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爱你是一种习惯性动作

情深似海贺狗鸡。(甜短一发完)
梗来自微博粉丝/@老巫婆呗

正文:
两个人在一起呆的久了,吵架就不可避免。

莫关山已经回忆不起是因为什么事吵起来的,反正这晚上就是很生气,贺天几次三番作妖想黏过来,都被他无情地推开,转身还关了房门不让他进去。夜渐深了,贺天见他还在气头上,一时半会儿顺毛捋逆毛捋都好不了…便只好叹了口气实相地抱着床毯子躺沙发上去了。

隔着扇房门,莫关山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见他不像是会继续作妖的样子,渐渐的,自己便也睡着了。

谁知后半夜竟开始下起了暴雨,恍惚中莫关山听到那海潮般的雨浪拍打在房间的落地窗外,彻亮的闪电过后,一声响亮的闷雷把蒙头睡在被子里的人吓了个清醒。

无法控制的,他的肢体变得僵硬,手脚陷入冰冷,心跳剧烈地鼓动起来。很多不好的思绪和记忆涌进脑海。

他一直很怕打雷,不是生理上的问题,是心理带动产生的生理上的病症。很小的时候家里饭店被砸抢斗殴,他眼睁睁看着一切在眼前疯狂的破碎,鲜血溅染,父亲的嘶吼,母亲压抑的哭叫声,却什么忙也帮不上。站在寒冷的夜里满天的闪电雷鸣,他僵硬的披着衣服躲在母亲怀里看着他的爸爸被警察带走。就此幸福的家庭一夕割裂,童年陷入阴影。

听到雷声,那些纷繁喧嚣的画面总是会刺激的他神经衰弱。

好吵,好闷,有点痛苦。想叫贺天进来了。

只有贺天在身边陪着的时候,他才不会这么难受。

可是刚刚才吵完架,自己就…岂不是太丢脸了啊?

有点憋屈,心情复杂。咬了咬牙,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忍着不动弹。

可没过一会儿房门便被敲了两声。

他也醒了?

莫关山咬着牙不说话,默默揪紧了被子,坚守着他最后的倔强。

门外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像在做什么思索,结果莫关山就听到钥匙开锁的声音……

靠!这个^》$@¥;狗鸡!又背着他偷藏了钥匙!

好生气、可是现在自己这样子一点底气也没有…更不想再跟他吵架…

………妈的装睡吧!

他把自己蜷成一颗虾米,只露出小半张脸呼吸。贺天轻手轻脚的进来了,男人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看自己好像没醒的样子便松了一口气,床小幅度地压向一边,贺天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在看着自己,他能感觉到他那再熟悉不过的视线,凝聚在自己脸上。鼻息间的空气变得闷热起来,思绪从屋外的天气里回来,渐渐被身边的男人给吸走了。

贺天也不知道在干嘛,好像就那么一直坐着只是单纯着守着他看着他,直到外面雷声不再雨声渐小,他才起身把窗帘给拉上了,又给空调调整了一下温度。

随后他的身影笼罩在自己上方,贺天低下头来揉了揉他的眉心,执拗地把它给揉开了,莫关山莫名其妙地只好配合他放松了自己。表情变得很柔和,贺天似乎是满意了,发出一声轻笑声,俯身贴得更近、换唇吻了两下他的舒展开的眉心和唇瓣,细不可闻地低喃了一句“晚安”。又给他关上门出去了。

……
莫关山抓起被子贴在自己略湿润的眼睛上,仿佛是被闯入了那片心底深处的静谧之林,一阵激荡无数萤火虫倾巢而出在心尖上飞舞。



第二天两人很有默契的和好了。贺天带着黑眼圈挠着乱翘的头发从沙发上坐起来,闻到厨房飘出的早餐香。

洗漱完换好衣服坐到桌前,莫关山把丰盛的早餐给他推过去。

贺天打了个哈欠问他:
“不生气了?”
“…………嗯”
“睡的好么”
“还行”


这直到很久之后。

莫关山才发现贺天从来都不会在湿冷的雷雨夜睡着,他总是会比自己更敏感的自动醒过来。然后只是为了守着他。不到雷声停止他根本不会睡着,好像怕打雷的那个人是他一样………但他从来都不说这个。

还有那个揉他眉心亲他额头的动作。

好几次装睡的时候,贺天都会对他做这个,后来醒着的情况下,他发现贺天也会突然对他做这个动作。
次数多了,莫关山实在忍不住问他。

贺天摸着下巴茫然地想了想才回答道:
“我有经常这么做么?”
“………”

贺天坏笑着靠过去又吻了一下他的眉心。

“没有为什么,这只是一个爱你的习惯性动作罢了”

end

评论(11)
热度(667)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