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意外之外4/5

还有两发就完结!温馨治郁he!最后会发个车安慰你们看了我这么多废话2333

4

贺天开学了。
莫关山一个喵在家的日子,真的很无聊,他不愿意叫自己一只猫,因为明明他就是个人,可是现在却是只猫,不想承认,所以就叫一个猫算了,至少这样显得他很独特。
白天无所事事,睡觉,看看窗外的风景,舔舔毛,拖着石膏腿挪来挪去,每天等贺天回来的时候找个缝躲起来,看着他到处找自己,会觉得开心。
可悲又有点无奈的心情,挺好笑的吧……
真是有够无聊的了。

不过贺天课不多的时候,倒是会突然回家来,莫关山因为无聊…现在喜欢上了观察他。以前总是被观察的那个,仔细想想似乎并没有好好在意过贺天的一举一动,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了。可能因为脸…身材…也可能因为他缠着自己…毕竟年少的喜欢,总是突然而来,也没有太多的理由。很少有哪个gay不会被这种样子的吸引吧?
可现在静下来,却开始很在意他。
就像以前他在意自己那样在意他,不管什么时候回头,都能对上他温柔或戏虐或情欲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神。

贺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的时候其实是个特别安静的人。除了逗自己玩之外,他没有话,没有表情,甚至不做什么事,抽着烟站在落地窗边,深邃的黑眼睛微眯,烟圈缭绕,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多数时候贺天都在用便携电脑或者跟那个他不知道的人用手机发什么消息。
看他对着手机露出异常温柔的神情和笑容,心里会觉得难受。但他不想再次去丑陋的窥探了。

傍晚时分莫关山被喂了助腿康复的药,然后便趴在贺天的大腿上迷迷糊糊被撸的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贺天抱着笔记本在很认真的弄什么,淡淡地蓝光照在他脸上,显得脸部轮廓更加立体而深邃。好看的移不开眼。
“喵…”
“醒了啊莫仔?”
贺天随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又放回了键盘上,莫关山看见他那泛着蓝光的电脑屏幕,上面密密麻麻地全是看不懂的数字,像是什么代码,专业课作业吗?
然后画面一黑,莫关山感觉到贺天全身的肌肉都突然紧绷了,神情异常严肃,一个加载的小圆圈开始在屏幕上旋转,
“喵…”
“嘘……”
“………”
一人一猫静静等待了一会儿,终于一个新的窗口加载了出来…
公安……通行证登陆…
………?
贺天,这是在干什么?卧槽?这是黑进了内网?这不是犯法么?!
“喵…!喵!”
莫关山挥着爪子去抓他的手,
可此时的贺天已经完全不理会他了,深邃的黑眼睛全神贯注看不出情绪,他凝神排列着一串数字,然后输入,最后一步可能是没那么容易,贺天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登陆,他最后在本子上比划了什么,再一次失败之后,界面被锁定了。细微地叹了口气,他暂且作罢合上了电脑。

贺天插着裤袋,又站到窗边抽了几根烟,莫关山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做这些…他很怕这些犯法的事,心里阴影太深。只能无奈地围着他的裤脚打转。贺天在他面前蹲下来,侧头吐出最后一口烟,微笑着捏了捏他的脸,
“你自己去客厅玩吧,爸爸洗个澡睡了”

贺天洗澡去了,就在他面前一路脱光了衣服,随意地扔到地板上,以前也是这样,他一般心情烦躁的时候,就会乱扔东西。然后莫关山会帮他捡起来,他做这些事情似乎都是下意识的,他就是想替贺天做,便做了。贺天之前都没注意到,后来两个人住在一起,次数多了贺天看到他在那拾掇自己的衣服,便上去从他弯腰的身后抱住他,吻他的脖子
“宝贝儿你真好”
他的眼神都温柔又深情,莫关山难免会产生一些羞涩的情绪,每次想找个台阶下,又不知道说什么。对于贺天,他真的没什么抵抗力,毕竟他长得那么好看,哪个gay受得了他这样撩,后背一贴上他结实的前胸就让他心里直痒痒,一点办法都没有。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他站在贺天的衣服上,用嘴叼起来,想给它丢回床角。可是自己的腿不方便,根本爬不回床去。

过了很久贺天也没出来,水声却一直没断,到后来已经没有起伏,感觉就是纯粹的开着流,很浪费。
这让莫关山怀疑他是在解决生理需要,心情有点复杂,拖着一条腿他想挪回客厅去算了,可隔着门好像还隐约听到那人似乎在叫自己的名字………可能是错觉。
不可能吧……

贺天终于出来了,头上盖着毛巾,脸被蒸的有点红,情绪却不见好。
“你还在呢?”
贺天温柔地把他一把捞起来放到了床边,自己拿着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也不吹干,便埋头倒在了床上直接睡了起来。
“喵、”
白痴,这样会感冒的。
莫关山把毛巾叼起来,再盖回他的头上,两个前抓在他头上摁。

“莫关山…”
小爪子愣住了,突然的熟悉感让贺天无意识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喵…”
朦胧中贺天觉得很舒服,以前莫关山也会这样帮他擦头发,生气地埋怨会感冒,可明明就是关心自己,被喜欢着感觉总叫他很满足。现在这样类似的场景,总叫人产生一种好像那人回来了的幻觉。
莫仔那小爪子在那动来动去的,贺天很快便睡了过去。

莫关山听到他逐渐平稳的呼吸声,趴在他头上有点心酸。床头的灯光亮着,一半照在他那张好看冷峻的侧脸上,薄唇微抿。

像中了邪,莫关山轻轻挪过去,爬进了他的怀里,下巴磕在他的肩上……
心里的悸动还是没变,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忘不了他,而且变本加厉地喜欢他,好喜欢,贺天那么优秀,又那么好看,虽然老是捉弄他这点很惹恼,可是如果现在他还能开口的话,他很想告诉他他有多想他,喜欢他。你过的好就好。
只是不要再叫他了,他有点承受不住,当初走的决绝,什么也没说,就是希望贺天能就此干脆地忘了他。

—————————————————

几周后莫关山的脚终于好的差不多了,贺天挑了个周末带着他去宠物医院拆了绷带,一上称医生笑着说他都被喂胖了。
莫关山很恼火,呵,那可能不胖么?
他白了一眼一旁笑得春风得意的贺天,很气。
因为自己胖了,贺天似乎是觉得手感好,甚至很有成就感,近来总是抱着他揉来捏去的更加没完没了。
但怎么说作为一只猫,舒服也是蛮舒服的。

毕竟以前做人那会儿,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就算跟贺天在一起的时候,也还是要干活的,当然还免不了隔三差五的腰酸屁股痛什么的……
两人分开之后的日子…他一个人更是苦不堪言。

贺天带着他回家,一路上都笑得挺开心的,他抱着他自拍,然后把他们的合照又发给了微信上那个一直聊天的人,莫关山不悦地撇过头去。
腿好了,他是时候考虑一下怎么回自己过去的地方了……虽然路途遥远,他一年前出的车祸,现在这情况,不回去看看不行的,就算不管自己,起码他还得知道他妈妈怎么样了。
一个中年女人,没个依靠,没了丈夫…又没了儿子…莫关山不敢想。

他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一边被贺天夹在怀里撸脑袋。

快到家的时候,他们看到门口站了一个人。

是一个身材很好又秀气的妹子,看到贺天过来笑的脸上两个酒窝,莫关山觉得她挺眼熟的…
“贺天!哈哈,那天在学校看到你的个人信息,没想到你真的还住在这儿”
贺天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
“你怎么…?”
“我刚这学期从城北那个学区转了专业,没想到刚过来就在朋友那看到你的信息,这是你们这次的小组项目案,我正好给你拿过来了…”
“谢了……”
莫关山从贺天怀里跳了下去,站在门边审视着他们…
很眼熟…是谁呢?应该以前见过…
“昕柔…你、”
“哎呀!你看我来都来了!怎么说都是老相好~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贺天话没说完,叫昕柔的妹子便调皮地凑上去踮起脚在贺天脸上大方地亲了一口。贺天无奈地摇了下头,挑了挑眉,并没有拒绝,开门让她进去了……
站在门口的莫关山这才如梦初醒、
李昕柔…
对,他记起来了,以前他们学校的校花。
原来他离开以后,贺天跟她好了啊……
校草配校花茂…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不是他这样惹人嫌的同性恋。

这么看来,贺天经常在发消息的人也是她么?
刚刚那亲密的举止,只叫莫关山呼吸一窒,心口尖蔓延开来的丝丝落落的疼。
他站在门口仰头看着他们,耳朵里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他掉头便跑出了楼道。


5
———————————
刚刚莫仔跳下去的时候站在门边,所以导致贺天自然地便以为莫仔已经自己回屋了。

昕柔还说着调笑话往他身上挂,毫不客气的进了他的屋。
贺天没什么想法,脸上还是一派清冷。
“你要说什么?我们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吧”

昕柔进了贺天的房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干嘛呀,你别怕啊!我不会拿你喝醉时候那事讹你一辈子的!”
贺天简直被气笑,依着门便点了根烟。
“你这女人性子也是一点都没变,换个人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好自为之”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从来就没对我有意思过,我就是舍不得你这个大帅哥资源啊~我现在的副业是做直播唉,你要不要一起来玩?”

“不了,麻烦”

“唉你考虑下呗!多拉你一个我有提成的,而且对你也有好处”

“好处?我有什么好处?”

昕柔笑得贼兮兮,随手又拿了桌上一个橘子剥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缺钱~虽然很久不见你了,但是我平时还是有在关注你的朋友圈什么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到现在还在找你那白月光吧?”

“你直接说吧,你知道我不喜欢跟人绕”

“嗯嗯嗯…行,我也不跟你绕,莫关山~!我没记错吧,那个红头发的小撇子~你们以前好过,可是他突然就走了,一直都没回来,没人知道他们一家搬去了哪,为什么搬,你就这样被无情地抛弃了~甚至一度消沉~还在同学会喝多了错把我这样如花似玉的校花认错~就因为我染了橘红色的头发?!唉!渣男!”

昕柔做了个夸张的悲伤表情,贺天则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接着说”

“哎呀你真的还在等他啊?像你这样的好男人真是不多了!唉,我说真的,你要想找到他,来直播吧,我这个很简单,不用怎么播,你发小视频都行,或者播你的猫~帅哥和猫,现在很受欢迎的!等你出名了,跟大众旁敲侧击一下,就算他看到你不肯来找你,认识他的人也会来私信你的吧!”

贺天只是静静地听着,眼神黯了黯,按灭了烟。

“…事情怕没有这么简单”

“………呃、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啊~我是诚心想帮你,当然也想发财~”

“谢了,天不早了,快回去吧,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我不想送你,你说的我会考虑”

贺天拿过昕柔拿来的那堆小组作业,边说边往里屋走,高大的背影无情又冷漠。

昕柔识相地穿了鞋,站在门外心里有点儿委屈,知道自己没戏,可还是不服气地继续皮。

“贺天~那…要不要跟我约炮也一起考虑下啊~”
贺天直接没理她便关了门。

李昕柔总算是走了,从小的好家教让贺天不管什么场合总能待人处事的刚刚好,什么时候都能冷淡自持。

放好了那堆资料贺天在厨房弄了点猫饭端去客厅,这是前几天他特地学的。

“莫仔…吃饭了”
“莫仔?”

客厅里一片寂静,猫窝猫架子,都是空的,贺天这才发现他根本不在房里。

——————————————


天色越来越暗,莫关山孤独地从小巷子绕过走到街上,身边是各种急匆匆回家的脚步,仿佛只有他在往人流的反方向走,就像他的人生,走在一个错误的岔道上,还永远回不了头。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李昕柔长得真漂亮啊,这么多年了,女大十八变,真是更漂亮了,性子也那么活泼直爽,跟别扭的自己一点都不一样。
女孩子又软声音又好听,以后结了婚,还能生出可爱的宝宝。贺天长得那么好,孩子肯定也很好看的。

不是他这样硬梆梆的男人,除了一颗心和没什么意思的身体…什么都给不了他。
这样一想,贺天当初怎么会喜欢他的呢?好奇怪啊……真是魔怔。
他还要回去么?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他可能会当场难过的死去。
满脑子都是他们刚刚亲吻的画面。
心痛蔓延地全身不适。
一滴雨水砸在他的脑门上,然后越来越多。
莫关山跑进了附近的一个公园,一不小心跟一个小孩子撞在了一起。
小姑娘打着伞弯腰看它,眼睛又圆又大。
“小猫咪!你怎么不回家啊!下雨了哦!”
“喵…”
莫关山脚才刚好,这下一撞,又有点发疼。
“哎呀!你不要去摸它!野猫很脏的!快回家了。”她的母亲一把拉过了她,莫关山马上又被淋在了雨里。小姑娘一见竟马上大闹了起来。
“不行!小猫咪没有伞!淋雨会生病的呜呜呜呜…”
“哎呀那你把伞给它好了吧……快回家我们回家吃饭,爸爸在等我们了……”

谢谢。
莫关山吸了吸鼻子,咬着伞柄往后拖着,靠到了一个长椅边,下面有一块干燥的地面。他站在那等雨停。
莫关山站了好一会儿,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然后那个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视线里。
是贺天…
没有李昕柔,只有他一个人在那奔跑,不时的弯腰看着角落。
他应该出来找他有一会儿了,雨水顺着他的脸庞不断地滴落。整个人都被淋湿透了。

莫关山的心一下子像被人拽住了,一把一把反复地捏,捏的支零破碎血肉模糊…视线也不清晰了。眼泪就这样在眼眶里打转,他努力睁开眼睛到最大,不让泪水落下来。
“喵…”
贺天,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我的脚还是有点痛。
贺天,

可贺天听不到他的喵叫,也没往他这里来,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也许是他看错了,也许只是个幻觉。
他是那么喜欢他。可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给不了了,在这场滂沱的大雨里,他只会喵喵叫。叫得还很小声。谁都听不到。

后来雨终于停了。
估摸着凌晨3,4点的样子,莫关山回去了。他心里很痛,可是他还是舍不得贺天,再呆几天吧,等脚好透了,再走。

它把自己舔了一遍,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脏,然后安静的趴在门口。等着天亮了,贺天出门的时候给自己开门。

直到天空开始发红,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门没开,电梯却叮了一下,熟悉的男人浑身湿透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苍白疲惫的脸看到他的瞬间还是扯起了一丝笑容,松了口气般在他面前蹲了下来。
“你跑哪去了?脚刚好就乱跑?你想气死爸爸吧?!啊?”
贺天连呼吸都透着寒湿气,莫关山难过地喵喵叫,舔了舔他的手,眼眶一下就又湿了。猫耳朵都垂拉了下去。
“知道错了?没有下次啊!”

总算回了家,贺天也不顾自己,只是脱掉了粘湿的上衣,光着膀子给莫关山洗了个澡,又立马用吹风机给他吹干,再给他摆好饭,这才进浴室去收拾自己。

做完这些贺天实在累的不行了,一觉睡到了大半夜。
果不其然…
贺天马上就发烧了。
他烧的迷迷糊糊起来,吃了两颗药又躺下了。神志都有点不清醒。

甚至开始出现莫关山趴在床边叫他的幻觉,然后发现其实是莫仔在那一个劲的“喵喵喵”
“你饿啦……?”
贺天哑着嗓子撑着身子起来,给它倒了一碗猫粮,可是莫仔还是在那冲自己叫个没完,丝毫不在意碗里的饭。
“不吃?你不吃我吃了?”
贺天毫不在意地真的拿了一颗丢进了嘴里嚼了嚼。
“其实味道还不错啊……”
“喵喵喵!!”
你他妈是不是真的想死?!都烧成神经病了!!快点去医院啊!
莫关山又气又急,拼命地抓着他。
“怎么…你是在担心我么?”
“喵呜…”
贺天咳嗽了两声,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头,手心烫的惊人。然后低头在他的小嘴巴上吻了一下。
莫关山愣在了原地。
贺天叹了口气,靠在床沿边坐下,摸索着床头的手机打了开来。
空旷的房里男人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
“我没事…我没事莫仔。我只是…很想一个人…”
“他也叫莫仔……我的小莫仔…”
贺天按开了那个被自己置顶了4年的微信,眼神空洞却很柔和。
在四年前最后一条消息之后,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对话的微信聊天。
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假装他还在身边的微信聊天。
他总还留着一丝希望,想他说不定都看得到,总有一天会回他。
可一晃就是这么久。
刚开始分开的那一年,贺天总是会在夜里发了疯一样想他。
经常做梦梦到他,然后舍不得醒来,麻痹自己沉溺在回忆里,想他一逗就泛红的脸,看他的眼神怨气里带着难以察觉的撒娇,亲几下就湿漉漉的目光,操狠了会抱着他哭的失神,总是在骂骂咧咧,可还是会默默帮他把很多事都打点好,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说,总是想偷偷自己一个人撑着,可爱的让人心疼。

直到后来连思念都和心痛一样变得麻木。

“我真的很想你…毛毛…我发烧了…头很痛,你来看看我吧?嗯?好吗?”

贺天先是打了几个字,可是手不停的抖,索性直接按了语音。
莫关山站在他面前,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贺天一直、他在聊的,居然一直都是自己。

“你怎么能那么狠心呢?以前我用番茄酱骗你你都会担心到哭,都是骗我的?”

“……你回来看我一眼好不好,我就在原地等着你,我哪都不会去了,就让我看看你好吗?我真的想你了…莫关山”

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默。

“……你知道么,我前几天终于黑进了公安的内网,我搜你的名字,居然是查无此人?是不是很可笑?这怎么可能?”

“我不久前终于知道当年你是因为你爸的事才走的,可是你爸去年就已经去世了,我搜不到更多的内部消息,我还会去查的,但是为什么你也不在了呢?为…什么?嗯……?”

贺天的声音断断续续,甚至混了哭腔,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贺天,难过的像个孩子。脆弱、放低了一切姿态,只是单纯地唤着自己。

贺天,
原来真的是这样啊……
你黑内网,是为了找我……
可是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
哈………
“查无此人”,只有死人才会被注销个人信息。
看来他真的已经死了……?

“喵…喵…”
贺天
可我就在这里啊……
我就在这儿,在你、面前…
就刚刚、 你还吻了我
我是莫关山啊……
对不起、

贺天环住了头,肩膀颤抖着。
莫关山眼里布满了泪水、太绝望了。
可是他不能说,他也说不出,他不会让贺天知道,他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可能就是真的死了,他们永远不会有结果
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一直搞错了什么
从他跟贺天再次相遇以来,
他以为贺天变了
以为贺天已经放下他了
可是他都搞错了。

眼前的贺天根本没走出来
他也没走出来
他们依旧困在一起
却隔着无法跨越的距离

tbc



评论(9)
热度(316)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