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接526漫更🚗一则《偏移》

《偏移》

有一点点私设。
可以接在我上次写得番茄酱后续《彻夜未归》后面

—————————


“毛仔”
莫关山还没来得及反应贺天又给他取的新绰号,男人低沉的嗓音便在一片喧哗之中贴近他的耳畔,仿佛一片羽毛轻轻扫过。心里激起一片酥麻。
“……给你开路,你先走”
把人护在身后,贺天审视着眼前一圈人的站位,寻找着突破点帮莫关山先逃出去。
看着他宽阔的背脊上白色的T袖已经被星星点点的血迹染红,莫关山气得发抖、
你说开路就开路、劳资要你救了么?怎么就总是能如此狂妄自大?这么多的人,我跑了你怎么办?让你去送死么?我莫关山是这样的人?可恶…可恶的家伙……混蛋…怎么就能这么烦人,这样让我怎么还能理直气壮的说讨厌?
傻逼贺天、
“白痴!”
莫关山眼疾手快,在眼看着贺天一拳要挥出去之前,抓过贺天的手腕便借着惯性猛地撞开一人撒腿就跑。
打尼玛打,傻子!

“草!妈的!站住!!两个臭小子还敢跑!给我追!”

“哈……哈…”
莫关山拽着贺天拼了命地跑,他熟悉这里的弯弯绕绕,没一会儿就把那一大群人给绕晕了,很痛,刚刚被一棍子打的背牵扯着肌肉全身都痛起来,眼看着后面的人脚步声渐近,莫关山一把把贺天推进了一个小餐馆的后门暗边,前面有两个很大的垃圾桶,他拖着贺天力竭地蹲下去。男人却用另外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腰把他撑住,让他靠在自己胸前。
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躲避着一群人。呼吸里都带着闷热的湿气和黏腻的血腥味。
“呼…哈…哈…”
“疼么?”
两人贴的太近,一晚上贺天不知道已经搂了他多少次,此刻手还紧紧握在一起,粘乎乎的。贺天暗沉地声音就响在他的耳边,充满了磁性与力量,还有某种难以察觉的沙哑。
莫关山这才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却发现贺天居然玩味地盯着自己,毫不喘气,还一脸肆无忌惮的笑意。顿时气又不打一处来。
“哈…靠、哈…你、你他妈缺心眼啊?他们叫你跟他们打,你还真去打?你一个人,他们那么多,你傻逼么?!我们都这副样子了,你他妈还笑?很好笑么?没我你肯定被他们追上…”
贺天贴近他的脸,手指抹了把他脸上的血迹给他拭去。
柔声说道“…我是笑你可爱,身上很疼么?”
莫关山听着一愣,又想起前几天跟他那些破事,脸就有些发烫了,当即就退后了一步想跟他保持下距离,结果跟男人抓在一起的手被贺天猛地往回一带,自己脚下不稳一下又跌回了贺天的怀里、贺天顺道直接把他双手搂紧了。
“靠…!哈…放”
“你喘得那么厉害,少说几句吧、我都快被你喘硬了…是不是很疼啊小莫仔?”
“去你妈的……!放开我我靠…你是什么狗、动不动就硬…的要恶心死我…傻逼…”
莫关山推拒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力气也越来越小,最后放弃了挣扎,仍由他搂着。
“还好我来找你了,不然你一个人怎么办?你想急死我?”
莫关山埋在他肩头声音闷闷的“……什么怎么办…打不过,就跑咯……就你他妈的屌死了,还真跟他们一群人打到天亮啊?白痴”
“哈?真行啊小毛仔,还挺聪明”
“切…”
贺天放大的脸越靠越近,莫关山看着他的眼睛觉察到他的意图,立马羞恼地转过头去,结果还是被贺天给逮住了,柔软的触感两唇相贴,贺天又一次吻了他。
贺天那一贯霸道湿热又带着讨好的吻,次数多了莫关山都被迫着习惯了,因为不再讨厌他这个人,很多事情…也就连带着不讨厌了……可是这样,真的很…
“唔…”莫关山被他吻的腿发软,更加站不住脚,整个人都被迫挂在了他身侧,男人紧紧环着他,仿佛要把他揉进身体里。
“够…唔…够了”
好不容易从他的吻里挣脱,嘴里都染上了他淡淡的烟草味,带着诱惑的味道。贺天那盯着他的黑眼睛透着很深的欲望,让他无法直视。
“以后不要乱跑,我保护你,保证没人敢惹你,你只能给我一个人“欺负”,知道么?”
“……你什么毛病啊?”
“…喜欢你的毛病”贺天又贴着他的耳朵很轻地说道,然后又独自笑起来。
“上次说不讨厌我,现在该有点喜欢我了吧?”
“谁他妈喜欢你啊!你别以为做了点什么劳资就喜欢你了……我可去你妈的……我要回去了…”
贺天不生气,看着他闹脸红的样子就觉得可爱的紧,拐了一下他的脚人就又靠到了自己身上,莫关山瞪着他发出最后的警告。
“你看你站都站不稳,要回去还不被你妈妈担心死啊?反正明天周末,你还是跟我回家吧”
“不要…你他妈又想对我动手动脚,还要我给你做饭!”
“好好好,我保证只动手不动脚。饭我买给你吃,行吗?”
“行个屁……”
“别倔了,你看你满脸血的,跟我回去我给你上点药”
“滚吧你…”
“唉!我靠我擦你妈你放我下来……!”
贺天懒得跟他继续对嘴,拦腰抱起扭头就走,莫关山羞耻的不行,“你放我下来我靠!傻逼!”
“跟我回家?”
“行了行了知道了!快放我下来妈的……”

贺天把他放下来,半扶着他,两人总算是回了家。
简单洗了澡后,莫关山穿着贺天宽松的黑T坐在沙发上开着药箱子抹着药。
贺天拿出那些瓶瓶罐罐看了看,仔细挑拣着,
“随便涂点得了,这么点伤…”
“都淤血了,还逞强?这些东西我很久没用了,怕过期了,我得先看看…还好,还没过期”
“你以前…也经常打架?难怪你身手…”
“现在觉得我厉害了?我现在根本用不上这些药了,那种程度的都伤不到我,刚刚你不用带我跑,你自己跑了就好,不用顾忌你,要把那一群人打趴下也不是很费力的事。”
莫关山不服气地翻了个白眼,心里又不是很有底气地嘟囔“你就吹吧你…”
贺天翻起他的衣服,心疼地给他那被打红的肩背涂上药,心里却是蠢蠢欲动,看他乖巧让自己涂药的样子,喜爱之情都要满溢出来。
贺天气息又不稳了,他感受到自己下面已经硬了,因为莫关山又临时来他家,身上都穿着自己的衣服,上衣有些大,盖到了他的屁股,还穿着自己的内裤,两条大白腿又长又直蜷在沙发上。叫他怎么控制的住。


和谐部分点击此链接查看图片:

https://m.weibo.cn/status/4243853962328730?




真是完蛋。
不知不觉又做了一次…真是太糟心了。
以后该怎么办?
一切都偏移了正轨。
而面带笑意的男人沉默地注视着他,眼里深情款款,不知道第几次被他按下头来接吻…

莫关山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没有拒绝。

(完)



评论(13)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