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乖,再说一遍

苏死了!!太甜了!!(爆哭,你们看啊看啊呜呜呜

在下厘里: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我还有第二篇贺文!!!
这个小游戏的梗源自之前网络上很火的一个游戏,真的超级超级撩人。
我写的时候真的没想过我竟然能写到5000+,可把我厉害坏了(叉腰)
快!往死里夸我!!!


“我爱你。”莫关山眉头紧锁,双眼死死盯着对面坐着的人。


而后者却是一脸毫不在意,语调轻松、十分欠揍地答道:“再说一遍。”


围观的一行人中顿时发出了几声小声的惊呼,见一十分兴奋地用胳膊肘撞了撞展正希:“杠上了杠上了!”


“我知道。”展正希无奈伸手把他按住,示意他不要吵闹,安静看下去。


莫关山此时心里懊悔得只想给自己一锤子,他到底是哪儿想不开才会和贺天玩这种鬼游戏!


事情还得从一个多小时前说起——


七夕到了,见一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嚷嚷着非要过一个快乐的单身之夜,生拉硬拽地把他弄去了酒吧,同行的除了班上一伙男生外,还有两三个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女生,小惠也是这其中之一。


一群小年轻结伴到酒吧玩,说白了也就是图个新鲜刺激,即使嘴上的豪言壮语说得再响亮,还是会有一点点对未知环境的不安。再加上又有女生,自然要更警惕一些,不可能到处去浪,因此一群人进了酒吧找个地方坐下后,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呆坐了一会儿,贺天笑道:“我说,大家就这么干坐着?”


见一白了他一眼:“这不是还没想到干什么嘛!”


“来酒吧不喝酒还能干什么?”贺天招手喊来侍者要了几箱酒,在桌上一字排开,看起来颇为壮观。


“那干喝酒?没别的了?”一男生问。


“这个嘛,”贺天瞥了一眼安静坐在角落里的莫关山,笑眯眯道,“暂时没想到。”


话音刚落便引起嘘声一片,众人闹哄哄地吵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一个女生说了句:“玩游戏怎么样,输了罚酒。”


大家一听便又兴奋起来,七嘴八舌道:
“什么游戏?”
“好玩不?”
……


“别急,先听我说,”方才出声的女生正是小惠,等大家安静下来后,继续说:“我们待会儿先抛骰子,点数最小的两个人玩。”


“两个人玩?那其他人呢,光看着?”一男生忍不住问。


小惠清清嗓子,说:“的确是,不过这个游戏光看着也挺有意思的。我先说一下游戏规则,咱们先把抛骰子挑出的两个人称为A和B。游戏开始,A先说一句’我爱你’,然后B回答‘再说一遍’,随后一直循环,直到一方扛不住了或是害羞就结束,输的喝一瓶,怎么样?”


“这个好玩!”见一立马赞同,随即看向四周,“你们觉得怎么样?”


妹子提议,哪有不同意之理?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干,陪人家玩开心了,说不定还能在七夕的尾巴上脱个单。男生们心里小算盘打得噼啪响,纷纷表示同意。莫关山见是小惠提出的,没想太多,也跟着说好。


反正人那么多,总不会刚好就落在他头上吧?


几分钟后,莫关山看着自己扔出来的“一点”,恨不得穿越回去剁了自己的舌头。


“……还有一个是谁?”半响,他默默开口,接着便看见贺天双指夹起一粒骰子给他看:“我也是一点~”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


什么鬼玩意儿???


莫关山顿时黑了半边脸,但这个游戏是小惠提出来的,人家之前又帮过他,总不好扫了她的面子,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抛出来的点数,艰难道:“我……”


“你该不会喝不了酒吧?”贺天打断他的话,目光在他身上扫了几遍,挑眉道,“还是说——你不敢玩?”


这个年纪的男生向来经不起激,果不其然,话音刚落莫关山就抬头狠瞪了他一眼:“玩就玩!谁不敢!”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个尴尬的情景——


莫关山开口就跟枪子似的,全是快速敷衍了事,而贺天又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轻飘飘一句话毫无杀伤力可言。再这么下去,就算是玩到明年七夕也结束不了这个游戏。


死也不能输!!!


莫关山心想,终于在思考后稍稍改变了战略,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放慢语速:“我爱你。”


“再说一遍。”贺天靠在沙发上,一手支起脑袋看他,笑眯眯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揍。


“我爱你。”


“再说一遍。”


莫关山突然有些不快,他倒也没多指望贺天会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失态,但是这种把他当小孩儿哄的样子也实在太瞧不起人了吧!


贺天这混蛋怎么可以这么随便,这么平静,听了这么多句我爱你也没任何反应?


怕是平时听得太多了都免疫了!


他愤愤想着。但这不快中有没有夹杂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可就无人得知了。


莫关山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大家,却发现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盯着这边,丝毫没有喊停的意思,弄得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正巧在这节骨眼儿上,贺天又添了一把火:“害羞了就快认输,我不会笑你的~”


混蛋,谁他妈害羞了!!!


莫关山心底的胜负欲终于被彻底激起,大脑的思考也变得不管不顾起来。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双手撑着桌沿站起,上身微微前倾,放柔了声音,唇角微勾道:“我爱你。”


这一声比之前的远多了些温柔,倒真有几分对情人告白的意味了。莫关山本来看着挺凶,突然温柔起来还真让人受不了,当场就有不经撩的女生刷地红了脸,见一也被惊得手一抖打翻了桌子上一杯酒,金黄色的酒液沿着桌子淌开,染得两人间的空气都沾上了酒香。


而旁人心中的惊讶绝不会比得上当事人贺天心中的冲击来得大,他微怔一下,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


可以啊,莫关山。


他想,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这么会撩,以后想撩谁家小女生呢!


贺天心里憋了气,也开始认真起来,他随手解开了衬衫上的两粒纽扣,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抬头看着莫关山的眼睛,勾了勾手指温声道:“再说一遍。”


“靠!”立马便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小声嘟囔:”我的妈怎么贺天也开始较劲了?这两人凑一起玩这游戏还真恐怖……”


……


莫关山也被他这反应惊了一下,额角瞬间渗出了一层薄汗,所幸酒吧灯光昏暗无人注意,他深吸一口气缓了一下,同时心中不快更甚。


妈的就你一个会撩?!


随即莫关山便不假思索地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举动,他伸手揪住了贺天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近得两人鼻尖都险些相碰。


这是一个带有挑衅性而又有点调情意味的动作,贺天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慌乱了一瞬又迅速镇定下来,没说话,只抿唇看向莫关山。


然而这一瞬的慌乱全部落入了一直紧盯着他的莫关山眼底。看见面前的人因为自己露出了极其少见的无措表情,莫关山只觉心底涌上了一股快意,脸上浮现出恶作剧得逞后的笑,轻声说道:“我爱你。”


看着他的笑脸,贺天心里不由得狠狠悸动了一下,一句“我也是”险些就脱口而出。贺天这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莫关山,这家伙认真撩起来可真是要人命。他定了定神,也对着莫关山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莫关山的手依然揪着贺天的领子,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做的有些过了火,而且贺天的笑脸也总让他觉得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刚想松手,却被贺天抓住了手腕,随即便猛地被拽了过去摔在沙发上。


“你!”话未说完,贺天伸手抚上了他的脸,扳住他的下巴,大拇指在他唇角十分暧昧地轻轻摩擦,一双如星般的眸子紧紧盯着他,里面溢满了莫关山从未感知过的温柔与宠溺。


莫关山一下子感觉整个身体都僵了,这还是看普通朋友能随随便便装出来的眼神吗?


他不清楚。


但他的心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起来,呼吸也乱了几拍,手指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紧紧揪着身下的沙发。然后他就听见贺天靠近他耳朵吹了口气,声线又低又磁:“乖,再说一遍。”


“我……”莫关山有些失神,像受了蛊惑般喃喃道:“我爱你。”


两人现在的距离极近,彼此的呼吸都交融在了一起。莫关山的这句话不知怎的语调比先前软了很多,像一片羽毛轻飘飘地挠在了贺天心上,勾人而不自知。他感觉自己的脸突然开始发烫, 口舌发干,血气上涌,手上摩擦他唇瓣的动作不觉用力了些。


想靠近他,更近一些。


嘴唇被摩挲到微微发麻,莫关山这才回过神来抓住他的手。带了点探寻的目光看向贺天,却迎面撞上他不带掩饰的、狂热的眼神。


这眼神太过炙热,像要把他生吞活剥吞进肚里一样,又像是火, 被这视线扫过的每一处地方都像火燎般烧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四周只剩下酒吧那特有的嘈杂声音,围观的人们早已察觉到不对劲,纷纷扭头装作做自己的事情,耳朵却仍是竖起听着这边的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贺天松开他,直起身子,用一种颇为轻松的语调开口:“我输了~”


莫关山松了口气,眨眨眼睛没说话。


“哈哈哈哈哈你们两个挺会玩啊……”见又没人说话了,见一忙跳出来打圆场,“贺天你输了可是要罚酒的,时间不早了,大家也干脆别玩下一轮了,直接喝吧!”


“行,愿赌服输。”贺天伸手拿过了那瓶酒。


众人见这情景也连忙开始七嘴八舌地掺和:
“今天出来就是图高兴的啊,来,喝!”
“对对对,我跟你说,就这种酒,几瓶不在话下的!”
“哈哈哈你就吹吧!!!”
……


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大家吵吵嚷嚷地开始喝酒。推杯换盏间,有人满了一杯顺手塞进莫关山手里,他捧着酒呆呆看了一会儿,摸了摸脸觉得还是有点烫。偷偷看下贺天,他正被好几个人轮番灌酒。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一般,贺天扭过头来笑着对他举了一下杯。


哼,讨厌鬼!


莫关山想着,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众人就这么一直闹到了十一点多,除了女生和几个有任务要送女生回家的男生,基本全是喝得东倒西歪,尤其是贺天,被大家轮着灌了几轮后,瘫在沙发上起都起不来。


但在这之中最让人震惊的还是莫关山,因为之前贺天一直调侃他不会喝酒,搞得大家都以为他酒量很低,直到真开始喝了才知道什么叫做千杯不醉,喝趴一圈人。


真真是莫哥教你学做人。


“红毛!那我和,我和展希希……回家了啊!你,你送贺天回去吧……”等人都散的得七七八八了,见一才大着舌头跟莫关山招呼了一句,拽着展正希踉踉跄跄就往外走。


“等等!谁他妈要送他回去啊!!!”莫关山起身去抓见一,衣角突然被醉得晕晕乎乎的贺天抓住一拽,整个人又坐了回去。


展正希趁机赶紧把见一推了出去:“那就谢谢你了啊。”


“回来!!!!”


莫关山看着那两个家伙飞速逃窜的背影,气得说不出话。


“莫仔……”躺在沙发上的贺天不知何时翻了个身,一手搭在他腰上,小小声嘟囔着。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醉酒的样子。莫关山想。


扔在这儿的话指不定会被人贩子拐走,还是送这狗鸡回家算了。


“喂,起来!”莫关山伸手去拽他,硬是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贺天睡得迷迷糊糊,脚下一个没站稳就往前扑,然后整个人挂在了莫关山身上。


莫关山被吓得差点一拳擂上去:“操!”想推开他,结果他反倒跟八爪鱼似地缠了上来。 努力多次无果后,眼看着越来越多人用奇奇怪怪的目光看向这边,莫关山只好就着这种诡异的姿势把他拖了出去。


立秋已过,晚上的风已稍有些凉了。吹了些凉风,贺天其实已清醒了些,但手脚还是软趴趴的使不上力气,挂在莫关山身上走路让他舒服不少。他也索性没有出声,就这么抱着莫关山一步一步挪。


但这种身上挂着个人的姿势对莫关山实在不太友好,十分别扭地走了一段路后,他的耐心终于被消磨干净,伸手拍拍贺天的脸:“狗鸡,你能下来自己走吗?”


贺天抓住莫关山的手蹭了蹭,小声嘟囔了句什么。


莫关山没听清:“你说什么?”说着他把耳朵往贺天那边凑近了一些,这才听得到他的声音:


“再,再说一遍……”


操你妈还想跟老子玩?!!!


憋了一晚上的气还没地儿撒呢,一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莫关山就生气。


凭什么他要对这傻逼说这么多句告白,还没有回应!


“说个屁!”莫关山刚想把他从身上扒拉下去,又听见他接着说了一声:“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的动作一下子就顿住了,一脸不可置信地扭过头,刚好迎上贺天盈满温柔的眼睛。


这种眼神,他见过的。


就在几个小时前。


半响,莫关山才颤抖着声音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


“莫关山~”贺天把他搂的更紧了点,“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不等莫关山回答,他又接着说:“我猜你喜欢我~是不是?”


是?


还真是。


在心里藏了很久的小秘密突然间被戳破,莫关山一下子觉得手足无措,直接懵在了原地。


而这边贺天还在不依不饶,继续轰炸他的大脑:“我也喜欢你。”


“真的很喜欢你,不是逗着玩的……”


“我想和你在一起。”


……


随着贺天口中渐渐吐出的字句,莫关山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还有整个人都随之变得鲜活起来, 那双淡琥珀色的眼睛也因此染上了从未有过的光彩。


贺天就这么真真切切的站在他身后抱着他,把头搁在他肩上,蹭着他的耳垂,说着告白的话。


一切都是真实的。


快乐得想让人发狂!


可即使是这样,莫关山还是没有忘记先前吃过的亏。他转过身捧着贺天的脸,笑得有些狡黠,一脸得意地报复:“老子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贺天一下子像被梗住了似的,愣了几秒钟后开始低低地笑,柔软的头发在莫关山颈间一颤一颤的,弄得他心里发痒。


“笑个屁啊!”不知怎的莫关山听他笑着笑着就开始害羞,一边暗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在心里鄙视贺天。


你这个讨厌鬼!


“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贺天低头碰了碰他的鼻尖,温柔得溺死人的双眼似要滴出水般,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吻上了他的唇。


两人的唇轻轻贴在一起,并未深入,只是辗转厮磨着,是一番别样的温柔。


过了好一会儿,贺天才抬起头,笑着捏了捏莫关山红的像是要滴血的耳垂:“你呢?”


话音刚落,唇上又是一暖,莫关山亲完他连忙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口中胡乱嚷嚷:“答应你了!不然还能怎么着……”


看着他仓皇而逃的样子,贺天无奈笑了笑,快走几步上去牵住他的手。对方愣了一下,随即把手翻过来,与他十指相扣。


“七夕快乐,小莫仔~”


“嗯。”


夜已很深了,路边橘黄色的灯光把两人并肩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勾勒出爱情的模样。


天造地设,来日方长。

评论(7)
热度(1466)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