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意外之外6

6

可贺天毕竟身体底子还是好,虽然烧成那样,吃了药再睡了之后,隔天中午醒来烧已经退了。
莫关山一整晚都没敢合眼,一步也没敢走开,担心的要命,贺天昨晚情绪很不对,之后迷迷糊糊地叫着他的名字睡了过去,这会儿醒来就和趴在枕边的自己打了个面照。
他看着他轻轻笑了下,眼睛还有点红,
“喵…”
白痴、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是不是以为你爸爸挂了”
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一般,贺天自然地回应,莫关山的眼里忽明忽暗。
贺天揉了一把他的猫头撑着身子坐起来,头难免有些晕眩,缓缓转动了下脖子,肩背上的肌肉一块块舒展开来还是充满了力量感。
“莫仔你是不是一整晚压我肩上了嗯?”
“喵…!”
混蛋讲不讲理啊?也不看看自己那什么睡相。不是横着就是斜着、趴着、被子乱扯,枕头都掉了一个…
贺天从以前睡相就一直不好,可是他自己没什么逼数,还特别喜欢趴着睡。这个问题当初莫关山不知道念叨了他多少次,本来就抽烟,还趴着睡,对呼吸系统和心脏器官都非常不好,可贺天总是笑眯眯一脸无所谓地跟他贫嘴
“我自己睡的时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跟你睡就不会,所以你跟我说没有用,你陪我睡就行了”
贺天捏了捏他的脸,掀开被子去冲澡了。
重叠了的记忆和现实让莫关山更加难过,可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以后怎么陪你睡?现在这样就挺惊悚的了?
如果能让贺天知道他现在的情况的话……先不说他能不能相信,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
甚至于他有时候会开始怀疑眼前的贺天是真实存在的么?这一切,是不是死后世界的幻觉空间?只是因为舍不得他,心里最愧疚的人也是他,所以回到了这个男人身边。但这种超自然的事情,如果不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又有谁会相信?
退一步,就算贺天能相信他,那不就等于直接了当的告诉他自己确实是死了么?连个人档案都没了……自己还有活着的可能吗?
莫关山回想贺天昨晚说起的人,只有自己和父亲,可是按他的性格肯定把跟他有关的人都查了,这样看来他妈妈应该还在才对…她还好吗?
莫关山心里一片寂凉,可又无可奈何。

踩了踩被子,他这下有点犯困了,蜷在床上上就想睡一觉,结果还没趴下就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扰了。
谁来了?
贺天擦着身子不耐烦地从浴室出来,随手套了身衣服便出去开门了,莫关山赶紧跳下床跟过去。
“啧,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没事,平时你少来管我…………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哇!总攻大人您这是刚洗完澡么!来来来,给我摸摸胸肌!!”
笑得一脸肆无忌惮的李昕柔出现在门外,飘逸的长发一甩一甩的,说完便戳了一下贺天的胸膛,结果被贺天反手抓住了手腕。
“行了,又过来干什么?”贺天心情一点都不好,完全懒得跟她扯皮。
“担心你呀!我去你们专业教室找你,你居然不在!他们跟我说你都两天没去上课了”
“明天就去了,其他没什么事回去吧”
贺天刚要把门关上,李昕柔便一脚迈了进来卡住了门,“哎哎哎!不不不,我有事我有事!你让我进去我们慢慢说!你不会后悔的!”
贺天眯了眯眼睛审视着眼前女人的意图,松手随她推开门走了进来,环起手臂靠在了墙上,莫仔也不知何时已经跳上了一旁的鞋柜,正甩着尾巴看着。
“我觉得我在微信里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去直播的”
“可是你后来为什么要说不安全啊?有什么好不安全的?你还怕别人知道?当初你俩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知道了好吧!”李昕柔不解地质问。
“…不是这个不安全。”
“那是什么不安全?”
“别问了…你不用知道”
昕柔的眼神灰暗下去,贺天一再的拒绝叫她很难受。
气氛突然就陷入尴尬的沉默。
“喵………”莫关山虽然知道了贺天确实对她没意思,可是李昕柔似乎也没有什么恶意,她应该是还有事情想说的。而且不知怎么的,莫关山觉得可能跟他有关。
女人柔和的视线投向了鞋柜上的猫,莫关山跟她四目相对。
“………我怎么觉得你家的猫好像很讨厌我?它额上的花纹像是在皱眉瞪人,从刚刚进门就一直看着我,一副想扑上来咬我的样子”
“嗯…它脾气比较大,你是陌生人,他不喜欢很正常,但他不会乱咬人”
“…哦……那个…其实…”
“?”贺天侧了侧头等着她说。
“我…我前天在直播的时候…已经自作主张的把找莫关山的事说出去了……然后还挺多人私信我的…”
贺天一听脸色立马变了,阴沉的吓人,他一把拉过李昕柔把人从玄关拽进了屋子里,回过头异常严肃地盯着她。
“你说了什么…?”
昕柔第一次看到贺天快翻脸的样子,吓得干咽了口气,支支吾吾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好脱离开一些他的身高压制。
“…不是,你这样好吓人啊、你别生气我可聪明了我说的不是你,我说我有一朋友!他们又不知道男的女的是吧,我说我朋友得了很严重的病,然后想找到这个曾经的同学表个白,了却一桩心愿…”
“呵…?然后呢?你把莫关山的信息发上去了?如果只是寻人启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我还会拖到现在?”
“哎呀当然不会呀,我就发了一张以前学校篮球赛的时候有莫关山侧影的一张照片,脸不是很清楚,但是见过的人呢,又能一眼认出来的那种,就这张…”
然后贺天的手机震了一下,是李昕柔发过来的照片,那照片上的小莫仔朝气勃勃,紧实的小腿漂亮的腰线、他甚至可以看到他橘红色发梢上滴落的汗水…敞开的领口因为他扭头的姿势往一边偏了过去,靠近锁骨的位子上有一小片粉色的红…贺天的握着手机的拇指抚了一下那锁骨的位置、这是那天他上场前在更衣室被自己吮出来的。贺天全程看着他打球,看完以后以他露出来痕迹的次数作为惩罚把他拐进了更衣室里间一直弄到晚上天黑了才出来。那时候莫关山披着他的衣服被自己抱着,累得睡了过去。贺天就这样把人一路直接抱回了家。
“喂…?”
昕柔在他眼前挥了挥手,想把他的思绪带回来,
“醒醒,情圣?我要说重点了”
贺天保存了一下图片,认真看着他,眼神柔和了不少。
“唉…”昕柔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手机上翻出来一条消息递给贺天看。
“你看,这是我的一个男粉丝,他说他一年前跟我照片上这个人在c市的一家家常菜馆一起做过一段时间的厨师、但后来他有事回老家就不做了,他还问我是不是叫莫关山呢!!错不了!”
贺天看到上面那个地址内心无比激动,c市……没错…是他前几天查莫妈妈的身份信息最后一次出现的城市,这个人说的时间也是在莫关山的父亲出事之前,看来莫关山和他母亲肯定是在那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可是这一年莫母却像失踪了一样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登记过信息记录,更别说详细的地址了。
这是一条珍贵的线索,他要请自过去那家店问一问。再说会不会有可能…莫关山还在那?!
把消息复制过去之后,贺天把手机还给她,语气缓和了不少,李昕柔满脸期许地看着贺天。
“昕柔,谢谢你帮我,这个确实很有用,不过你以后还是别再来插手我的事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可能会产生一些更严重的后果你却无法控制甚至毫不知情、我不能告诉你更多了,如果你还要继续插手我的事,我只能说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哎…别这样…好了好了我错了我知道了…”
“嗯…你差不多还是回去吧,直播上不要再提这件事,如果我需要联系你那个粉丝再问情况,我会打电话给你,你不要再自作主张”
“…嗯…反正你不准跟别人在一起…我知道你喜欢莫关山,所以你要不去和莫关山搞基、不然就只能是我!”

“…哈…你在想些什么?”

最后还是出于感谢,贺天请李昕柔出去一起在楼下的饭店吃了个饭。

莫关山看着他们出门,独自在家里焦虑地走来走去。

他知道那个私信李昕柔的人是谁,那是自己最后一次打工兼职的地方,当时那个小哥被人骗光了钱,走投无路跟自己一起在后厨做菜帮佣了几个月,等能勉强维持生计了,便辞职回老家去了。而自己却在那之后不久出了事故。所以贺天如果真找去那个饭馆问,很可能就能顺藤摸瓜地找到自己母亲了。

至于自己………
如果死亡是真相,贺天该怎么办?

莫关山明明在贺天身边,可是他却无法阻止他去找自己,莫关山当然希望自己还能活着,哪怕自己的身体里的灵魂不是他自己,他觉得都可以试着接受,若真到了那一步,再把真相告诉贺天。
可如果他真的入土为安烟消云散了,他却一点都不希望贺天知道。
对现在的莫关山来说,逃避真相或许比面对事实仁慈。

静谧的黑夜中,贺天翻开了电脑再一次登陆了公安系统,自从破解了密码之后,贺天每天都会登陆系统查一下莫妈妈是否有新的信息点记录。
刷新了几遍都没有之后,贺天又继续查了一会儿当年莫父的事情。发现了一个新的点,当时莫方莱不幸在狱中去世之后,是按照规定及时通知了家人的。
然而信息记录显示确认的时间却是在一周之后?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拖到这么久?


隔天当莫关山被贺天带到宠物医院的寄养中心时,他知道他阻止不了贺天的。
贺天站在窝前把一个刻了他名字和主人信息的项圈系到莫关山的脖子上。一种所有物的象征。
“莫仔?爸爸出去几天,马上回来接你,幸运的话回来你就有两个爸爸,他会很喜欢你的…”
莫仔踮起脚用两前爪挂住贺天的衣服。
“喵喵…”
混蛋…带我一起去吧?
那闪着泪光的珊瑚色猫眼,让贺天移不开视线……有时候总觉得哪里很奇怪,太像了,神态眼神,都让贺天觉得太像了。
“喵喵喵…”
莫关山不停地抓着他的衣服,想爬回他身上去,贺天掐住他的腋下把猫再次抱起来、
“莫仔…?”
“喵——”
我是,我真的是莫关山啊,贺天你个白痴,带我一起去,别让我留在这里等你。看看我,我是莫关山。看看我。
贺天默默凝视着他看了很久,最后笑着摇了摇头,在他圆润的额头上印了两个吻。小心地把他放回了笼子里。
“爸爸有不得不去确认的事情,马上就回来,等我”
——————————

“等我回来,莫关山。新年快乐”
“滚吧…别回来了……”
“那你还不得饥渴死?谁满足你?”
涨红了脸,莫关山恼羞成怒地掐住贺天的脖子晃了晃“谁饥渴啊!!”
………
他回忆起当年两人最后分开时的画面,贺天也是这样亲完他笑着揉了揉他的头。然而这一别,他们再没有见面。

“喵…喵…喵喵”
别走,带我一起吧?贺天,我是莫关山,我是莫关山,我是莫关山啊…!我不想呆在这里,带我一起去啊混蛋混蛋混蛋……
“等我…莫仔”

贺天听不懂他的话,却能从那眼睛里感受到他的情绪…但没有办法,贺天还是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关山垂下了耳朵。
“喵…”

人都不怕真实和困境,怕的是毫不真实地活得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

他现在真的开始害怕了。他不知道还要这样持续多久。
如果这是个噩梦。
他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TBC






评论(7)
热度(214)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