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贺红】《唯独》(ABO)74

74
“他这是怎么了?!”
“嘶……贺天你冷静点”刚进房查探的展正希被贺天一个施力撞在了墙上,往后退的时候踢翻了一把凳子差点摔倒。
莫妈妈一看也赶紧上前阻拦。贺天只好强忍着收回一点力度。吁出一口气低头沉了沉气这才一字一句的重新问道。
“你说他马上会醒的,现在呢?已经一整天过去了、他为什么还不醒?你叫我怎么冷静?”
“……”
“……我真的会疯知道么?这多拖一天,他只靠营养液,肚子里的孩子也受不了……你很清楚……”贺天苦涩而压抑的声音疲惫沙哑,抓着他衣服的手发着抖,展正希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能冷静听我说几句话?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我能跟你保证他没事,现在这种状况,是他的意识接不回来,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们会有隐患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他后悔了?”
“不是的贺天,唉,你有力气揍我,不如去跟他多说说话,你是他的Alpha,他感觉的到的只有你了”
贺天一听这才失了魂一样红着眼坐回了莫关山的床边,莫妈妈忍不住摸了摸泪。
“不过这样对孩子确实不好,我已经叫了其他几个脑科专家一起开个小会,等会儿就配药剂过来给他用,好让他尽快脱离游离的状态醒过来……”
夜渐渐深了,贺天把屋里的灯光调的很暗,像之前很多次一样静静看着他一言不发的坐在他身旁。守着他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换了药剂之后,针重新扎进他胳膊粉薄的血管里,直到半边都渐渐变冷,贺天把他的手臂塞回被子里,伸一只自己的手进去抓着他的手。
屋里飘荡着他压抑的悲怆…静悄悄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贺天贴近他靠在椅子上,缓缓开口。
“莫关山。你要我相信你的,你得做到啊?别睡了,你不起来,儿子就要被你饿死了……”
“等你把孩子生出来…你就可以去做你的店长,不管是调酒还是做甜品,你都喜欢的,你做你开心的事就好,你开心我就开心…我都不阻止你,我会安静地守着你,其他都听你的,好不好?”
“说起来,我们是不是该给宝宝取个名字?叫什么好?”
“你要是愿意……我们能不能多生几个?等他们长大一点,可以送去寸头的幼儿园,这样你就轻松了……”
“对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哥和那陈寸在一起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我哥脑进水了”
“……那我是不是还算给他们做了媒?这样你该不生我气了吧?”
“………………”
“还有,你的车我也给你找回来修好了,现在跟新的一样,你不想看看?”
……
躺着的人毫无声息,贺天自言自语着念叨到了后半夜,却全然没有睡意。
渐渐的,精神恍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贺天在前几天划破的那个手指伤口处,一张口又咬开了那个血口子……瞬间嫣红的血顺着食指滑落,他把手指凑过去。
“感受到我么?一般血液里的信息素是最浓的……里面还有你的味道”
直到一滴血液落在了莫关山的唇角,洁白的脸上沾了他的血,莫关山的眉头仿佛颤动了一下。贺天这才清醒过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慌张的抽回血流不止的手,拿纸巾把那滴血液擦去,可惜还是有一点血渗入了唇角。揉了揉他的发,他贴着他吻过去,小心翼翼地轻啄着他,然后撬开他的唇瓣把那些血丝尽数舔去。昏睡的人儿难得的乖巧,稍稍用力,舌头便能探进去。
偷偷吻了他一会儿,贺天捏着流血的手失落地坐回了凳子里,低着头摸着他圆润的指甲背。
“……我好想抱你,宝贝儿”
“我也不想呆医院了…你快醒过来,我们回家了好吗”
后来贺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血流了两大团纸巾才止住,空气里都是他的信息素,莫关山却毫无反应。模模糊糊中,天际都开始发白。第一缕晨光照在他虚空的黑眼睛上,贺天握着他的手记起了什么。从衣服内袋里摸出一个精致小巧的袋子。
里面是那另外一枚戒指。
“……上次我问你,我给你,你要不要……但不管你要不要……它都是你的”
轻轻拉出他的手,贺天把那戒指缓缓套进了他的无名指里……然后在那位置印下一吻。
“你看……刚刚好”
两只戴着同款戒指的手十指相扣,两枚戒指贴在一起。
“……嫁给我,莫关山”
“……”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
“……毛毛,你看这个戒指,从上面看,都是一样的,可里面不一样,我手上的外凸一点,你手上的位置内陷,那样我牵你的时候,就刚好可以扣上,像这样……”
“…………”
“莫关山”
“…………”
“……我爱你……”
“……我只有你……”
他两手牢牢握着他的手,贴在自己唇边,…那温热的泪水便悄无声息地淌进指缝间…
他终于撑不住地慢慢合上了自己疲惫的双眼。
————————————————
贺天在一片混沌的朦胧中,仿佛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在骂他……
“贺……狗…鸡”
“………………!?”
“混蛋……白痴……吵劳资一晚上…你还抓的我、好痛…醒醒、”
手心被人狠狠掐了一下,传来一阵钝痛,贺天这才猛然抬起头来,酸涩的眼睛一时无法对焦。
莫关山看着贺天乱糟糟的头发,一张帅脸上被手磕出了印子,不仅沾了泪迹,还有星星点点不知哪擦到的血渍。汹涌地涌动着各种情绪的黑眼睛泛着红牢牢盯着自己。
虽然知道他一定是一直陪着,但又看到他因为自己而搞得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是扎实地感到了一阵心痛。
“傻逼么你……我他妈差点被你的信息素浓到熏死了!”
他只是说了两句话,贺天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已经全部记起来了,眼前的人又变回了以前的感觉和状态,珊瑚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充满了生命力。因为他的信息素而一脸红润…贺天再一次感觉得到了救赎。
他呼吸急促着把人强硬地搂进怀里。
“……有哪里还会难受么?”
“……没有难受…都记起来了……”莫关山闷在他怀里轻轻说着。拍拍他的肩。
“……对不起”
慢慢从脖子根感受到贺天脸上的潮湿,莫关山疑惑不解。
“……干嘛道歉?”
贺天抬起头湿润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在他嘴上依恋的吻了一口。
“……我离不开你……我爱你……所以对不起”
“喂……?”
“一直…害……了你,让你受委屈,没保护好你”
“傻了么你?……不用跟我道歉啊”
贺天还在那沙哑着声音自顾自地念叨。
“……对不起……但千万别再离开我了”
“……我真的会死的”
“…我真的很自私,对不起…”
不知如何才能堵住他的嘴,莫关山忿忿地揪住他的胳膊,抬起了自己那明显多了一个异物的手。精致的戒指闪着光。
“你趁我睡着套进去的?”
“……嗯,给你的”
他又指了指自己的二个耳朵上的耳钉。
“你穿的?”
“……嗯”
莫关山继续拉开自己的领口,侧转过头露出诱人的锁骨
“这里的成结标记……也是你的?”
“……嗯”
抓住贺天的手,莫关山引导着他钻进被子里贴在自己的肚子上。脸渐渐发烫。
“这……里面的玩意儿……也是你弄进去的?”
“…………嗯”贺天不禁哽咽起来。
气呼呼地揪住他的头发,莫关山再一次主动吻了一下贺天。
“……所以你他妈还道个屁歉、早干嘛去了?”
“……嗯,对不起,我反省”
“还道歉?!!”
……嗯…不对,这句反省怎么感觉突然就没诚意了?
“好……不说了”
“………嗯”
“宝贝儿…我爱你……”
“………哦”
“嗯?”
“………嗯!”
贺天低笑着缠绵而深情地爱抚他,擒住了他柔软的双唇。
TBC

——————————————————
“不过你刚刚骂我的狗鸡是什么东西?”´_ゝ`
“啊……我说了这个?当时还不太清醒…可能是想骂你狗几把天…没说清楚吧……”
“哦……你真可爱”(´▽`) 
“闭嘴!”╰(`□′╰)


(还有最后一章孕车脆皮鸭……小声逼逼……还有很多番外脆皮鸭……超小声逼逼……)
请问此文的主旨是什么?
答:就……就是脆皮鸭啊……唯一的脆皮鸭,与你共食脆皮鸭……(不是(疯狂溜走


评论(24)
热度(372)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