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意外之外3

温馨…呃、温馨…嗯…he哈…最近太忙了,人又懒,更的比较慢,其实这篇只想好了结局,中间都是想什么写什么。



贺天拎着宠物箱,淡然地点了根烟,想了什么,又顺道去小超市买了几个番茄和鸡蛋。再出来的时候,天上却飘起了小雨。
他怕雨飘进箱子口淋到大病初愈的莫仔喵,便把买的东西挂在胳膊上,把小箱子揣在胸前。
莫关山从缝隙里看着不断在眼前晃动的贺天那穿着黑T的胸膛,心里不可控制地渐渐涌上一股依恋。
曾经多少次…被他强硬地扯进怀里,鼻息间尽是他身上浅浅的烟草香。
很安全、又满足…

用力晃了晃头,莫关山舔舔自己的爪子重新蜷缩回去。
别想了,别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想起来做什么。一点意义也没有。

“莫仔,到家了”
箱子门被拉开,贺天的脸又怼在他跟前,莫关山缩在箱子里警惕地看着这个面带笑意的男人,他拿着一块白毛巾擦着自己淋湿的黑发,凌乱地散在眼前,
“快爬出来给我看看有没有雨飘进去?嗯?”
爬你妹爬…等劳资腿好了信不信劳资立马就走…切…
莫关山心里挣扎了一番,还是拖着受伤打着石膏的左后腿,一点点挪出了笼子,贺天笑眯眯地擦着他的黑发,坐在桌子边看着莫仔喵一点点地爬出来,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在桌子上根本就是无处可去时,发出一声恼怒的喵叫。
贺天得逞地笑了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怎么觉得你真的在皱眉?”他可爱的反应真叫人打从心底里喜欢,凑到他跟前摸摸他的脑袋,莫关山不满地去抓他的手腕,结果一个重心不稳又差点滚下去。被贺天一把托住抱进了怀里。
贺天的大手托着自己的前胸…莫关山有点窘迫,自己这弱兮兮的样子,未免也太烦了。
泄气般的莫关山扒着贺天的手,张口用小尖牙啃,以示不满,让他给自己放下来。
“唉…别咬别咬…嘶……别掉下去了啊,松口…”

贺天抱着他走回了客厅里,把他放在了早就准备好的猫窝里,一旁还备了喵厕所和干净的猫砂。
“我是你救命恩人不是你仇人,知道没?”
贺天看着自己被抓出一道道红痕的手,只是有点麻痒,但都没有见血的迹象,叹了口气笑了笑,起身去了厨房。

贺天一离开他身边,莫关山才静下心来仔细看着这个房子,觉得分外熟悉…
客厅里迎面一整排的落地窗…
这不就是贺天以前住的那个空旷的大套房么?这么些年了,他都没有从这里搬走么……?

莫关山静静地趴在柔软的窝里,转到了一个可以正好看到贺天在厨房的视角。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贺天,似乎变了许多。
这种改变不是说他的性格。
贺天似乎变了很多生活习惯,被增添了许多家具的大房子,从沙发电视到各种小的装饰,不再是以前空旷的只有黑灰白,也会有一些黄色和红色的搭配,温馨又有格调。让他觉得挺舒服的…沙发上的三明治抱枕…还是以前贺天送给他的,因为太大没来得及带走,后来就一直放在贺天家了。
当然最奇怪的是,贺天居然在厨房自己做饭吃,莫关山往空中嗅了嗅,闻到一股番茄炒蛋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焦味……
这人真的没问题?
莫关山都忍不住想挪过去教他,可是自己却是这个样子…除了喵两声,还能干嘛?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油烟味,贺天似乎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没开吸油烟机,马后炮的开了起来,只是简单的又炒了个白菜,放了个汤,居然就这么满意地坐下开始吃饭了。
吃了两口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莫关山看着他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菜的照片,然后对着自己的方向拉了下镜头,又拍了一张,打了些什么字,笑着发给了某个人。
……………
厨房没有炸掉…
他就在那坐着,吃着他自己做的饭菜,简直不可思议。
说长长,说短短的分开这几年,莫关山觉得他真的变了。
贺天现在都学会自己简单地做饭,不再是以前那个,除了泡面和叫外卖的,就是圈着他的腰威胁自己留下来给做饭的贺天了。
他还有朋友…有可以分享生活和快乐的人,他还会发照片给对方看。
不再是以前那个,除了自己,谁都懒得多搭理一句的贺天了。

他变得很好,只是没有自己的参与了。
也是,谁会一直活在过去?只有他,只有他莫关山,傻得可以,既忘不了,又不敢找他,圈禁了自己的身心,连个交心的朋友也没有,拖着拖着,过着艰难乏味的生活,最后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连个人都不是。
想跟他说句话都不行。
想问他,以前我老说要教你学点做菜,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自己做,可你当时那样拒绝了我,现在却自己在做菜?谁教你的啊……比我教的好么……?

……………
看着贺天边吃饭边看着手机笑的样子,移不开眼,心又慢慢地沉下去……
不过也不用问了,我什么都管不着了。
他装模作样地舔起爪子。
只是只猫而已。
…不知道猫可以活多久呢?
贺天叫自己莫仔,是还记得他吧,他还记着自己。
居然还能听到他温柔的嗓音呼唤自己。
“莫仔,莫仔”

这样就够了。

———————————————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很舒服。
贺天很大方这点,倒是没变,吃的用的,什么都给自己最好。
猫罐头其实还蛮好吃的…就是没咸味。
要不是在一只猫身上,莫关山好几次窝在贺天怀里,都快产生一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嘴上说不出,心里还是很喜欢被处处顺着的感觉。
他有些在意贺天总是在跟谁聊天,不频繁,但每次都会发几条,像是某种习惯。
几次凑上去想看看他的手机,也没看到,回头一想,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不看也罢。
贺天喜欢唤他莫仔,眼神很温柔,但是他是不会理他拿来的那些愚蠢的逗猫玩具的,那样逗自己的贺天还蛮好笑,莫关山会一爪子拍开那些无聊的玩具,然后咬他的手,高傲的不像话。
几次碰壁之后,贺天也就不再用那些花里胡哨的玩具了,比起玩具,莫仔似乎对自己的手感兴趣多了。

莫关山不敢告诉贺天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方面他根本没办法开口,就算让贺天搞明白了他的意思,贺天就会相信了么?想想都觉得很天方夜谭。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活着,如果已经死了,那他现在就是个飘荡了一年多突然产生意识附在一只野猫身上的孤魂野鬼,等这只猫死了,自己是消失,还是继续飘荡,他都不知道。

假如连实体都没有了,他还能这样守在这个男人身边么……

“又发呆呢?莫仔,你是不是困了嗯?”
莫关山拍掉了贺天又来抓着自己下巴的手,轻轻喵了一声。
贺天便把他抱了起来走去了卧室,
“要不今天和我睡吧,明天你爸爸开学了,就没这么多时间在家陪你,你会很无聊吧?”
谁叫你不去住学校或者找个近点的…非要上下地铁,一直住在这儿呢?
不知道贺天在想什么,莫关山就被他放在了被子上。
猫本来晚上就不怎么睡觉,每天吃吃喝喝,莫关山毫无睡意,此刻他珊瑚红的眼眸子在黑暗里闪闪发光。贺天一手撸着他的脑袋,边随意地看着手机,最后莫关山听到贺天对着手机录了一句“晚安”发了出去。
心里顿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夜深了,房里是贺天浅浅的呼吸声,他的手还按在他脑袋上,人已经睡熟了。

莫关山拖着自己打石膏的腿,慢慢轻轻地从他身上爬过去,去扒拉贺天的手机,他用猫爪子拍了拍屏幕,屏保居然已经替换成了猫样子的他,解锁需要指纹…
他咬着手机一角,拖到贺天手边,努力的去拉他的食指往上按,眼看就要成功了……
贺天突然一声长息,翻了个身,莫关山差点从床上被被子掀下去、意识也跟着清醒了过来。
…………
干嘛啊?做这些有什么意思吗?
看到了又怎么样,会开心吗?
哈…
醒醒吧莫关山,你现在只是只猫、是只猫、







探查贺天的一切、他的朋友…关系…什么意义也没有。
他缓缓趴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落地窗外闪烁的城市夜景。忍不住想起以前贺天经常把他压在那抱他,在他耳边说一些好听的话,既兴奋、又羞恼…同时也…
很幸福。
当时的他们很单纯,就真的以为会一直那样下去…

“莫仔…小莫仔…今天吃炖牛肉么……?”

“………”

贺天轻轻说了句梦话,然后又没了动静。
炖牛肉…你最喜欢吃炖牛肉了…
后来还有人烧给你吃么?
你自己会做了么?
空白了几年,他不知道贺天是怎么过的,就像贺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一样。
只可惜他们,还是差的太多。

莫关山想着,等自己的腿好了,他要想办法,想办法回去一趟,虽然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去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如果不是。
他就能就此放弃所有不切实际的希望了吧。
tbc







评论(5)
热度(275)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