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自嗨单求一份快乐

【贺红】《唯独》(ABO)46/47/48

46
渐渐的一个多月过去了,临近年关,贺天开始被各种事务缠身陷入了无休止的繁忙。他整天埋头在书房,有公务就出门,莫关山已经快一礼拜没有跟他一起入眠了,平时也说不上几句话,就会被他的电话铃声打断。
唯一的亲密还是前天晚上进书房给他递咖啡的时候,贺天正闭目养神想着什么事,莫关山以为他累睡着了,就伸手去摸他额头,结果突然就被贺天压在书桌上做了一通,做到意识模糊才被贺天抱回了房间,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身上清清爽爽,贺天早就已经出门去忙了。
莫关山很想帮点忙,可是贺天似乎只需要他陪他做爱和吃饭……现在连车也不叫他开了,说怕累着他、
因为他经常去附近的超市卖菜,搞的超市收银的大妈都认识他了,时不时夸他几句“哎哟、小红毛你又来啦,很少见到你这样乖巧的omega了,你家的A福气可真好”
呵呵...乖巧,真没想到自己还能听到别人这样说自己。这怕是除了贺天说自己可爱以外听到的最不贴切的描述之二了。
莫关山尴尬的笑笑,懒得回话、 这日子活得他像个贤妻良母,太不像他了
以后要是和贺天结婚了,是不是也要一直过这种生活.......?
那和那些omega有什么区别呢?他和贺天,他们下了床,吃吃饭...还有什么共同话题么?
他想得做点什么,或者再去学习一些经济管理之类的东西,那样就能帮上贺天的忙,要是能救出寸头就更好了。
可是贺天是肯定没空教他了,莫关山抱着个笔记本,准备在网上报个培训班什么的。
晚上贺天正好下楼倒水,就看见他的小莫仔窝在沙发里对着电脑捣鼓着什么
“你在做什么呢宝贝儿?”
“贺天你少这样叫我...怪恶心的”
贺天绕到他后面揉揉他的脑袋“那怎么叫?媳妇儿?亲爱的?”
“啧、你闭嘴...”
他的注意力很快被电脑上东西吸引过去。
“你学这个干嘛?我记得你不是这个专业的,怎么突然有兴趣?”
莫关山仰头看了他一眼,闪烁的眼神看得贺天心痒痒“我不是有兴趣....”
“那你学他干嘛?没意思的...不要做不开心的事,我们做点开心的事……”抚过他下巴的手指引着他再次仰起头,贺天站在他身后垂下头吻住那两瓣柔软的唇。
“唔....”他额前的黑发散落在他的脖子上方,很是痒痒。
怎么就总是不听人说话呢?!气得他一把揪住那些黑发就挣脱了出来,
“啧、我不是有兴趣...我是...”
贺天饶有趣味地看着他微微胀红的脸
“嗯?”
“.......靠、算了”
砰的一声是莫关山用力甩上房门的声音,贺天还站在客厅里疑惑地理了理被抓乱的头发。
这是怎么了?又欲求不满呢?

47
其实莫关山也觉得自己不正常,放着舒服日子不过,偏偏要给自己找事,可是他不想做一个贪图享乐的人,也不想一直被贺天护着,他拉起衣服看看自己的小腹,这段时间下来腹肌都不见了,实在令人倍感苦恼。
那天试过之后就知道跟贺天说话没用,贺天看起来根本不想他插足他的事情吧……简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可能就算说了,他也不懂怎么操作,更别说帮上什么忙。除了问问寸头是不是平安,其他就没什么管得上的了。那他还能做什么呢?
没来由的忧愁叫他忐忑不安,他内心深处,明明是想跟贺天更靠近一点的,不是单纯的身体靠近啊。妈的这个混蛋怎么就不懂呢……
莫关山若有所思的扫着地,心里还盘算着培训班的事,眼神瞄到了贺天丢在茶几上的一包烟,他好像真的开始戒烟了,现在连烟都不随身带,最多吃完饭抽一根,也不知道他怎么忍住的,听说戒烟都很痛苦不是么?
他忍不住拿起那包烟看了看。
其实莫关山读书的时候也抽过,可惜后来觉得太浪费钱,没抽多久就及时制止了,那烟草入肺的舒爽感,都已经记不清了,他好奇的拿出一根点了点抽了一口。脑子里还全是贺天抽烟时那双沉沉的黑色眸子,可是下一秒他就咳嗽个不停,呛得他赶紧熄灭了烟,不管是噬烟还是噬酒,总归都是浪费钱麻痹自己的东西,怎么想贺天戒烟都是好事吧。

下午推开书房门,莫关山发现贺天不在。
因为他近来基本天天都在书房里忙碌,各种资料堆积如山,还有摊开的书,混乱的桌面,地上还有好多纸团,有些轻微洁癖的莫关山默默帮他收拾了一下。
倒完垃圾,还有点时间,正好再看下培训,然后过一会儿去超市买个菜,一天就又会过去了。

他正打开电脑没多久,贺天就回来了,习惯性揉揉他的脑袋从他身边绕了过去。结果没多久又从楼上下来。
“毛毛?你打扫书房了?”
“嗯......太乱了帮你理了理”
眼见着贺天略微慌了神起来,“我压在杯子下面那张红色的字条呢?上面有个账户密码...昨天刚搞来的...”
莫关山眨眨眼气氛尴尬起来,那张扯了一半的碎纸片?“我以为是没用的...”
..............
于是当他们茫然站在楼下已经被清理了的垃圾桶边,贺天揉着额角少见得叹了口气。
“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不用理书房”
“抱歉,我不知道....”莫关山也少见的低头道歉。两个人都萎靡不振。
毛毛居然跟他道歉了?
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贺天感到一丝心疼。
“算了,以后实在无聊就算在网上培训学东西也成,不用老干这些活了,我每周叫个家政来就行了....”
“贺天……可是,除了这些我还能做什么呢?为什么你现在这个也不让我做,那个也不让我做?”
贺天语重心长“唉,毛毛,可我真的不需要你做这些事、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忍完过年,一切都会好了”
“所以我只需要陪你做爱就可以了是么?”
“……”贺天很是寒心。
“毛毛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我对你什么感情,你难道还不清楚么?”
莫关山感到一股难言的焦虑和心塞,置气的话直接就脱口而出了,说完又觉得后悔、是啊,贺天现在一直对他很好,就差捧在手心里了,他不需要他做什么,他帮不上的。
可是这样,就是爱了么?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他们尴尬的沉默,贺天放开他接起了电话,说着一堆他听不懂的话、莫关山感到一阵疲惫。
“你回去吧,我去买点菜”
贺天见他转头要走,慌忙拉住了他的胳膊,莫关山去掰
“不好意思我等会儿再打给你....毛毛你生气了?”
莫关山掰开他的手,垂着头不想看他“……不生气,你回去做事吧,我买点菜就回来”
电话铃催命似的又响了,贺天很是无奈只好摸摸他的脸,接起电话转身回去了。
无言凝视着他进屋的背影,胸口激昂的情绪让莫关山鼻头发酸。
失魂落魄地随便买了几个贺天爱吃的菜,他缓慢地走着,情绪还没调整好,他不是很想赶紧回去,他怕看到贺天他会控制不住又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路边上好多商铺已经挂起了红灯笼贴上了福字,这是他跟贺天过的第一个年,他犹豫着要不要也买几个福字带回去贴,可贺天大概会笑话他吧?
今年看来是没法回家了,很久没有跟家里联系了。爸爸的身体有没有好一点呢?天气这么冷,他肯定又下不来床了吧……
脚步停在了路边的一家网吧门口,莫关山摸了摸口袋里的身份证推门走了进去。
视频接通以后,他看到了他半年没见的母亲,妈妈没有太多变化,还是一脸温柔地叫他“傻儿子”,看到他的心情从每一个语调里透露着喜悦。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儿,听说他不回来过年,妈妈的脸色暗沉了下去。莫关山犹豫着转了话题。
“其实....妈,我碰到了一个Alpha”
.......................
48
“什么?!这事你现在才跟我说?你可不要被人家欺负了啊哎哟我的傻儿子啊,你这叫妈怎么放心的下”
“没事妈,他现在对我很好,真的.....”
他看到视频那头的母亲擦了下眼泪,心也跟着抽了一下。
“真的?妈真的很不放心你,过完年,你带他回家来给我看看,知道了么?”
“好……妈我知道了”
莫关山关了电脑出了网吧,发现天色都暗了,他把两手插进衣兜里瑟缩了下脖子,快步往家走,可能自己真的是憋出病了,跟母亲通完视频感觉心里就舒服了不少,贺天肯定饿了吧,得快点回去做饭。
插在衣兜里的手紧接着就愣住了。
他的菜呢?
一边懊恼着自己的粗心大意,一边赶紧快步往回走。刚走到网吧边上,他却看到门口居然围了好几个穿黑色制服的人。
这些黑色制服非常眼熟。
“刚刚是不是有个叫莫关山的在里面上网……”
完了!
莫关山吓得浑身僵硬,踉跄着一步步后退,眩晕和恶心感直冲脑门。可惜一切都晚了,灵敏的A在他出现的瞬间就发现了他。莫关山捂着嘴强忍恶心撒腿就跑。
贺天叮嘱过他不要用自己的身份证!时间一长他居然给忘了!他很久没有这样跑过了,他想跑到人群里,可惜周围都是住宅区,连人都看不到几个,他只能无奈地在街巷里穿梭,后面的几个黑制服越追越近
那些人的脚步声好像从四面八方传过来,完了,他跑不了,贺天说的对,他只会给他添麻烦,不仅帮不上忙,甚至现在招来了最大的麻烦,如果害贺天现在被他们发现,是不是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呕....”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突然是怎么了,他头晕目眩,满心只觉得后悔和自我厌恶,攀住一个垃圾桶狂呕了起来,肚子里空空的翻江倒海,吐出来的只有一堆酸水。
“哈....哈...”喘着气他颤抖着双手去摸手机和钱包,“咚”地一声全扔进了面前的垃圾箱,于此几乎是同时,几个A已经堵住了巷口朝他走过来。
“哼,跑有用?跟我们走一趟,或者带我们去找贺天,自己选吧”
莫关山擦擦嘴转过身,倔强地看着他们,“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为首的看着他挑了下眉,朝边上勾了勾手指,
“带走…”
“操你妈滚开!唔嗯咳咳咳....哈.....”
太久没有打架了,何况对方还这么多人,莫关山完全无力支撑,没挣扎一会儿被突然顶上腹部的闷痛感叫他差点失去意识,冷汗不断地滑落额角,闭上模糊的眼睑,一块黑色的面罩粗暴地罩了上来,左耳传过一阵撕裂般钝痛。
耳钉…他的耳钉掉了一个…

【送你…不准摘下来…很衬你…】
【毛毛…】

“贺天…”

低声而无助的呢喃,他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TBC

评论(12)
热度(233)
© 吉尔邦颖:) | Powered by LOFTER