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意外之外2

一个温情的破镜重圆梗
人形贺天x猫形毛毛
回忆杀部分

(2)

贺天抱着莫关山一路走回了家,他半趴在贺天肩上,望着街边不甚熟悉的街景,这时候才逐渐意识到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城市…

在这座位于省会的大城市里,从国内最好的小学到大学,都是一应俱全的。

父亲开酒店的时候,曾经他也有过那么幸福的家和优渥的生活条件,当时年少懵懂,跟贺天初次相识的时候,也没有对这位做交换生来的“留学生”有任何落差感。两人在一个班,贺天被安排坐在他的旁边,无法忽视他那过于晃眼的外表…莫关山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只不过以为自己会多一个好临桌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贺天打从第一天起就老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他,喜欢捉弄他,总是在上课的时候扔一些毫无意义的纸条给自己,比如什么

“你头发天生的?”

“干嘛总皱着眉?谁惹你不高兴了?”

“刚刚午睡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在看我?”

“喂,笑一个给我看看”

!!

谁他妈要笑给你看啊?!

莫关山被他各种调笑意味的玩弄搞的十分难堪,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要做什么啊?脾气一上来就忍不住骂出了声,老师气得摔断了粉笔。

“莫关山!出去站着!”

站就站吧,总比看着他搞自己舒服、只可惜每次过不了多久,贺天都会自己默默的出来,陪着他一起站在外面。

“我害你的,我陪你咯,反正上课很无聊,听不听都无所谓。”

是啊,你反正听不听都她妈是第一、可这就是你老是来膈应我的理由么?

“你他妈到底要干嘛?你无不无聊?”

“挺无聊的,你很可爱”

“……?”

莫关山几次被他弄得哑口无言,心里千回百转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样一来二往,次数多了,居然也就习惯了他的骚扰。反抗都嫌累。

但是他真的不喜欢他这样,因为没有人知道,在他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
自己对周围的男生,已经很久没有真正想交的朋友什么,因为…
他是喜欢男人的。这是他的秘密,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当然也不需要说起。自他发现以来,就一直很厌恶这样的自己,可是又无法改变什么,久而久之,压抑着,连脾气都变差了。

他在学校里渐渐变成脾气暴躁的特立独行,一般没人敢招惹他,但也没有拉帮结派。他总是皱着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谁要跟他对着干,他就打回去,他不喜欢靠近他们,一旦太熟了,就可能被人发现,他其实是他们口中的死基佬…

不过没关系,他又不需要朋友,不想跟他们在一起打闹,也不喜欢被勾肩搭背,更不想…慢慢喜
欢上某个人而苦恼不堪。

可终归接触的太多了。

就很不妙。

当甚至在周末都被贺天强迫着拉去给他做饭之后,独处和他的靠近都叫正直青春期的莫关山觉得难以呼吸。

平时体育课一起打篮球,推来撞去的,贺天身上的气息一靠近他就心烦意乱,他很害怕自己身体对他产生的微妙的反应。只想躲的远远的,没有一次能静下心来打球。

当他第一次幻想着贺天的样子she出来的时候,他终于惊恐的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会控制不了。

他告诉自己要离这个人远一点,最好就不要再碰到他、如果这人知道自己奇怪的心思…大概会觉得自己很恶心吧?

平时总是被自己欺负玩弄的人,居然倒反过来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真的很好笑很恶心吧?

可惜这件也许会觉得很恶心的事情……贺天却先他一步做了出来……

男人戏虐的眼神不变,意味却很深长,强硬的掐住他的下巴,带着控制欲,连舌头都伸了进来……!矿泉水全打翻在了地上,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跟对方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比起来,浑身颤抖到哭出来的自己实在过于难堪了!

贺天看到他过激的反应只是淡然的问了一句他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他。

“对,真的很讨厌…离我远一点”

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为什么就能轻而易举的对我做这种事情呢?耍我真的那么好玩么?

他开始躲着贺天。
到处躲,躲了二个礼拜。却没有一天不在想他。

直到贺天用番茄酱骗自己自杀了,莫关山当时便差点吓得心脏骤停!狠心发的去死只是骂人的话啊,怎么舍得你真的去死?你是白痴么?

吓到腿发软吓到泪流满面,敲开门却看到他一脸放肆的笑,当场就打了起来……

打着打着,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最后被贺天压在地毯上接吻,然后抱进浴室洗澡…

之后的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身体的反应比自己的嘴诚实太多了,贺天进入他的时候,身心都为之颤抖。

“你其实很喜欢我吧?对不对?”
“不…”
“你不是gay么?”

瞠目结舌。

“…你上次手机忘了关,我好奇翻了翻看到你偷偷下的gv了”

全身都是蔓延的红,莫关山难堪的别开头去只想一死了之算了。要不先掐死他灭口,再自己自杀。

可是贺天接着说的话却叫他情绪更为失控。

“我不是gay”

“可我挺喜欢你的”

“看到你会硬,想cha你,看你现在这样在我身下哭,我会很兴奋”

“………”

那荒唐的一夜过去,两人的关系也从此彻底变了。

过去的事情,莫关山一件都没有忘记过,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贺天,最后的离开,又是多么令人绝望。
只是他相信这个清淡冷情的男人,过于优秀强大,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有什么改变吧,忘了他就好。

他还是能继续过他正常的生活,而不是跟什么都没有的自己成为舆论的同性伴侣。他不想贺天被任何人带着有色眼镜去看。

“喵…”

莫关山挣扎着想让自己的屁股脱离开一些他的手,就算他现在不是个人样了,可好像也没有哪只猫喜欢被一直摸屁股的吧?!

死死抓住他肩膀的衬衫往上爬,贺天无奈的停了下来。

“唉?这么讨厌我抱么?”

你他妈一直在摸我屁股!!!

“都断了一条腿了,再乱动掉下来?多危险啊莫仔”

“喵”

“瞪我干嘛?”贺天穿过他的腋下把他举到自己面前对视着,居然看到小猫崽瞪了一会儿自己又别扭地转过了头。

忍不住笑出了声,只好打开刚买的宠物外带箱把他小心地放了进去。

tbc


评论(14)
热度(295)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