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意外之外1

突然挖坑,想到哪写到哪。HE。

大学生贺天x灵魂穿越的猫形毛毛

破镜重圆/甜宠/响应号召,清水?

有部分私设

答应写给 @Wuli景瑜是太阳啊 的梗

(序)

莫关山仿佛掉入一个深渊,疾驰的车辆闪着刺眼而强烈的白光,昏昏沉沉的自己,并没有从适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他捏着父亲在狱中劳改时不幸意外身亡的死亡通知,大脑一片空白,不应该…事情不该是这样发生、一直以来的努力与牺牲。顷刻间覆灭、叫他可怜的妈妈又该如何承受?

他想叫喊,想再次逃离,却什么都喊不出,听不见。

只是在这一片虚无和黑暗之中……越落越深。他向父亲呆的监狱赶去,天气很差,雾很大,连一辆车都打不到,急促的喘息间他变得混乱不堪、开始连自己在哪都分不清…

直至那巨大的撞击与疼痛、铺天盖地地淹没自己残存的清醒。

接下来似乎一切倒变得简单了。

眼前模糊的视线变得鲜红,他倒在地上,艰难地开合着眼皮,看着漫天的雨水滴落下来,仿佛被万箭穿心。

虚无、绝望。

终于慢慢连呼吸也微弱了下来……

他彻底地陷入了黑暗的泥沼之中。

1.

“醒醒?小东西,你还活着么嗯?”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朦胧间,莫关山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低音,关切的言语中却透露着冷情的疏离,像极了以前那个人…

有一双手在摸自己的头,他湿透了,又冰又冷,下肢痛到麻木。

虚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他艰难地打开一点眼皮,周围的视线变得很奇怪,似乎放大了许多…诡异感难以言喻。有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裤的男人撑着伞蹲在自己面前,即使这样还是太高,他往上瞄了瞄,看不清他的脸。

“你受伤了。”

“……”好痛苦,发不出声音…他好想说救救自己,谁都好。

“…跟我走吧,别怕”

男人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裹住自己的身子便单手抱了起来兜在怀里。外套里有一股令人安心的烟草香…

可瞬间的升降感还是令人不适。

不对…等等?抱了起来?他怎么就把自己抱起来了?!还是单手?

莫关山挣扎了一下努力睁大了眼睛,男人俊朗的下颚线便直接映入眼帘,然后他低下头看了自己一眼,轻笑了一声。那狭长的黑眼睛,仿佛永远在似笑非笑的嘴角!潮水般的记忆涌进脑海……

贺天…!贺天?!

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贺天?!

自他转校以后,已经快三年没见过这个男人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他为什么…好像不认识自己了?

“呵?还这么能动?看来能活,我现在带你去前面的宠物医院,撑着的点啊小东西”

宠物医院?!

他终于意识到奇怪之处。伸手看了看自己的手…一下子又差点昏过去。

贺天!

莫关山努力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想叫一下他,可结果真的就发出来一声轻轻的“喵…”

“………”

难以置信、这操蛋的人生真他妈该死、他是在做梦么?!?!

他居然变成一只猫了、?!

—————————————————————

宠物医院。

莫关山生无可恋地躺在宠物治疗台上,变成一只猫的感觉浑身都仿佛一丝不挂,诡异又荒诞、有两个护士一左一右在给自己的后左腿做着手术。期间还总是摸他的头。

“不痛不痛噢~好乖好乖”

“………喵”

妈的,别摸了。真烦。

“救你的大哥哥长得超帅的啊~而且看起来很有钱!你以后可有福啦~小野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喵呜”

快闭嘴好吗?

于是往左边一回头,他就看到贺天那家伙插着裤袋靠在玻璃窗上看着自己。跟初中时的他比起来,真的变了挺多,五官更精致而俊朗不说,只不过几年没见,居然能长得这么高?他现在是跟自己一样在读高中么?他的身材似乎也更紧实了,那里面的衬衫被雨水打湿了些,隐约可见鼓鼓的胸肌轮廓和顺着腰身而下的紧致的肌肉线条、

他还记得他们…以前做过的亲密的事情…

莫关山不禁别扭地转过头不再去看他…都是过去的事了……他们早结束了啊……自己亲手结束的不是么?

唉,何况他现在还该死的变成了一只猫,既不会说话,又动不了,一只深受重伤的猫…

可是为什么?

那他自己的身体又在何处?他的身子是不是已经死了……?

因为上天觉得他有愧于这个男人,才让自己用这种方式回他身边的……?

可是我怎么记得他喜欢的是金毛啊?

那我该变成一只金毛…不该是猫啊……

麻药后劲十足,莫关山没再想多久,便被护士摸着脑袋睡了过去。

—————————————————

之后莫关山在这个豪华的宠物医院留院观察了两天,确定一切指标都稳定之后,贺天就回来接他了。

“我救了你的命,你怎么感谢我啊?”

贺天揉着他的脑袋,一张帅脸怼在他面前放得很大,闪得他晃眼。

“喵呜、!”

莫关山用前爪扒拉了一下贺天的脸,没怎么施力,这个傻逼居然就那么让他扒拉,也不见躲一下,完还捏住了他的手掂了掂。

“嘿,小橘猫…这脾气…”贺天露出玩味的笑意。

“喵!”

切,我又没让你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还救救救,救个屁啊……

你这么厉害!倒是认出我啊?!

“莫仔~”

“喵?!!?”

莫关山一下子便愣住了……

认、真认出我了?!

“你这小野猫,额头花色像在皱眉,再加上这脾气嗯?真是跟那人一摸一样……以后就叫你莫仔了,正好你又是公的”

“……………”

靠、他还记得自己啊……

心情很复杂,有点高兴、又十分压抑。

贺天端住他的屁/ 股,就直接把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肩上,小心地托着他受伤打了绷带的后脚。

那手掌整个覆盖在自己屁/屁上的触感叫莫关山一阵羞耻、挣扎了一番又被贺天按在怀里。

“别乱动、乖,为了感谢我,以后陪我吧,我养你”

谁要你养啊……混蛋……

不过他也不想这幅样子被丢出去流浪就是了…哎

“填一下主人信息登记吧小哥哥~记得每周要带莫仔来复查噢!”

贺天闻言接过纸笔填起了个人信息,莫关山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凑上去看,毕竟这么多年没见,贺天很多事可能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贺天了吧?

看着他那苍劲潇洒的字迹,莫关山渐渐喵不出声来了。震惊令他哽咽。

2018年?xxxxxx大学?!21岁?!

怎么…怎么会这样…分开三年,不是应该在读高中么?他们在初一的时候认识,贺天从小在国外长大,作为优等交换生来到他们学校读了一年书,自己是gay的事情被他发现…慢慢的莫名其妙两个人就此纠缠不清了。

随后他的父亲在他初二那年出事入狱,那时候贺天正好过年回英国,莫关山只好匆匆给他发了条信息——“我要走了,忘了我吧,不要再继续了,…其实我们不合适。”

发完之后,他也没等贺天回复,便狠心丢掉了手机。一个人默默整理了行李。

莫关山跟着母亲离开了那座城市转学了。因为父亲担心他和妈妈会被再次盯上,他们离开的又急又消无声息,什么都没有留下。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以前的一些朋友也统统断了联系。

之后几年的生活一直都过得很辛苦。自己摸爬滚打,什么活都干,最多的时候一天打三份工、甚至累到昏倒。只有忙碌能麻痹他的神经,让他渐渐忘记痛苦,忘掉这个男人…

但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有那么点盼头。攒够钱等爸爸出来,他们还可以重新开始新生活。

只可惜…事事不遂人愿…

当他拿到父亲的死亡通报的时候,天就已经踏了,这跟离开贺天时的难受更重更深、他实在受不住…结果连自己也赔了进去……

然现在这个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他居然昏迷了一年多,然后在一只橘猫身上醒来了吗?

………………

“怎么又呆住了?刚刚不是还很活跃?”

贺天笑着拍拍他的屁股把他靠在胸上托了托。

莫关山感到一阵无力。

他小小的身子靠在男人身上,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

捏了捏他兜拉下去的耳朵,贺天以为他又疼了,心疼地给顺了顺毛。

“我们回家,我这两天给你买了很多东西,看看你喜不喜欢…”

看着帅气的小哥哥抱着他的小野猫拎着药走出了大门,护士姐姐一脸母爱泛滥地摇了摇头~

“哎…这年头好好的帅哥不找个男朋友女朋友疼的~又一个变成了猫奴!可悲可叹啊!”

TBC


评论(15)
热度(392)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