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邦颖:)

微博@一只小颖咩咩咩,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只是个没内涵的司机…来去自愿,所有粮均可自取食用/但禁二传转载

【贺红】唯独(ABO)20/21/22

(20)
而后休息了一天,饶是贺天很久没这样发泄过,都觉得快被小红毛混乱的发情期榨干了。
当然主要是他看着实在惨兮兮的,无助的omega不抱着他汲取信息素的抚慰,就会一阵一阵地间歇性失控,虽然很享受,但这样一直做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而且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手机都快被蛇立和见一打爆了。贺天默默看着睡熟在他身边侧蜷皱着眉的人儿,揉了揉他一头的小红毛,心里软成了水。
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人这么可爱……?
仿佛中了邪一样,很难说清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这样的感觉迷茫而陌生,以前都不曾有过,只是很想就这样标记了他,让他就此离不开他。
可偏偏这人并不愿意、何况就他现在的实力,他也怕自己保护不好他,贺天拉了拉被子把莫关山抱紧,信息素柔和地包裹住虚弱的莫关山,心里千回百转。
思来想去,贺天决定还是先带他去检查一下身体。

隔天早上莫关山再次迷糊地醒来,感觉身体恢复了一点力气,别扭地在贺天的帮助下洗脸刷牙吃了点东西,当贺天说要带他去看医生的时候,莫关山又固执地拒绝了起来,他无法不担心,虽然贺天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很好,但他还是会忍不住猜测贺天会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更何况去看私人医生又会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你现在除了选择相信我你还能怎么做?”
贺天严肃的口吻略显冰冷,
“我说过了,不会说出去,你可以尽管相信我”
“倒是你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出问题的吧?还是说你就喜欢这样一直被我干?”
“操……”
“到时候就不是我逼你去医院,而是你不得不去了,那样我可帮不了你了?你自己想想。”
“...............”
虽然内心依旧忐忑不安,贺天这张嘴出说来的话也很是气人,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去的路上换成了贺天在那开车,莫关山身上还被贺天强行裹了他的羊绒外套,大了一码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虚弱的他更加瘦小了些,鼻头红红的样子很惹人怜爱。
贺天看着难受,虽然这样坦率无力的样子很可爱,但他还是希望他能像之前那样神气活现地冲他发脾气。
“我带你去见我之前的老朋友,他现在自己开私人诊所,平时给医科大学当教授,你只要相信我,也可以相信他。”
贺天一边说着话试图放松他的心情,一边熟练而匀速地开着车,
可莫关山没有心思,又总感到犯困,贺天的声音在耳边忽近忽远,有时候也不知道他在对自己说什么,任由自己放空思绪看着车窗外快速后退的街景出神.......

-----------

莫关山木然地坐在诊疗室里,看着眼前这个黄发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的男人,温文儒雅地跟贺天说着客套话,白大褂下却露出一双款式简单的板鞋,对比之下感觉跟贺天差不多年岁,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古板教授。
不是贺天那种带着华丽而洗练气息的人,黄发男人有着更多自若与沉稳,眼神却很锐利。
环顾四周,诊疗室一片安详的白蓝搭配,墙上挂着简单的几何装饰画,空气里淡淡的消毒水味叫他陌生。毕竟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进过医院了,久到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嗯、那就让他先在你这检查,我现在必须得去交易所一趟,大概傍晚就能结束,我会来接他”
“知道,你去忙吧,我自有分寸。”
黄发医生对自己投来一个亲切的微笑,莫关山却直勾勾盯着贺天,
“你要开着我的车去哪?”
“....有点急事,你安心呆在这,等我结束了接你回家。”
除去做爱的时候,这几日贺天温柔的叫他难以适应,是因为知道他是omega了的关系么?他才不稀罕.....
“哦....”
贺天见他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自己瞎想什么,裹着他的衣服鼓鼓囊囊好像在生气的样子让他很想笑。

“坐近些,你好莫关山,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叫我展医生或者叫我的名字”
“展...正希?”
“嗯,对,你的情况贺天大致跟我说了,你先休息一下然后去那边找那个护士抽个血,我帮你看看指标.......”
莫关山没来由的觉得他可以相信起来......

(21)

【注:涉及金融部分纯属玛丽苏abo世界规则脑补虚构!跟现实生活完全无关勿代入实际情况,勿较真】

下午3:35分,交易所HA大宗市场减持股交易已经开始了20分钟了。
“贺天!这里....”
停好了车,贺天换了件外套戴上黑口罩,刚走进交易所就看到见一那个傻逼大声冲他叫唤!
“你是蠢蛋吗?怕别人认不出他?!”蛇立慌忙闷住他的嘴。
“....现在怎么样了?”
“哎哟爸爸可把你等来了……你再不来连盛科技就要把剩下的1500万股也都买走了……”
“切,我早料到了他会来这一出,那就让他们买走.....我们反套回来”
拎过蛇立交给他的一袋黑色公报文件,贺天完全收敛起信息素,整了整领结大步走进中厅,推开交易大堂的门里面则是黑漆漆一片,人头攒动,只有宽大的交易屏幕闪着一轮轮刺眼的数字,
【连盛科技8.37元/股—已成交】
“现在怎么办?”三人挑了最后排的位子坐下,见一拿着座位上的起价器慌张地看着屏幕上的“已成交”几个大字。
“这样...你们现在,把刚刚你和蛇立拍下的3500万股提价0.5,等下一收盘,他必定抛掉....你们等着...”
贺天静静思考着,等待着下一步操作。
【进入议价】
成交结束后屏幕上变换了一行字,贺天淡然地群发了一个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出去,已经内应的部分股东纷纷按指示点击了统计器上的“通过”的选项。
在他正前方的那片主导区坐着的人开始显露出一丝烦躁,贺天看到腰上别着一把枪的白哥四下环顾着人群,他谨慎地低下头侧过脸去,蛇立也发现了端倪,随机应变靠前挡了挡假装去和见一说话。
气氛诡异,不知情的股东们都觉得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操纵着,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单凭猜测实在无处说起....他们只知道这起大宗交易怕是已被人所利用。
窸窸窣窣中,台下小声议论,而交易师在台上讨论着什么,整理过一轮数据,等待之后,领头交易师神情严肃地对着话筒宣布:
“67%同意,提价通过。”
“YES!”
见一兴奋地轻叫了一声结果立刻被蛇立捏住了脖子,
“冷静点白痴!”
贺天漆黑冷硬的黑色瞳孔终于闪过一丝兴奋。
口罩遮盖下很难让人觉察到他是在笑,
“呵,三周停牌期后一涨,这部分股里你们就可以捞到一大笔了”
而我...等见一蛇立买入的部分全部转入我名下后,这15%的股权就到手了……
这些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我都要拿回来。
贺天轻抬了下头,全身漆黑的他完全隐藏在人群之中,狭长犀利的眼神窥探着他的猎物们,一点点靠近,一步步吞噬……这是一种属于强A的、与生俱来的能力。
直到交易全部结束,都不再有意外情况发生,贺天这才放松下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居然已经快6点了,他该去接他的小莫仔。
手机里展正希已经把检查结果发给了他,叫他可以回来接人。
贺天粗略看了看诊断报告,随即心下有了一个新的打算。
“你们自己去吃饭庆祝吧,我先走了”
“唉,贺天你最近可太不够哥们了啊……!”
无视见一的逼逼,他已经径直走出了交易所。

小红毛会不会饿了?是不是等的不耐烦了?晚上带他去哪吃饭呢?
好像还没去吃过西餐...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22)
“莫关山呢?”
贺天皱着眉拉开诊疗室的门,打断了正在擦拭显微镜的展正希,
“就坐在外面看电视啊,我给他适当配了一些轻剂量抑制剂,比较适合他,暂时会稳定些,不过还是需要你看着...........嗯......他人......呢?”
边说边推开贺天往外一看,除了电视开着,之前莫关山坐着的沙发上哪里还有人?
“呃.......看来是等不及自己回去了?”
“啧!”
贺天着急地扭头便走,展正希思索着摸摸下巴,看着他驱车绝尘而去,

“这样的贺天还真是少见......这是怎么了?”
“动情了??”

------------

莫关山一个人烦躁地走在路边,踢飞了一个碍事的易拉罐,看着它在树上反弹了一下居然射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切”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那么远?拎着一袋药走了这么久也没看到个公交车站牌,穿着贺天厚重的外套,身上除了几个硬币什么都没带,手机也没电关机了。
要回展医生那么?可是他很生气,什么名医教授!说的那是什么话!
哈!居然说什么要和标记自己的A多进行那啥,平衡体内突然爆发的omega激素,才能慢慢恢复正常的发情期??
最可笑的是、还说不能离开贺天太久,不然一旦情欲爆发不及时控制就会引起心肌梗塞?
唉!怎么会这样!开玩笑的吧?!庸医!一定是个庸医!操!
这样被受制于人的感觉实在太令他焦虑,莫关山走得腰酸背痛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公交站,除了路上不断开过的车辆,站牌下还有个中年大叔在那等车,看见他走过来眼神突然一亮。
莫关山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大叔沧桑的脸让他觉得丑陋,他朝他笑了笑挤出眼角几条皱纹,但是看体型像是个A。
“哈哈,小弟弟?你的信息素挺好闻的啊,居然能在这碰上一只omega?我今天运气不错啊……”
完了,真的是个A,从展正希那配的药还没来得及吃,除味剂也没喷,他这时才觉得,想自己回家去的打算太欠考虑。
不过还好他不受A信息素影响,应该可以跑掉....
“离我远点……”
莫关山不想跟他纠缠,索性转头走人,谁知那个大叔居然从后面抱住了他!
莫关山一瞬间感到极端得恶心!太阳穴突突跳。
“操!滚开!别他妈碰我!”
他被撞得踉跄了几下,而后用手肘去顶他,可惜莫关山这几天实在有点虚弱,奋力挣扎着好不容易脱出来一只胳膊,反手就是一拳挥过去打在他的脸上,那人还是抓着他另一边的胳膊不放,贺天的外套都被扯开了。
大叔皱起眉表情狰狞地舔了舔嘴角,“长得那么可爱味道也这么香....可惜不但已经被标记了,脾气还这么差?”
见他气喘吁吁的样子,Alpha感到异常兴奋,眼眶变得赤红起来,
“.......为什么你不受我影响?也给我咬一口吧?让我也抱抱你……”
“我操你妈!!滚开!”
莫关山也不管掉在地上的药了,狠狠踹开他拳打脚踢,翻过身站起来就要跑,
“啊!”
左脚踝被用力一扯,他瞬间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臭小子不过是一个被人操过了的omega?!居然敢打劳资!看我怎么收拾你……”

贺天慌乱中开着车仔细巡视着路边,一边释放出一个范围的信息素寻找着被自己临时标记了的omega,
感觉到了!应该在这个附近!
于是当他看到在站牌边被人抓着脚在地上拖拽着大叫的莫关山,汹涌的愤怒溢满了胸腔。
贺天从车上下来,还没有跑到他们旁边那个A就已经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强A浓烈的信息素完全压盖了他的气息。
“把你的脏手拿开”
贺天的声音肃杀阴暗,那个A颤颤巍巍地已经完全动不了了,吓得话也说不出来,贺天见他发愣不动,冷笑一声上去就把他的手拽下来360度转了一圈才听到他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
“哐”地一声,贺天用信息素死死压制住他一边拽起他把他丢到站牌上看着他狼狈地摔到地上,
“唔咳咳、、对不起、对不起!请您饶了我!唔...咳咳咳...”
走上去单手掐住他的脖子,他眼里是无法遏制的怒火,“以后管好自己,被标记了的omega你也敢去下手?怎么说也是个A,嗯?要、点、脸、不然我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贺天拎着他的脖子丢垃圾一样把他甩到了马路边上,冷漠地看着他在地上痛苦地打滚,
他这才冷静了一点,转身把还在坐在地上吓傻了的莫关山一把抱起来带回了车里,给他系上安全带,
胸腔起伏之下胡乱超速开出了几公里才完全平静下来。也不知道自己开到了哪。
叹了口气,贺天慢慢减速,直至把车停在了路边。
TBC

评论(16)

热度(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