛俯视着他,视线灼灼逼人,可连生也是又气又急,天知道他双脚还在打颤!
“就是你…叫人把小红毛卖到omega非法交易所的不是么?!当初不要他、你现在又找来做什么!看到他怀着你的孩子,就想带他回去了?!”
贺天听完简直要气晕过去,他把莫关山往自己身边拉,强烈的压迫感朝连生袭去。
“哈哈…”
怒极反笑。
“…你说什么?谁卖了他?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你都是这样告诉他的?!”
“………”连生徒劳地站在那扯着莫关山的另一边胳膊,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他张了张嘴一时无法思考,冷汗从脑门上不断滴落下来。
这种压迫感…!这他妈是个优种强A啊!他现在才发现!!完了……自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拼的了!完蛋了!小红毛怎么办!
被他们这样一番拉扯,还有贺天周遭覆盖而出的沉沉压迫感,莫关山只觉得头更晕了……
“我他妈???我靠、你们…你们都给我放开……!我……唔…”逐渐强烈的疼痛在脑海里流窜,莫关山捂住头难受得闭上了眼睛。

贺天吓得慌忙撑住他,“怎么了!别吓我!”
“他体制受不得信息素影响!你快放开他啊!”连生不死心地上去扯。
“你闭嘴!!”
贺天勾住莫关山两条腿,一把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紧接着门口传来喧哗的动静,十几个黑制服的保镖推门一涌而入。
“贺少!从昨晚开始就联系不上您,怕您出事,自作主张找来了,还请原谅。”
贺天甩开连生,在众人的庇护下抱着莫关山大步走出去。
“来的正好,带我去最近的医院,再留一半人把这个店里所有相关的人都带走审问”
感觉到周围突然有好多人,可抽痛的意识下莫关山开始听不见声音,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不清,他最后看了一眼贺天充血的眼睛,渐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66

又做梦了

可梦里虚幻的人影走来走去,像隔了一层白纱,莫关山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在跟自己说什么话。身体陷在柔软的床铺里,起伏的呼吸下他闻到消毒水和那熟悉的信息素味道。
视野慢慢清晰了,他醒了过来,看到一片洁白的天花板…
这是在哪?医院吗?
他动了动手,惊醒了趴在他床头的黑发男人。他插着点滴的右手被贺天两只手裹着保暖,那顺着静脉流动的冰凉液体都被捂得温热。
莫关山迷茫的看着他想把手抽出来,觉察到他的意图,贺天把手给他放回被子里,站起身按下床头的医用呼叫按钮,揉揉他的头。
“醒了?感觉还好么?有没有有…记起什么…?”
“……”莫关山好奇地张望了一圈,然后视线集中到男人脸上,贺天眼里还是布满了血丝,眼神却是怠倦的温柔。
“………没”
“…………”
“这是什么?你在给我吊什么东西?”
看着滴落的药水瓶,莫关山抬了抬自己的手。
他的态度令贺天感到一丝惆怅,“…安神安胎,调节激素稳定的,别怕”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关山……”
贺天站起来俯下身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干裂到毫无血色的薄唇缓缓启合“我没有抛弃你…我怎么能舍得抛弃你?你会失忆,是因为一些非法的药物……确实是我责任。是我害了你…说来话长,等你身体稳定一点我再慢慢都告诉你好不好?”
“……………”莫关山皱着眉。
“……能不能相信我?”贺天悲伤而无奈的凝视着他,语气近乎哀求。
心情有些微妙,难以言说。
莫关山尴尬的扯了扯耳朵,发现那两颗耳钉都被他戴回原位了。一时心情更加复杂。
见他不再反抗,贺天虚弱地冲他笑了笑。
莫关山转过头去看窗外。心里像有一把锤子在敲,虽然自己躺在病床上,可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比自己累的多,甚至有些消瘦。
医生来过以后,莫关山又躺下睡了一会儿,然后被贺天叫醒吃东西。坐在床上,靠着枕头,温热的粥被贺天盛到碗里,拿勺子小心翼翼地搅和着。
“以前你很喜欢做这个粥…”贺天自言自语。
动作间莫关山又看到他无名指上那颗戒指,忍不住伸出自己的手也看了看。
贺天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还在那认真搅和着粥,然后刮了一勺递到他嘴边。莫关山别开头去抢过了他手上的碗。
“我自己能吃…”
贺天没说什么,由着他去,只是把一些小菜也递到他跟前。然后静静地注视着他吃东西。
“……我觉得我没事,不用住院。我已经不难受了”
“乖,你一直在那种小医院做着那么差的产检,让我怎么放心?休息几天,重新都检查一下。”

———该检查的人是你吧?
莫关山看着男人那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在心里叨叨了一番,可偏偏又说不出口。显得自己很关心他似的,尚且事情都还没搞清楚…
粥味道不错,莫关山也饿了,很快一大碗都喝完了,全程贺天都那样深情地盯着自己。盯得他发毛。
他随口问了一句,“你不吃么?”
贺天笑了笑,好像有点高兴他的关心,脸色都转好了一点,接过空碗把垃圾丢进袋子里,“不吃…吃不下这些,我只想吃你做的”
“…………”
“………我们之前,很好?”
贺天擦着桌子的手顿了顿,把垃圾带打了个结。“嗯,我们住在一起,你每天都会做饭给我吃…”
“哦…………那,那我有家人么?”
“有,不过你爸爸腿不方便,我前几天送他去美国治疗了,阿姨也在,听说找到你了她开心坏了,很快就会来看你”
“是么……那就好”
他还帮他照顾自己的父母…可能事情真的不是连生说的那样吧……?
———————————
几天过去,莫关山白天能看到有些人来看他,可惜他一个也不认识。并且贺天不准他们进房间,只能在门玻璃那冲自己打招呼,理由是怕干扰信息素的稳定。
其中有个寸头让他印象深刻,居然哭得稀里哗啦的,还叫他老大,真是莫名其妙……
渐渐的莫关山感觉自己除了还是记不起事情,真的一点事也没有,贺天似乎只有在他睡着的时候才会出去处理事情,平常一直都在病房里陪着他,每天带他做各种身体检查。
……………
莫关山掀起衣服,让那冰冷的B超液抹在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上,仪器在肚子上面滑动。显示器里出现一个小小的半成型的胎儿。
贺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之后一整天都挂着笑脸看起来非常开心。拉着他不撒手,还总是凑过来吻自己,连信息素都变浓了。
觉得燥热起来的莫关山第n次推开他的脸,总归还是不太习惯,虽然说这几天听贺天说以前的事情,他们好像关系是很亲密,可是现在的现状来看,他们也才不过认识了一个礼拜。
加上他好几天都没有看到连生,总觉得有些担忧。
“你到底把连生怎么了?可能他是搞错了事情,但他毕竟救了我。”
“没怎么…”
“那…我想见见他”
贺天的笑容很快凝固在脸上,眼神也跟着泠冽起来。
“我说了,我没怎么他,只是带他调查了一下那天的事情罢了”
“是么?那他怎么不来看我?”
“他不需要来看你。”
贺天不耐烦的站起来,看起来有些难过,“累了吧?好好休息,不要想这些。我现在有急事必须出去一会儿,你要是不舒服就打我电话或者按床头那个铃”
“我没事!…可是!”
“宝贝儿…乖,没什么好可是的”贺天揽过他搂了搂,又在他额头印了一个吻,这才出去了。
“…………”
TBC






评论(13)
热度(278)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