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入睡的方法》漫画向甜饼一发完


“卧槽卧槽卧槽!!!!傻逼贺天!死变态!臭混蛋卧槽!!”

莫关山惊叫着从梦中惊醒,脸因为激动和梦中贺天对自己刺激而变得异常红润,他喘了两口气定了定神,甚至在这深夜的单间病房里听到了自己刚刚惊叫的回音……这才清醒过来自己只不过是在做梦,可是这个梦实在是有够………莫名其妙!

操!这不怪他,说白了,贺天本来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人吧?自打他开始接近他帮助他的时候,他就想不通这人到底在搞些什么。

还不如之前对自己拳脚相向来的正常…

自己既穷又三两头的麻烦不断,自从自己家里出事之后,想跟他扯上关系的人还真是没几个,也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了…为什么…要对他做那么多…?

深吸了口气喝了口水,莫关山正准备再次躺回去,余光看了眼枕头边闪着微光的手机,轻触了一下,上面有两条未读短信。

指尖一顿,犹豫了。

不会是别人,这年头谁还会发短信给他…明明有微信却还是喜欢用短信给自己发东西的人…只有那么一个、送自己到了医院以后,突然离开,又突然用个海外号码跟自己飙英文戏弄自己的家伙…混蛋、

脸上的红渐渐褪下去,意识却开始变得很清醒,他执拗地收回了想打开手机一看究竟的手,背着它转过身把自己塞回被子里。

明天他就出院了…他是…会回国了么?

不过又为什么要突然去国外?

昨天什么都没给自己发,微信也不理人,现在又突然发两条短信给他。

越想越不满,莫关山睁大了眼睛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来,愣愣盯着半开的窗边飘荡的窗帘,窗外黑漆漆的,微露着些许城市的光影。心底竟升出一丝慌张。

被子是不是太厚了?有点燥热难安,他睡不着了。

现在应该很迟了吧……不过贺天远在国外,他肯定没睡…

他在做什么呢?这个可恶的家伙知道了自己越来越多的秘密,而自己对他的了解却是这样少之又少,这种对比之下难免让人觉得心里不平衡。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渴望了解他的这个心思,实在是过于…多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疯了还是怎么了,甚至都做出趴在贺天肩头委屈求安慰的梦了!这种陌生的情感,他无疑是困惑的,心里的渴望不知为何起,也不知该为何去,又要如何说,如何做……?

无法缓解,中了邪了,脑子里全是贺天。这可怎么办?这个混蛋是不是对自己下咒了?明明在学校是个万人迷,挥挥手就有女朋友12345排队跟着他走,为什么他就一定要招惹自己啊……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认真的吗?

想问问,可是又不敢问,他急着跑来救自己一副不要命的样子,还有那眼神…忘不掉,刻进了心里很深的地方。

梦里抱着自己安慰还掐了他屁股的那个贺天恍惚真实的不像是梦,可能只是在梦里,他的潜意识才会承认自己过得有多苦,有多累,多想找那个人依靠吧……

鬼使神差的,睡不着的莫关山翻了个身还是摸开了手机,他拿被子罩住了自己,蜷起一点身子,像一个偷看秘密的小孩。屏幕的光小范围的一圈照亮了他白净的脸庞。动了动大拇指,最终还是不受控制的点开了被自己备注成“a dogji”的短信息。

【明天出院了?】

【……(^-^)小毛仔,叫得挺好听~】

???

莫关山看着他后一条信息发了好一会儿愣,这才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卧槽他妈的卧槽卧槽!!见一这个辣鸡!!

一生气莫关山腾的一下又从床上咬牙切齿得坐了起来,亏得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不然哪经得起他这番折腾。

“好,听,个,鬼……”

“不对,现在回过去他岂不是要知道我还没睡了么?”

算了,莫关山喃喃自语着删掉那一行字,一拉被子又躺下了,这下居然真的感到一丝委屈。妈的……都笑吧笑吧,尽情的嘲笑我,都没差了……!他从小就最怕打针了,以前受了伤,也都是宁可自己扎一扎绑一绑,就是怕去了医院要打针!现在可好了,都知道了……

妈的。一群混蛋,都他妈混蛋。

最好都他妈离他远远的…


气得鼻子发酸,这时候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抓起来一看…居然还是贺天、现在是凌晨两点25分啊!他是不是有病?!

脑子一热莫关山索性直接就接了他的长途跨国电话,死狗鸡!看我今天不打到你吃土我就跟你姓!

“喂!!干嘛!?”

谁知电话那头很安静,仿佛根本没人,然后他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

日了…要不要挂掉?

“………”

“…嗯?喂?莫仔?”好在贺天很快便发现了,男人那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便顺着电磁波传进了莫关山的耳朵里,让他不自觉地颤了颤。

“………”

“小莫仔?吵醒你了?我刚回住的地方想去洗个澡,脱衣服的时候碰到了”

“……哦”

又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想多了。贺天几句话合上那平稳好听的声音,却神奇地让他适才的恼怒瞬间消去了大半。

“…困不困?那你继续睡?明天是不是出院了?”

“嗯……等早上起了理理就回家了”

他听到对面的贺天又窸窣地做了什么,然后似乎在哪坐下了,认真地跟他打起了电话。

“你声音听着很精神,一点也不像被我吵醒的。”

莫关山拿着手机翻了个身,心想这人真是什么都能猜到。“…睡不着,做了个梦,就醒了”

“…梦见什么?是梦见我啊?还是梦见被打屁股针啊?”

寒毛一阵倒立,莫关山还是心虚的骂了回去“……妈的你再说次打针试试看!小心我下次用针扎你、操”

“噗…”贺天抱着手机努力捂住了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可惜还是被莫关山听到了前面的漏音,炸毛的人儿这下反倒没有生气,只是随口回了句“笑屁”。

“好了,这么迟了,你身体刚好,快睡吧”

“睡不着,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贺天心里转着念头,循循善诱起来,“这办法呢我倒是有一个,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


》》》》》》》

》》》》》》》

》》》》》》》

》》》》》》》


(电话普雷点击链接)

https://m.weibo.cn/1975020035/4266052509104409


》》》》》》》

》》》》》》》

》》》》》》》

》》》》》》》

》》》》》》》(继续)

》》》》》》》


“啊……”


揪紧了被子,莫关山再一次醒来,眼角发红带着湿润的水珠。


什么情况?


天已大亮,窗户关的好好,哪是梦里那什么城市夜景,窗帘拂动?!


操操操操!!!


他居然做了一个该死的梦中梦?!!!两个梦里他不仅都是被调戏的那个,对象还总是贺天!!

妈的…自从那混蛋走了之后,自己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想他、现在就连梦里也……


操!

而且梦里做的那些!!那些...都是些什么事啊!!他怎么会做这种事!!

真是要疯了!!


然而疯归疯,心中的那个答案却呼之欲出,可不甘和各种复杂的情绪缠绕束缚着他。

裤子里边又粘又湿…烧红了脸锤了下床板,莫关山发出一声怨恼的低吼,随即把脸埋进了膝盖上的被子里…………


“咔哒”

“……卧槽!”

“?”

还没等他懊恼完!房门居然毫无征兆的被打开了,熟悉的男人穿着一件休闲的绀色衬衫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吓得炸毛的莫关山猛一扯拉被子差点从床沿掉下去。

贺天自是眼疾手快两步上前便把人一条胳膊拉住了,往回顺势一拉,莫关山就撞到了他硬梆梆的胸肌上。脸红心跳一个条件反射就是疯狂把人推开。

“…!!操你妈的给劳资放开!!”房里又是一阵他惊叫的回音……

“…………?”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整得人莫名其妙,贺天一脸玩味地眉头一皱,“唉?我怎么你了,一回来就对我火气这么大?”

好像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莫关山慌张地矢口否认。

“………没,没有,你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你不是今天出院么,回来给你接风洗尘,见一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快起床吧”

莫关山心中警铃大作,看着贺天紧张到不知所措,更是死死捏住了被子,裤子里面还被自己射的一塌糊涂,造成这一切的梦里本尊此刻却如此堂而皇之地靠坐在床沿一侧摸他的头!

拍掉他的手努力掩饰着内心的金涛骇浪,莫关山咽下一口口水颤巍巍竖了个中指,“…你他妈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贺天一听乐了,看着他死抓着被子的样子和出卖了他红成一片的脖子耳朵根,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你是小姑娘啊?换衣服还要我出去,抓着被子干嘛?”

莫关山看着他渐渐上扬的嘴角,心叫大事不好,可贺天显然已经猜到了…

“…小莫仔?………………你不会,是梦遗了吧?”

“……”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反倒这么怕我干嘛?难道…梦里…有我啊?”

这下可好,劈头两句话下来,莫关山突的一下赫然颤抖着变成了一只煮熟的红虾,贺天知道自己真的猜中了,这可真是太意外了,这人真能给他惊喜!看着他气得发抖,张张嘴想骂什么,又骂不出来的样子,贺天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可他笑得眼角眉梢尽是连片的温柔,不是嘲笑,不是戏弄,迷人的黑眼睛反而死死盯着他,携带着危险的光芒……

见他爆红着脸,一脸羞愤欲死的样子贺天只觉得心情实在太好了,他揉着他后脑勺的小红毛偏过头靠拢过去轻啄着他的耳垂,浅笑着低低地小声说道:


“莫仔…你真是太可爱了……”


“………………”

莫关山简直快昏倒,已是什么话都骂不出来了。


END


评论(13)

热度(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