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14天》5、6、7

狂码一通......哒哒哒哒哈达....
寸头贺天灵魂互换梗来自@清心寡欲一只罩 
等我把我想洒的狗血都洒完了、我就马上把他们换回来嘤嘤嘤


(5)
自从贺天跟莫关山表白那天之后,不管贺天发什么消息过去莫关山都不会回复他,连发红包给他他也不收了、但是也没有把他拉黑删除。贺天憋的难受,好想冲进他的狐狸窝把这个别扭的小狐狸圈在怀里好好问问清楚,那天他跟自己说对不起之后他就不该放他走的、也许当时问清楚也不会有现在这个磨人的情况了、
唉,贺天追悔莫及,想到现在他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更是一个头二个大。
贺天无心上课一直看着坐在窗口的座位上打瞌睡的莫关山,紧闭的双眼下一片疲惫的阴影。
“莫关山!”灭绝突然扔了一颗粉笔头下来,像是忍到了极限,揉了下眼睛莫关山不耐烦的站了起来,不屑地看着她,灭绝气得发抖“整天睡觉?你就没有哪节课是听的,我知道你家里情况不好,这么不想读,上次就干脆地走啊?!”
贺天火腾得也起来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师你这样说就很难听了吧?请你跟莫关山道歉、”
“.....你干嘛?”莫关山奇怪的看着寸头,他什么时候胆子那么大?
“怎么?你们这是要跟我造反啊?题题不会答,我不知道你嘴巴倒是很厉害啊陈寸?”
贺天不耐烦地把手插进裤袋,抬了下下巴
“......就你黑板上这个讲了大半节课的题,我有更简单易懂的解法....我来讲,然后你跟莫关山道歉”
于是在全班诧异的目光下贺天直接走了上去擦掉了灭绝刚刚演算的那一堆东西,然后单手拿起一支粉笔挥洒自如地写了一个新解法上去
“很容易就能看懂了吧?”
讲台下不明真相的吃瓜同学都被寸头震住了,女生开始交头接耳
“天哪....”
“哇撒!寸头这是怎么了?他以前有这么帅么……!”
“为了给兄弟出头居然敢跟灭绝肛正面!”
“.....啊他这样一写我居然懂了!”
灭绝怒火中烧“好、好你个、陈寸、、这课我不上了、”
就这样老师被气走了……
同学们议论的更大声了纷纷来回看着寸头和莫关山。
一个站在讲台上,一个在教室的最后,视线在一条直线上交汇、莫关山有点出神,这个眼神,太不像寸头了,寸头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了?不仅不像.....这个气场那么熟悉……无法解释,肯定是贺天又教了寸头什么,寸头都被带的这么奇怪了……?
莫关山不想在呆在教室里了,直接就从后门走了出去,寸头替自己这么一闹肯定要被叫家长,真不知道该骂他蠢还是该谢谢他、
不出所料寸头果然跟了过来
“你怎么了?你知道的我早就习惯了啊?又不是第一次因为家里那些破事被人拿出来说了,我出去罚站就什么事都没了,你搅合什么?”
贺天这才冷静下来,为自己的举动感到一丝后悔,太莽撞了,就跟当时忍不住动手打了蛇立一样、每次一碰到这个人的事他就会变得无法控制自己
“.....寸头,我已经跟以前心情不一样了,刚进初中那会儿被人逼逼我爸坐牢的事我会打他们,这么几年了,他们不敢在明的说,在背地里还是会说,你也看到了连老师也不过是那样,没用的,我已经不想再被人看笑话了,本来想上次要是成功退学了,就直接去多赚点钱然后陪我妈回老家去……”
“老大.....你还是要走?还要想办法退学?”
“我不知道...寸头....我妈想等我读完,可是她上个礼拜已经被公司辞退了,嚼耳根的人太多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气....可是又没办法...必须强大起来……我只有我妈了”
莫关山眼里疲惫而迷茫,靠在栏杆上,深深地看着远处,贺天感到一股窒息般的焦灼、
“所以你才拒绝贺天么?你会.....离开?”
“.....贺天........”
莫关山说到贺天的时候眼睛变得有些湿润,睁开一些,又闭上,
“贺天他.......我谢谢他帮我,就跟你一直在帮我一样....但是我这样,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呢?差太多了啊寸头....慢慢地他会放弃的...等我攒一些钱,然后我会走”
贺天二手抓住他的肩把他转过来,他有些激动地克制着自己,如果这不是寸头的身体,他一定会用力抱住他……
“不...老大......贺天他...他是不会放弃你的、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喜欢你....就算你走了,他也会追过去..他又不在乎你说的这些事,你知道吗?”
莫关山有些生气地挣脱开他,指着他的脸,“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寸头、你不准再帮贺天掺合我的事、本来就不关他的事、上次他已经因为我受伤了,我不想再看到那样了你知道么?!如果你一定要再继续帮着贺天,我只能跟你绝交了寸头!”说完之后莫关山就抛下贺天一个人
离开了。
突然理清了前因后果的贺天垂头坐在了地上,过度的压抑使他的气息很不稳,胸膛上下起伏着,但至少他能确定下来的一点就是莫关山心里不是完全没有自己,他还是在乎他的,只要有这点,他就还有机会。
(6)
跟水深火热的贺天一样,这边还有一个水深火热的寸头,然而这几天最叫寸头应付不来的不是学校里装哑巴,而是.............
“哥哥!你这样真好看!嘎嘎”
虽然这个叫贺恬的小丫头长得真的好可爱,可是他真的快被玩死了啊啊啊啊啊!恶魔一家果然都是恶魔嘤嘤嘤、
寸头扒拉着头上左一根右一根的小辫子把它们解下来,心里想着留头发就是麻烦啊,板寸多方便……“恬恬啊你这样哥哥真的会很丑唉,等会儿你呈大哥回来了又该骂你胡闹了啊!”
恬恬小嘴一撇,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不嘛你陪我玩嘛!呈大哥好凶好无聊,他只对你好!”
童言无忌,寸头居然心里一颤老脸一红....“才不是...他只是疼弟弟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曹操曹操就到,咔哒一声,疼弟弟的呈大哥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进了门,
一边朝寸头说着“小傻子?今天吃小鸡炖蘑菇好不好?饭煮了么?”
寸头扒着头上最后一根辫子,乖巧地回答“啊啊好啊...你回来啦,煮了煮好了...”
贺呈看着完全不像自己弟弟的寸头蜷在沙发上,背上趴着贺恬,头上的黑发又绑了小辫子被玩弄得乱糟糟的,心里暖暖的,觉得很有趣
“好,你陪恬恬”
说着他系着条围裙熟练地打开了油烟机做起了饭,寸头觉得很无语……内心疯狂吐槽、唉!等一下我说你真的不是黑社会大佬么!!这天天做饭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过是给你们点了个难吃了一点的外卖,你就说老吃外卖不健康,买一堆菜回来三两下做个饭居然比我妈做得还好吃.....难道现在的黑社会学做饭也是一项必须的生存技能?
寸头盘着腿一边陪恬恬玩着拍手游戏,一边脑子里天花乱坠地想象着呈哥调教手下的画面——只见贺呈敞坐在那黑色交椅上凳腿拴着一只鸡,下面黑压压一片众小弟,然后一个人被绑了上来、“说、昨晚冰箱里的鲜牛奶是不是你偷喝的!”“我错了老大我的不是故意的,我”贺呈站起来拎起鸡刀在手中360度旋转,麻利地一刀刺进鸡脖子,鲜血直直地滴落下来,鸡被拎在半空中扑腾,鸡毛飞落到跪在地上的人脸上、“再有下次,下场如此鸡...!”
“噗嗤……”
“小傻子你在傻笑什么?”贺呈端着碗鸡汤放到了桌上,
“没,没什么”寸头头摇的像拨浪鼓

晚上到了睡觉的时间,寸头蹲在客厅地板上收拾着恬恬玩的乱七八糟的玩具和娃娃,把他们都丢进一个箱子里,贺呈从恬恬的小卧室里出来,“她睡了,你也洗洗睡吧,这几天在学校里还好么?那边还没消息,不过我一定早点给你们换回来”
寸头叹了口气索性坐在了地毯上“其他倒没什么就是我不会做他那些作业...然后老师老问我是不是最近怎么了....还有就是那个叫展正希的黄毛小子...他每天都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快装不下去了唉”
“那不然你请假吧?剩下几天,就在家里陪恬恬吧?”贺呈在他面前蹲下,给他把头发上遗忘的最后一根小鞭子解开,帮他缕了缕头发。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啊!谢谢呈哥嘿嘿”
洗漱完寸头爬上了床,贺呈还没走,“........你今天不回去?”
贺呈径直走进了卫生间,“嗯,今天没什么要处理的事,我睡沙发就好,你睡吧”
寸头一听心居然砰砰跳了起来,他转过头去用被子蒙住了自己,哇?我在紧张什么??睡觉睡觉......

(7)
学校

“莫关山有人找!”
莫关山走到后门外边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如果是贺天就逃跑的准备,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脸严肃的展正希、一时无言以对有点尴尬。
“找我干嘛?”
“......红毛、你知不知道这几天贺天很奇怪,今天他甚至还请假了....”
“..........我怎么知道.......”莫关山说不上来那口气喘不上来是为了什么,他就觉得心里特别酸,酸涩感溢得胸口发闷,
“他来不来上学不关我的事吧……?”
见他要走展正希拉住了他,认真严肃的注视着莫关山,“....从你拒绝他之后那礼拜开始他才变得奇怪的,你敢说跟你没关系?他....真的一直在帮你,他是认真的,你看不出来?如果...如果你是真的接受不了,那就好好去说清楚啊?”
霎时莫关山觉得身心俱疲,他弯下腰,撑着额头,长长嘘了口气,苦笑了一下心里升起一丝委屈,“够了吧你,关你屁事?不要再说了”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但是逃避解决不了什么的,莫关山、你和他都是。”展正希说完放开他就走了。
贺天从教务处又被教育了一顿刚回来就找不到莫关山了,快上课的时候莫关山失魂落魄地回来了,贺天担忧的凑过去,“老大?你去哪了?怎么了?”
莫关山头也不抬的挥了下手示意他别来管自己,就趴到了桌子上。

贺天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他得再催催他哥到底找到换回来的方法没有,他心疼他的小莫仔,心疼的快要死了,这副样子又无法说清楚,一时竟有些无助。

周六,今天是他的生日,贺天一早就去蛋糕店订了一个蛋糕,打算等莫关山打工结束了请他去吃饭。
傍晚时分莫关山从摄影棚出来就看见了等在外边的寸头感到一丝疑惑“你怎么来了?”
贺天提了一下手上的蛋糕,“贺天叫我...送这个给你、再让我带你去吃饭....”
莫关山左右张望着,“那他人呢?”
贺天有些无奈,“....他觉得你可能不想看见他,走了”
莫关山上去抓住寸头的衣领皱紧了眉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寸头你现在真是一点也不听我的话了是吧?”
“.....呵呵老大...不是的...”
“唉”
他叹了口气松开了他,“去我家吧,外面吃浪费钱”
/
终于又一次来到了小莫仔的家,贺天小心翼翼地跟在莫关山后面看着他开门,
“进来吧……不用脱鞋了有点乱”
贺天发现地上有许多的纸箱和杂物,“你这是?”
他卷了下袖子打开灯就往厨房去,“我妈要回老家了,这里的房子打算租出去....”
贺天把蛋糕放到桌子上,心渐渐沉下去,“所以你也要走了?”
“蛋炒饭吃么……冰箱里没什么菜了,我妈大概又去谈房子的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所以你会走吗?回答我”
“........”莫关山一副没听见的样子,热了一下油把三个鸡蛋磕了进去。
“老大?”
等把饭也倒进去,莫关山才开口,“我不知道....我还没想好.....”
“别走好不好?”贺天试着说服他
“寸头,”
蛋炒饭的香味开始飘散在空气里
“你是不是把我的事告诉贺天了?”
贺天思考着,“不...还没有,不敢”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请假了?你刚才见了他吧?他还好么”
贺天感受到一丝希望,“....你这是...关心他么?”
我关心他么?莫关山自己也说不清...他只知道他不想再看到贺天上次为他流血的样子了……想想心就会抽痛?我这是怎么了?我以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么?
贺天见他不答也不再逼问,他们坐下来一起吃饭,毛毛的手艺还是这么好,随便炒炒都这么好吃.....贺天感动得想落泪,莫关山看着寸头一副饿极了的样子有点无语,把自己吃了一半的推给他“你没吃午饭?饿成这样?给你吧我吃蛋糕吧”
贺天虽然是挺想要的,但还是又推回去,“没...就是太好吃了……”
“蠢不死你……蛋炒饭罢了”
难得安逸而温馨的气氛下,贺天和莫关山一人一口地搅着蛋糕.......
看着笑得傻乎乎的寸头,莫关山总觉得哪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TBC

评论(3)

热度(176)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吉尔邦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