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49/50

太难写了呜,毛毛对不起,我尽量快点把这篇更完

49
既然密码搞丢了,贺天只好多花了点时间把那个账户给黑了。屏幕闪烁的白光刺得他眼睛生疼。抬头一看才发现窗外天都黑透了……
屋里静的出奇,贺天心底升起一丝异样。他按开手机一看,居然已经八点了?!
懊恼着自己的过于投入,贺天开门走下楼唤了一声
“莫关山…?”
“……”
回应他的只有令人窒息的寂静。
他还没有回来。
说好的马上回来呢?买菜买到哪里去了?
真的生气了?还是…?
一股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贺天拿起外套便出了门,哈出的白色飞散融进风里,他在附近那几条路上来回的找,逮着人就问,手机一遍遍的打,可惜传来的一直是无人接听。
灯光和黑夜连成一片,彻骨的寒冷叫贺天头皮发麻。
别出事,怎么生气都没关系,他可以哄,可以道歉,要他怎么道歉都可以,都是他的错,都是他不好,他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说,只要别出事...
当不知道第几次拨他的手机时,贺天居然听到了那熟悉的铃声。
心跳剧烈到如雷似鼓,贺天喘着气寻音而去,在巷口踹翻了混乱不堪的垃圾箱,里面果然掉出莫关山的手机和他皮黄色的钱包,他颤抖着捡起来擦了擦,脚下似乎又踩到了什么东西、
退开一看,是那枚他送的耳钉,就这样孤零零躺在地上,尾部沾染了点滴血迹。
贺天霎间脸色惨白,眼眶湿红起来。凌厉的信息素爆发开,他愤怒难忍一拳打在墙上,墙屑和血一起滴落。
莫关山,他的莫关山,被带走了。

贺天气息不稳回到家直奔车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钻进车带上车门,恐惧笼罩了全身,莫关山掰开他的手离去的画面和小时候母亲被带走时绝望的眼神重叠在一起交错。
青筋凸起的手连指节都开始泛白。
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他所珍视的人都会这样一次次因为他而身处险境,这20多年过去了,他做了这么多,梦魇却从未消逝。
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
像那个女人曾经冲他嘶吼的“你就不该被生下来”?
呵,何等的可笑。

黑沉沉的双眼盯着手机屏幕上接通的电话,贺呈不知正在干嘛,慵懒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喂?”
“……哥、哥、”许久未见,贺天冷漠而嘲讽地叫他
贺呈愣了几秒,便略带怒气地回应,
“……小天?你人在哪里?这段时间你知道自己都在做什么?”
“哈…哥,我在哪里还重要么?你们既然那么怕,以为抓走我的人就能阻止我了?”
“……?”
“现在、立刻、马上、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过来,让你们抓,可是不管你们再做什么,结果已经不会有什么改变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不是么?”
贺呈在电话另一头停顿了几秒,
“…贺天,对,我确实知道你在做些什么,我阻止不了,欠你的,还你,行。但是我实在不明白你现在在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听不懂?你真的不知道你妈和你舅都对我做了什么?当年害我妈,你们不也是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么?你装什么?”
“贺天!你知道什么?不是那样!!”
“…好”贺呈的话叫贺天怒极反笑,“反正我们很快就能算总账,是不是我想的那样我也会知道”
电话那头的贺呈几欲捏碎手机,陈寸正一脸茫然紧张地看着他,贺呈挥了下手示意他出去,一边侧头夹住手机把衣服穿回去准备出门。
“唉…你冷静一点,我大概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了可是你妈她现在还在家里”
“她不是我妈!这辈子都不可能是,哥,你醒醒吧?啊?你明明心里就很清楚,你以为跟之前一样派些人看着我我就不知道她想怎么搞死我?你不要太天真了?很好,她还在家里,那看来是你舅一起干得好事,希望你赶得急来阻止我”
挂断电话手机被甩到了副驾驶座位上,贺天一脚油门开出了车库。

50

———————三个小时前————————

薛佐勇看着蓝色的股票盘发愁,手里的铜核桃不断发出转动的声音。
贺天……再不阻止他的话,等下一次股东大会他们薛家很可能将面临净身驱逐危机,就算没有驱逐,资产重组以后,最终的掌控权也不一定还会在贺呈手上。
白眼狼,蠢货、一点也指望不上。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是一个神经病生的杂种,还真把他当亲弟弟了?
他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些东西?倒是他们薛家,幸幸苦苦给贺家帮衬这么多年,姐姐委屈了一辈子,到头来捞到了什么?
助理叩了两下门,急匆匆推门而入,靠到他耳边。
“薛副总,刚刚六宪他们那队人说抓到了上次和贺天一起坠崖的那个红头发司机”
“哦?一起失踪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人”
“问出什么了吗?”
“性子很烈,是个很奇怪的omega,用信息素诱导他没有任何作用,到现在还没说,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刚给抓过来”

——————————

不知被哪个该死的踹了一脚的腹部阵阵发痛,莫关山被蒙在黑色头套里,漆黑一片呼吸困难,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
被粗暴地推到地上,因为手和脚都被捆起来的关系,他只能躺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
这些人不停地抓着他的头质问他贺天的下落,然后把他一脚踢到地上,起先莫关山还会愤怒地说不知道,到现在他已经一句话都懒得说了,身体又饿又痛,还阵阵恶心……他实在没力气了。
但还是在那庆幸自己够聪明,还好把手机钱包都给扔了,这样只要他不开口,他们不会知道贺天的下落了吧?
等一下……
不对……等一下、
可是……
现在几点了?
贺天要是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会不会找过来?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怎么办?
他很后悔
一开始听贺天的话就好了
他什么忙都帮不了
乖乖呆在家里就好了啊
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的做些没有用的事,到头来还是搞得自己倒大霉,太好笑了啊……
那些菜还落在网吧里,好可惜啊……
莫关山忍不住蜷缩起身子,他的外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掉了,躺在地上冷得发抖,眼睛酸涩。

“还没说么?”
是门被推开的声音,似乎进来了一群人,同时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不是薛夫人么?那应该是他舅舅吧?难不成是贺呈?莫关山喘着气混乱地思考着。
“唉,那伊先生麻烦你尽快吧,我们如果还不能找到贺天,多拖一天都要损失好几千万,先给他下点致幻剂,再用催眠问问,尽快、尽快、这批货到时候成本价卖给你”
什么?他们在说什么?
催眠?致幻剂?致幻剂不是违法的东西么?
莫关山吓得浑身僵硬。
“这…致幻剂和强制催眠都会对大脑造成不同程度的损伤,您确定?”
“伊先生,您在怕什么?他只是普通的小司机,还是个omega!能用到这种药都是他三生有幸!您快去吧”

二个人从地上把颤抖不止的可怜的omega架起来拖进了另一间屋子里,把他绑到一个椅子上,黑头罩被粗暴地扯掉,刺眼的白光痛得他憋出了泪,一头红发和冷汗混乱地黏在额头上。
这个倔强的omega已经没了一开始的强硬,混沌的眼神里此刻布满了张皇失措的恐惧。
不仅眼眶又红又湿,鼻头也红红的,嘴巴僵硬地合不上,嘴角布满了淤青。
他幽幽的薄荷香因为受到惊吓而溢散开来……
“嗯……你的味道倒挺好闻的?”
面前的男人望着这个诱人的omega不忍地甩了甩装了致幻剂的针筒。
“很可惜啊……你说吧?说了就少受点苦”
明明害怕到腿都在打颤,可眼前的omega脸上却浮现了扭曲的笑容,然后他吐了一口口水溅在了眼前男人的眼镜上、
“呸!狗、杂、种!……哈……哈哈”
“…………”男人的神色变了变,终究没有起太大波澜。
“………嗯?好,有种”
被一把强硬地扯过去的胳膊,冰冷的液体顺着洁白肌肤上的静脉被注射了进去、
莫关山啜泣战栗,瞳孔放大又收缩,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旋转,白晃晃灯光分散出五颜六色的光不断变换交错、致幻剂引起的战栗和恶寒逐渐脱离肌肤而去,仿佛置入云端、身处梦境……
【混蛋!流氓!…】
【是你先撞过来的!………】
【小红毛?别惹我生气啊?】
【你为什么会有香味?】
【舒服么?你好香…】
………
【莫关山…以后不要在乱跑了】
【你相信我么?毛毛?相信我…】
【对,我有病,你也有病,我们互相治一下就好了】
【莫关山…莫关山…小莫仔…我喜欢你】
【一想到你只能闻到我的味道……我就很兴奋】
【毛毛…?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要是怀了,就生下来…】
【什么都不需要你做,只要你一直陪着我】
………
【妈,我碰到了一个Alphan…我好像…爱上…】

“哈……啊……”
记忆之匣被打开,混沌模糊的视线被凝聚到正前方晃动的挂表上。
“呃………”
紧紧皱着的眉头缓缓放松开来,满脸汗水的人变得面无表情,那双漂亮的珊瑚色眼睛开始失去了光亮,木讷地直直看着前方。
“对…从现在开始…听我说话…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

“好”

TBC

评论(13)
热度(208)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