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31,32

贺天做人好难啊
啪啪啪打脸...副CP不详写了,以后补番外吧……
玛丽苏流水账剧情....
文笔跟不上脑洞系列...将就将就吧😂

31
听到外边门被关上的声音,莫关山呆坐在床上盯着虚掩的房门无法移开视线。
他有点懵了。
“贺天......?”
没有任何回应。
走了?
就这样轻易的结束了?他放过他了?莫关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叫人难以置信同时又感受到更巨大的悲哀。
莫关山揪紧了被子,眼神转向那碗洒了一地的粥。
无助地又躺了一会儿,他爬起来洗漱了下拖干净地。拿着那个碗来到厨房,可以明显地看出厨房之前的混乱,各种东西都被移位了,但是却已经被贺天仔细整理过,粥还保温在电饭煲里。
拧开水龙头,把那碗洒掉粥的碗放在水下冲洗,眼角酸涩。
“我算什么啊……到底”
他自言自语着。

贺天背靠着大门静静听着屋里的动静,他没有马上离开,脚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动,呼出最后一口烟把蒂头踩灭往边上踢了踢,他又拿出手机查看起了信息。
他是讨厌他么?
要说说不难过,无所谓都是自欺欺人,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要怎么做。
问他把他当什么?
想每天抱着他睡觉,看着他起床,想标记他,想让他给自己生崽子,想一起过日子......想亲亲他揉开他的眉头,告诉他自己挺喜欢他的....这算是一见钟情么?这俗套的说法,其实他是不相信的,但自己如此在意的心情,又没有其他解释。
但是他暂时还没办法,没办法给承诺,要做的事情太多,他必须冷静的把这些事都处理好,才能保证他的安全,又不影响他正常生活。
众所周知,一个A可以同时标记好几个O,然而omega一生却只能被永久标记一次,一旦他一时冲动标记了他,他就必须一生陪伴,不然如果被强迫二次标记或者洗标,大多数omega都将承受巨大的痛苦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而他这一生,只会标记一个O,他不想就这么放弃他,但也不想随便的对他,他不想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
显然现在一切还不到时候。
贺天沉默地往楼下看了看,小区门口停着辆黑色的suv,摇下车窗在那抽烟的分明是白哥。
经过他这几天仔细的分析,估摸着是有二批人在不定期监视自己,如果这边的小白哥已经起了疑心的话,那么贺呈那里的风险也更增加了几分...而经常出没在自己家附近的那些A,很可能不是贺呈的人。
早上蛇立还打过好几个电话给自己,看来八成是昨天发现莫关山的事了,贺天心有怨气,暂且不想去理他。
——————————————————————
墨白看到站在车窗外一脸阴郁的贺天有些诧异,
“不坐你朋友的车了?”
“不坐了”
“吵架了?”
“呵......白哥你想多了,本来就没多大关系”
墨白迟疑地眯起眼看着他。
贺天随意地拉开后座坐了进去关上了门,白发的男人只好发动了汽车。
气氛一如以前接送他上下学的时候那般沉默。
“二少........你最近出勤太不规律了,贺总不太满意,希望你注意一点”
贺天一直看着车窗外,过了很久才回了他一句
“好”

“二少爷...”
“嗯?”
“我...没有把你经常来这的事告诉大少爷”
“是么?”
墨白从反光镜里看了眼贺天,略长的黑发遮挡了他的眼神,
“少爷,您该剪头发了”
“..........”


下午在公司处理完一些必要的事情之后。
傍晚贺天无视了等在楼下的小白哥,便独自打车回了那套偌大的公寓,有段时间没住的屋子在冬日凄寒的夜里显得更加空旷冷清。以前不觉得有多反感,但在莫关山那住过之后,他真的一点也不高兴回这里,跟个临时酒店也没什么分别。可能他真的很渴望他,渴望一起生活,让他很有家的感觉。
掩下心中的酸涩,贺天煮了壶水坐了下来,他拿出二台笔记本电脑,又打开了台式,分别登陆了几个企业账户。
这段时间又成功转移过来几个待做产业,眼下他必须让他们都正常运转并且稳定地发展,才能保证自己流畅的资金运作。而下一步计划也迫在眉睫,键盘噼里啪啦响,一边时不时看眼手机,静静等待着。

直到凌晨,贺天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如何?”
对面的人一愣,接着语气十分恼怒。
“嗨贺天你这人,白天给我昨天的事急死,死活打你不接,这会儿倒是勤快了”
贺天冷笑了一下,“蛇立,莫关山那事我没怪你,你现在倒急着讨骂?”
“卧槽……那他....真是O?”
“这事你不要再管了,他是O是B也跟你没关系,我就问你今晚上的事成了没?”
“啧,得得得,成了成了,嗨我跟你说,当时我叫人安排了那么多mb过去服务陪酒,你别说你哥还真一眼就看上他了,那些个大佬谈完生意之后,你哥就居然带他走了,哈我真是服你!”
“呵,那就是了,接下来就看那omega有多能干了..”
“放心,我保证他有八百个胆子也不会乱说话,他可把那幼儿园当命根呢”
“嗯,你多点分寸,别去威胁那边的孩子,骗骗他就行了”
“我知道、唉对了对了,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昨天我们说到莫关山的时候,他不是也听到了吗,结果我今天送他走的时候 他居然突然求我说什么不要伤害莫关山?”
“所以....?”
“........他们难道认识?”
贺天转了转笔从桌上拿起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孩的资料,
【陈寸.....J市xxx省......199x年...】
家里开着一个幼儿园,保父,omega能做的极少数工作之一……
贺天又调出了莫关山的个人信息,一核对,惊讶地发现他们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一个学校,连老家位置也很近?
这.......?
贺天陷入沉思。
—————————————————————
(32)
一晃快一周过去了
除了平常吃点药,莫关山真的回到了以前平静的生活,没了贺天的纠缠一时间居然有点难以适应。
那个什么展正希说的不要离开贺天太久会不舒服的情况也没有再发生,虽然有点奇怪,不过身体该是快好了吧?
日子开始变得无聊,他想到又很久没联系过的寸头,之前还跟他解释了抑制剂的事情,他好像不太相信,莫关山想要不要约出来一起吃个饭都告诉他算了,但把自己这种事说出去,又觉得不太好意思,结果打了寸头的电话却被转入了语言留言【您好,近期都无法回复您,请在嘟声后留言】
出去玩了?
除了寸头,另外也没什么深交的朋友,翻了翻电话册,实在不知道还有谁可找,蛇立也是不会再去联系了!跟贺天一起骗自己,亏他那么相信他,着实可恶....
算了他自己一个人也乐得自在。
上次那瓶贺天从酒吧拿回来的威士忌还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莫关山没有再喝过,可是偶尔有时候发呆,看着看着,会忍不住...打开来闻一闻,莫名又觉得安神。
完了又很懊悔这样做。
真可笑,明明只是味道相似罢了,又没有他信息素的功效,怕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除此还有一件让他纠结的事
贺天那天就这样直接走了,什么都没拿,虽然他并没有多少东西,之前连洗漱用品都用了他的,但还是有一些衣服外套留在了他家里。
本来他以为贺天还会回来拿
可是并没有
几天过去,莫关山想着他到底是忘了还是不要了,这几件衣服都是价格不菲的名牌,丢了又可惜....
留着也很别扭、
...........
要不....
要不....
明天上班.....给他拿过去吗……
——————————————————————

第二天一早,莫关山拿了个挺大的布袋把贺天的几件衣服外套一股脑塞了进去,拿过车钥匙揣进兜里,可当他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却听到门口有奇怪的动静,
“这么早...是猫么”
他打开门,外边天寒地冻走廊外不时有细小的雪粒飘进来,没有人也没有猫,感情自己大概是听错了。
但锁门时他总觉得踩到了些什么,低头一看,诧异地发现门口的地上凭空出现了很多烟蒂,被混乱地踢散开。
看到这些烟,贺天那张脸就一瞬间出现在自己脑海。
是他来过了吗?

—————————————————

贺天揉了揉眼角,看着莫关山的车开走了他才从楼道的安全门里走出来,
他当然没有忘记展正希的告诫,甚至再一次打电话去确认过,
然后怎么想都觉得不放心。
可莫关山又不想看见他
于是之后贺天每天下班,忙完那堆麻烦事,他就只休息3,4个小时。
然后在后半夜4点左右偷偷从公寓的消防安全门避开那些眼线溜出去。
漆黑静谧的夜晚,走过那些无人的街道,最后在他家的门口散出大量柔和的信息素,好让睡梦里的他受到安慰,而他则靠着墙安静地站到天亮。
本就杂事繁多,这样一周下来,贺天睡眠严重不足,就是铁打的身体在这种寒冬腊月也多少是有点吃不消了。
实在撑不住合了会儿眼,到天亮他竟然不知不觉地陷入一种半梦半醒之间忘了及时离开。
浅浅的呼吸下,白雾融进寒风里,贺天转身从小区的后门离去了。

——————————————————

到了下班的点,莫关山忐忑地拿着那包衣服在HA门口等了很久也不见贺天出来,
怎么办...打电话么?
不对,我直接放前台说一下不就好了?
操....不就还个衣服我这么紧张干嘛?
见不到更好,这样轻松多了。
莫关山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简直越来越磨磨叽叽,贺天总是不时地在出现在自己脑子里闪来跳去的,想想之前的事,又很多想不通,加上今天早上那一地的烟头,又多了一件!真的烦人。
唉,不情不愿地从自动门里进去,高亮的中央大厅地板都在反光,莫关山提着衣服左看看右看看搜索着前台,结果正好看到黑压压一群人从旁边一个电梯上下来,中间那个穿着深绀色西装革履的男人,不就是贺天么?
莫关山呼吸一滞,这阵仗有点让人不敢靠近,起码有5个强A,包括贺天旁边那个,他在电视上看到过...
贺天好像是看到了他,眼神却一闪而过,一副假装没看到他的样子……
莫关山看着他走近,几天没见他发现他精神不是很好,眼下有些阴影,没有一丝笑意,脸白得像纸。
眼看着他们就从他身边这样走过去了
“贺天....!”莫关山不受控制地喊了他一声,一行人都顿住了,贺天没有回头,他旁边那个气势逼人的男人却望向了他。
“贺天,这位是?”
贺天慢慢看向他,却不直视他的眼睛,随便撇了一眼。

莫关山听着他的声音沉闷沙哑,说出来的话却再次叫他如临冰窖。

“不认识,再不走要迟了哥”

“门卫呢?都去吃饭了么?!怎么什么人都随便往里面放”另一个中年男人厌恶地皱了皱眉大声呵斥。

整袋衣服都掉在了地上,莫关山愣愣地看着他们离去,很快贺天那修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TBC

评论(13)
热度(300)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