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67/68/69

我们天天是这样的:就算你忘记我一万次,我依旧有一万字方法让你重新喜欢上我。
嘻嘻嘻嘻,这三发更完以后就彻底没有刀啦!轻松!
67
下午贺天不在,来了几个护士,又领着他做了几个乱七八糟的检查。
莫关山清楚的知道他有些受不了了。这种跟半逼迫有什么区别?之前在连生那的时候,喷点抑味剂,吃点稳定素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会儿反倒要做这么多不知名的检查?
他现在知道贺天的身份地位都不简单,还是个有钱的大款,虽然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在乎自己,要做检查他可以理解,可是这样来回折腾了一个礼拜也未免太过。
莫关山真的不想再呆在医院里了,想起上次贺天那样掐着连生,实在叫人担心他的安危。
他想去找连生,或者起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而不是贺天的一面之词。可是在病房里找了一圈,自己的手机都不知道去哪了,是贺天拿走了么?!
换上自己的衣服,莫关山挺挺肚子气冲冲地推开门就想出去,哪怕找个地方打电话都行。谁知还没走到电梯口,就有两个黑制服的男人站在了他面前,体格差让他觉得自己头上是多了两朵乌云。
“让我走”
“这…嫂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贺总吩咐了要我们看好您的安全…”
“妈的闪开、劳资要出去…”
“你要出去哪里?”前边的电梯应声而开,贺天正好走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一袋水果。
他面无表情的打了一下手势,那两个黑制服便立刻退下了。
曾经最亲密的两个人面对面站在过道上,气氛压抑。贺天默默地注视着他,
“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找连生…我不要继续呆在这里做检查了,我受够了……”
贺天一听脸上仅有的血色都开始褪去,他皱了皱眉朝他靠过去一步,莫关山咬咬唇扶了下栏杆往后一退,贺天便立刻站着不动了。
他垂下了头叹了口气,“我说了我没把他怎么了,你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我呢?”
“…连生是我和孩子的恩人……”
“呵呵,是,我没说不是,谢谢他,要不是他,我在你失踪的第一天就救回你了,多亏他帮忙,让我找了你整整半年。”
“……?”
深深吸一口气,贺天抬头看着天花板,像是极力压抑着一些情绪。“但是还是谢谢他照顾你,还好不是个坏人。你没事就好。我没对他做什么,是他自己不肯来见你。”
“为什么…?”
“你去问他吧,打从以前,你就总是不愿意相信我…为什么相信我就对你来说那么难…?”
贺天悲怆的眼神让他一时哏咽,莫关山握着拳头,无奈地继续开口“贺天…我不记得了……你说的那些过去,我都记不起来……”
捂了捂脸,贺天沉默了一会儿“……你忘了…………我知道……可…我忘不了啊……找不到你的那些日子,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么?”
莫关山想了想,继续问道“那…你手上的戒指…你不是、结婚了?A不是可以………取很多个?”
贺天愣住了,好不容易填补起来的心又一次被挖了一刀,他泄力般松开了拎着水果的袋子,袋子掉到地上,几个苹果滚落到莫关山脚边。他抬起自己手,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轻笑出了声。
“你说这个…?”
“……………”看他的反应,莫关山有点后悔问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错了,可从他喝醉酒那晚起,他就一直看他戴着这个戒指,他跟自己说他们以前的事的时候,也不见他提起…实在叫人很在意…
“这个…是我之前去定制的,跟那个耳钉一起订的。本来想过完年…好跟你……求婚、”
他的眼里满是哀伤。浅沉的声音断断续续似是说话都很费力。
“可是戒指做好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你了。我只好自己戴着…”
“…………”莫关山说不出话来,却真实的感到了心痛。胸闷气塞,双眼模糊腾升水汽。

“你的、我给你…你要么?”

“……………”

贺天看着他死皱着眉不说话,一脸为难的样子,大脑一片虚无的空白。
“嗯,毕竟对你来说我们是不过才认识一个礼拜的陌生人。是我为难你了。”
然后他靠近了一点,把一只黑色的手机塞到莫关山手里,“…手机你昏过去那天摔坏了,这是你之前的,卡没变。”
他说完又转过身去。莫关山看不到他的表情了…只有那低沉的似乎没有情绪的声音。
“…觉得闷的话,在医院里走走吧,下面有公园,不要跑太远了,不安全。”
“喂……”
“这几天不会再做检查…我不烦你了”
——————————————
贺天这下果然没有再跟着他,莫关山也不知道他后来去哪了。两个黑制服还是在周围站着,不过离得非常远。他把贺天买的那袋子水果重新捡回了袋子里,不过有那么一两个摔烂了。
然后他一个人在医院里不安地散了会儿步,想着自己为什么那么难过。
坐在花坛边一条长椅上,他摸出了贺天给他的手机,想给连生打个电话。一点开就看见屏保上设了一张他们以前的合照,贺天笑得很开心,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满面春光,脸色也红润,一手拿着前置手机,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侧过头唇贴着他的脸,自己则是推着他的头,嘴巴张着好像在骂人,头发都翘的老高,大概刚起床。一张脸上的表情却很暧昧。
自己原来也会有这种表情啊…
莫关山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在自己以前的手机上,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偷拍贺天的照片,有不少是在办公,或者在睡觉。看到最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贺天真的瘦了不少。而且以前的自己,确实是很喜欢他吧……
翻完手机,他还是拨了连生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对面才犹豫着接了起来。
“喂……小红毛…”
“…………”
“……啧…连生…因为一直没见到你…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你居然…还打电话给我、我都没有脸来见你”
连生话说的有气无力,很没有精神。
“说什么几把话?你不来看我,我还以为贺天把你怎么了”
“他没把我怎么…咦?贺天没告诉你么?”
“什么…?”
“我、唉……电话里说不清楚,你等我会儿,我现在过来吧”
68
挂了电话,莫关山就回了自己的高级单人间疗养房。不想再躺回床上了,他是孕夫,又不是病入膏肓!他索性搬了把椅子和垃圾桶坐在床边看着电视吃起了水果。不过,开着电视纯粹是为了增加一点声音,好让房里显得不那么清冷罢了…脑子里想着各种事情,电视里放了什么东西一点也没看进去。
没过多久连生来了,一起来的居然还有服务生小刘。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beta,不会对信息素有什么影响,门口两个守门的大黑个儿便很友好的给他们开了门。
看到熟悉的面孔莫关山觉得宽心了很多。他们带了一些莫关山喜欢吃的零食,居然还有婴儿用品。
先是调侃着闲聊了几句笑话,他们这才坐下来讲正经事。
连生说着说着…收敛了笑容,“对不起…小红毛,哦不对…莫关山…”
“没事,贺天说他们以前确实叫我小红毛来着,你到底干嘛老跟我道歉?”
他看起来表情有些局促,然后小刘拍拍他的肩膀像是鼓励,“我出去上个厕所…你们聊吧”
莫关山抛着一个橘子,扔到了他手上,“说啊……到底怎么了?”
“其实……唉…其实、早几个月之前,其实!怎么说,就是第一个月!那时候其实我有看到贺天找你的消息!但是我那时候,根本没多想,就觉得他们跟之前那人都是一起的,如此兴师动众,就是想把你带回去…”
“…………所以你一开始都知道?”
“不是,是我误会了,我只是看到你的照片,我就害怕了。没注意内容也没搞清楚他们到底谁是谁,什么关系,你知道我有时候做事欠考虑,太想当然。我当时…就觉得该保护你。”
难怪刚刚贺天会说那种话了……
“对不起…当时,还有点私心,因为你就像我的弟弟一样,很亲切,同病相怜,一起生活的日子,感觉也很好…如果宝宝生下来,肯定很可爱吧…和乐融融的。”
“可是这些都是我自作主张的结果…你明明有个那么爱你的Alpha,本来你早就可以回家了……”
“这也…不能怪你…不过贺天居然没有为难你…?”
“嗯…他只是关了我二天,但是他们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查清楚了,他就把我放了,还给了我一笔钱,不过我没有收。毕竟你也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你,现在店里也没那么好的生意。我倒想补工资给你”
一切终于真相大白,莫关山内心反倒意外的平静,只是想起刚才贺天落寞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内疚…自己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一烦躁还口无遮拦的,完全没有考虑他的心情。

小刘回来之后大家又聊了一会儿,然后连生从包里拿出了一份企划案和合同书递给莫关山。
“其实,我有个想法,这几年效益不错,我打算在你们这个城市开个分店咖啡馆,还是主甜品饮料鸡尾酒类,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不要来当分店长?等做大了,分你股份,你还可以继续扩…”
虽然不是很清楚……原来连生这么有钱的?但这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得不承认,他很感兴趣。
“你最合适啦!”连生笑着把东西放到了他桌上,“先安心把宝宝生下来,然后考虑一下?”
“好……我考虑考虑”
———————
69
天色渐暗,连生和小刘都走了。房里又只剩下了莫关山一个人,连生一直是个很能说会道的人,跟下午的闲聊时光一对比起来,房里没了别的人又显得异常冷清。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omega总是会感到焦虑和孤独,想要人陪伴。之前贺天天都陪着自己,他没觉得寂寞,这下他不来烦他了,什么人都不在,其实挺寂寞的…
贺天是不是生气了?
操…虽然…虽然有点心虚,不过生气的明明是他好不好,他生个屁气,切。
想是这么想,结果等了一晚上,结果只等来了一个寸头,脖子上不知为何缠着一大块纱布,跟自己一样是个omega,还是他的发小,跟自己讲了一些他们小时候的事,他听着也倒觉得蛮有趣。而且带来的晚饭也挺好吃的。
“你这脖子怎么了?”莫关山边吃边问。
寸头难堪地捂了捂自己的脖子,不太想说。
“没什么…就是前几天腺体受了点小伤罢了”
接着两个人一起看了会儿综艺节目,一边聊着天。
“老大…你不在的时候,真把我们都急疯了,就怕你出事了。贺天那家伙,连着几个礼拜通宵达旦的找你,命都不要,最后都进了医院…唉”
莫关山的心又颤了颤…努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都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
“嗯,还好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等小宝宝出生了!来我家幼儿园哈哈”
“哼,得了得了,那还不得被你带成傻子?”
“哇…老大你虽然不记得事了,但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损啊”
“……………劳资乐意…”
莫关山觉得跟这个小傻子说话还挺解闷的,可惜后来他没呆多久,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他的手机隔音效果不太好,莫关山听到对面有一个磁性的男低音,跟贺天的声音挺像的,他忍不住竖起耳朵仔细听,不过不像是贺天。
—————————————————
到了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看看床两边,贺天还是没来。之前还天天趴他床头握着他的手睡觉的。啧…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看了看手机里那微信头像,打进去几个字,想了想,然后一赌气又删了。
快傍晚的时候,他接到妈妈打过来的电话,说贺天刚接他们下飞机,爸爸手术很成功,明天就回来看他,让他好好养身子。莫关山欣慰的同时忍不住问了句
“那…贺天…他还在么?”
“哦!他已经走啦,不是回你那了么?”

切…他根本没来。

“莫莫?”
“啊没事…哈哈。妈我等你,帮我跟爸问好。”
挂了电话,他就这样发呆发到了傍晚,无聊的翻了翻孕夫手册。然后终于受不了了,直接按了贺天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什么彩铃都没有,只有通电话的嘟嘟声。然后立刻被接起了,贺天那好听而低沉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
“喂…”
“啪!”
突然疯狂跳动的心脏差点超出负荷,连头都连带着发昏、莫关山几乎是瞬间按掉了手机挂断了电话。完了吓得直喘气…靠他到底在干嘛啊?!只是打个电话而已!
可是他又该说什么?!
气得差点没把手机又扔出去、真是太恼人了……
他坐在窗边,静静地盯着手机。
贺天…应该还会打回来的吧?
一个小时过去…
二个小时过去…
………
手机一直静悄悄的。等得他都困了。
莫关山有点绝望,钻回床上盖上被子睡了。可能他就是不讨人喜欢吧。贺天大概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已经不爱他了……想着想着,眼睛都酸涩了。
———————————————
“咕噜噜…”
好饿…晚上了?莫关山摸摸自己鼓鼓的肚皮,被饿醒了过来。
见他醒了,贺天这才打开了灯。
“醒了?饿就起来吃东西…”
是贺天的声音…
嗯?!?!
莫关山眨眨眼适应了一下光线,连忙起身坐起来,转头一看,真的就是贺天!
二天不见气氛有点尴尬。贺天独自拆着买来的食物,面无表情的,也不看他。
“…你怎么…”
“吃饭吧”
毫无情绪的声音,然后贺天把小床桌给他放好,把饭菜一样样摆上去,又递给他一盒饭。
“…………”
“…………”
房里静的只有莫关山吃饭的声音。
大概是尴尬,大概是无聊,贺天默默的拿起一把水果刀,坐在他床头削起了一个苹果。下面接着个垃圾桶。
“喂…你吃过了么?”
“………没”贺天头也不抬,一直盯着苹果。
“……那,一起吃吧?”
削苹果的手颤了一下。
“…不想吃,你吃吧”
“你是不是经常不吃饭啊?”
贺天没有说话。仿佛眼里只有手上那个苹果。
“…………”莫关山很无语。试着努力找点话说。
“那个…前天连生来过了”
“…嗯”他削完一个,又拿了一个削起来。语气毫无波澜。
“我都已经知道了……”
“嗯”
莫关山食难下咽。索性放下了筷子。
“他还说…让我给他的分店当店长,你觉得怎么样?”
“你感兴趣就去做吧,你过你想要的生活就好了”
“………”
莫关山盯着他,想在他苍白的脸上找到一点破绽。可是贺天还是不看他,没有悲伤,也没有喜悦。就那么面无表情的。黑色的眼睛虚空一片,眼里的刀刃反着光。

莫关山悄无声息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也不说话了。然后在贺天快削完第二个苹果的时候,手又颤抖了一下,他修长的左手食指马上被割开了一个血口子。刺眼的鲜血涌了出来。
“嘶、”
吓得莫关山心都缩紧了。
“啧!你在干什么啊!?”
他一把抢过刀拉过贺天流血的手指,毫不犹豫地张口就含进了嘴里。那咸腥的血液在嘴里散开,还带着他信息素的味道。
温热的舌尖小心翼翼地舔着那伤口。贺天终于抬起头看向他,心中那份并非哀伤的震荡让他胸口传来比手指更剧烈的阵阵刺痛。
这一看便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喉结鼓动着贺天默默把手抽回来,然后苹果被扔进了垃圾桶里,“咚”的一声,也摔痛了莫关山的心。
“……你干嘛!这还能吃”
“沾血了,不能吃”贺天看着他,说着意义不明的话。
受不了
真的受不了。
该死的混蛋……
莫关山咬咬唇,一皱眉、狠狠拉过了贺天的衣领。
一侧头,那还沾着他血的双唇贴在了贺天的唇上,贺天瞬间懵了,睁大眼睛看着他。莫关山这才觉得,这凝视着自己的视线,是他渴望的。
这个男人,他渴望着他。
想。
想他再次搂着自己,露出手机屏保上那样开心的笑脸。想要他的在乎,喜欢他离不开自己的样子。
莫关山的脸羞得涨红起来,他tian//吻着贺天那干裂的唇,然后试探着把she头探进去笨拙地挑///逗着…身体都要烧起来。
“别生气了……混蛋”
难得生涩的主动,贺天还一言不发地看着他,那眼里深邃的黑潭却已经波涛汹涌。
TBC








评论(17)
热度(308)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